|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七百五十一章 刀劍爭鋒(中)

第七百五十一章 刀劍爭鋒(中)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5-05-17 02:12  字數:3078

站在道路的盡頭,蘇敗依稀可見到一座巍峨無比的青銅宮殿,但相比其他青銅宮殿前的喧嘩與熱鬧,這座宮殿前卻是死寂的可怕,無人問津。,

璀綠的青藤猶如龍蛇般爬滿了整座青銅宮殿,斑駁的陽光透過厚重的雲層投射而下,透過青藤間的縫隙灑落在那道模糊不清的劍痕上。

那道劍痕很淡!

經過歲月以及風雨的洗禮,這道劍痕看起來不像劍痕,但其上瀰漫的氣息卻是屬於劍意的氣息。

只是,蘇敗凝視這道劍痕,感受其上劍意的時候,他竟嗅到有種腐朽的味道。

劍道墜落凡塵,竟連劍意都已經腐朽。

蘇敗駐足許久,心中一陣感慨,很長時間沒有抬步,生出些許挫敗的情緒,在末劍域,他感受到的是劍道式微的時代,無論是那方戴冠成禮的青年還是那行將就木的老者,他們心中都有著一個江湖夢,執三尺青峰高歌的江湖夢,而在太荒域中,他只嗅到了一種腐朽的味道。

那是劍道腐朽的味道……

「這座青銅宮殿名為劍墳,宮殿上面的那道劍痕是殺戮皇庭一名劍道強者留下來的…小兄弟你想選擇這道劍意來領悟意境?」就在蘇敗沉默時,一道沉厚的聲音在右側響起。

右側方,那裡有著一座更加恢宏的宮殿矗立著,在那裡有著不少修行者盤坐著,正感悟著青銅宮殿上瀰漫而開的刀意氣息。

而出聲的是一名中年,他面孔粗獷,雙目似若星辰,炯炯有神,正饒有興緻的盯著蘇敗。

「恩…」蘇敗不可置否的點點頭,略微有些詫異的望了中年人一眼。這中年人的修為不簡單,在蘇敗的感應中至少有王道境的修為,「大炎帝都真是強者匯聚,往日里極為難見的王道境修行者在這裡都如此常見…」

聞言,中年男子臉上立即露出一抹古怪的神色,雙眸微眯打量了蘇敗一眼。輕聲道:「劍道可是旁門左道,你年紀尚幼就有著道基境的修為,若是修習劍道的話那可是浪費你的天賦。」

「多謝前輩提醒,晚輩心裡有數。」蘇敗微微行禮,便是抬步走向這座通體泛著腐朽氣息的青銅宮殿。

蘇敗和中年男子間的交談立即引起不少修行者的注意,他們紛紛睜開了眼睛,當看見蘇敗走向劍墳,各個面露古怪之色。

「這少年看其樣子應該還未及弱冠之齡,竟有著道基境的修為…沒想到我們大炎皇朝又出了如此後起之秀。也不知道他是哪個世家或者宗門培養出來的。」

「真不知道他的長輩怎麼想的,竟然讓他來御禁區感受劍意?莫非想讓他修習劍道不成?」

中年人目光注視著蘇敗的背影,輕微一嘆:「在御禁區領悟劍意可是非常危險的。」

中年人這番話立即引起在場修行者的贊同,他們紛紛抬起頭,看向自己身前的宮殿,露出惋惜之色,他們好似看到了蘇敗的下場。

蘇敗帶著細微的腳步聲緩緩的走向青銅宮殿前,無論是他腳下的青色石板還是他視線中斷壁殘亘處都是有著野草瘋狂的滋長著。清寂無聲。

突然,蘇敗彎下身來伸手撥開腳下的野草。在那裡,他看到了些許骨骸,這些骨骸好似存在了許多歲月,其上有著凹凹坑坑的痕迹,還有一些裂痕。

在這些裂痕上,蘇敗察覺到了一道道凌厲的氣息。這氣息和他身後那些宮殿上所殘留的刀意氣息很像。

蘇敗看的出,正是這些刀意的氣息才導致這些骨骸主人的隕落。

「怎麼回事?」蘇敗皺著眉頭,繼續前行,最後出現在他視線中的竟是數百座墳頭,這些墳頭周圍並沒有野草雜生。相反極為的乾淨,顯然是有人打理。

很快,蘇敗注意到那個打理這些墳墓的人。

那是一名身著灰色衣袍的老者,歲月在他的面龐上留下了滄桑,皺紋如溝壑般起伏著,他正手持掃帚,輕輕的清掃著地面上的枯草,但卻死寂無聲。

腐朽!

無論是眼前的青銅宮殿,還是這裡的一草一木,以及這些墳墓和眼前的老者,蘇敗都在其上察覺到腐朽的氣息。

而面對蘇敗這突如其來的闖入者,那老者好似視若未睹。

「前輩…」蘇敗突然開口道,那名老者聞言緩緩抬起頭,此時蘇敗方才注意到這名老者的模樣,最讓他詫異的是老者的雙目,在那裡他的瞳孔竟是凹陷進去的,猙獰而又可怕。

「他的眼睛曾遭受到重創…」這是蘇敗的猜測。

「你可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嘶啞的聲音在死寂中響起,老者彷彿察覺到蘇敗的注視,神色淡漠。

蘇敗輕聲道:「知道…」

老者的聲音突然帶著些許威嚴,責斥道:「那你就應該知道這裡是你不應該來的地方…」

「為什麼?」蘇敗問道。

「這裡很危險…」老者緩緩收起掃帚,邁著緩慢的步伐走向他身後的墳墓群,淡淡道:「這些人就是你的前車之鑒,稍有不慎你可能就要葬在這裡。」

「他們都是會了領悟劍意而來?」蘇敗凝視這些墓碑,在這些墓碑上面沒有銘刻任何的字眼,既無名又無姓。

「恩…」老者的聲音帶著些許沉重,連同空氣都有些凝固起來。

「他們為何而死?是因為領悟那道劍意而死的?是死在那道劍意下?」蘇敗接連問了幾個問題,雙目注視著老者的背影。

老者緩緩轉過身,那雙眼眶深陷的瞳孔看向遠處的青銅宮殿,淡淡道:「他們因領悟劍意而死,死於那些刀意上…」

聞言,蘇敗目光下意識的望向自己腳下的野草,他的左腳正踩在一具屍骸上,這具屍骸上有著一道道肉眼可見的裂痕,「在這裡領悟劍意會受到那些刀意的攻擊?」

「恩…這裡是刀意主宰的地方,你若在這裡領悟劍意的話,那些青銅宮殿上的刀意就會席捲而來。」老者淡淡道,那漠然的臉龐上竟是流露出些許憤怒。

蘇敗看著老者的眼睛,若有所思道:「前輩的眼睛就是被那些刀意所傷?」

「是的。」老者點點頭,他繼續晃其手中的掃帚,低下頭,輕輕的掃動著墳墓前的枯草,「六十餘年來,我見過十四個修行者踏入這裡,你是第十五個…前面十四個修行者都已經死在這裡,他們的屍體是我親手埋葬的,或許你將成為第十五個,你的天賦不錯,年紀輕輕就有這修為,我勸你還是速速離去…」

「那前輩為何不離去…」蘇敗看著老者那緩慢的動作,輕聲問道。

「我不甘…」老者的動作稍微一頓,他喃喃道:「我不甘這樣離去,我還未領悟出己身的劍意…我也不能走,一旦我離去的話,這座宮殿上殘留的劍意很快就會被那些刀意給抹去…」

「這麼說,前輩堅守這裡不就是為了讓我們這些晚輩有領悟其上劍意的契機,為何要勸我離去…」蘇敗問道。

老者淡淡道:「你是塊璞玉,不想讓你夭折。」

「璞玉也需要雕刻才能折射出最完美的光澤,我來這裡,就是需要那道劍意來雕琢。」蘇敗微微一笑,抬著堅定的步伐走向宮殿,他伸出手拂向前方,無數道凌厲的劍氣在虛空中顯現而出,掃向青藤,青藤簇啦啦的向地面落去,露出其下的劍痕。

一道凌厲的氣息在劍痕上顯現,這是一道充滿著無盡殺戮的劍意,它的存在讓陽光都變得冰冷起來,但蘇敗卻注意到,這道劍意彷彿受到一股無形的壓制,只是縈繞上劍痕上而不能瀰漫散開…

是刀意!

周圍宮殿上的刀意正壓制著這座宮殿上的劍意,使得這道劍意如同風中殘燭般,隨時都會覆滅。

蘇敗抬起手,守住觸及這道冰冷的劍痕,與此同時,老者的聲音響起:「小心…」

鏗鏘…

無數道尖銳的刀嘯聲自四面八方傳來,那些宮殿上所殘留的刀意在此時竟是呼嘯而出……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