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七百三十七章 震撼道陣宗

第七百三十七章 震撼道陣宗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5-04-26 23:11  字數:4225

黎明的曙光投射自窮奇峰上,驅散整座凶峰上悚然的血光,但那壓抑的氣氛還是籠罩整座窮奇峰,石毅臉色有些變化不定的站在窮奇峰前,雙眸直直盯著眼前的岩漿池,可怕的岩漿猶如火蛇般遊動而出,在虛空中化作火星迸濺開來,十分璀璨。》,

「掌教師兄…」玄殿殿主輕聲嘆道:「第十三日了…我們在這裡繼續等下去也沒什麼意義了。」

玄殿殿主言下之意無疑是認定蘇敗已經死在鳳凰池中,畢竟,沒有人會認為以蘇敗的肉身以及修為會在鳳凰池中支撐上十三日的時間,就連地殿殿主以及黃殿殿主也是如此。

地殿殿主面露惋惜之色,輕聲道:「待我進鳳凰池一探究竟就知道結果是什麼樣了。」

話音未落,地殿殿主便是抬步對著岩漿池走去。

一旁的石毅也不阻攔,眼中同樣出現惋惜之色,同時心中喃喃道:「難道真的是我感知出現錯誤了?這都是我的錯,讓我道陣宗痛失如此妖孽天才修行者…」

遠處,眾人見到動身的地殿殿主時,都是輕微一嘆。

華胥面露遺憾之色,輕聲嘆道:「地殿殿主要進鳳凰池了…那小子恐怕已是凶多吉少了。」

「這也符合常理,畢竟以他道基二重的修為怎麼能在鳳凰池中支撐十餘日的時間,我只是不解,為何掌教他們在數日前不進鳳凰池,反而要等到現在。」葉驚神也是輕聲一嘆,想到蘇敗那恐怖的潛力,有些惋惜道:「此時進鳳凰池只能給那小子收屍了。」

「收屍?以鳳凰池內可怕的壓迫力,那小子估計是屍骨無存了。」一名真傳弟子搖頭道。

「以前就曾聽聞不少前輩隕落在鳳凰池中,沒想到我竟能親眼目睹。」又有一名真傳弟子感慨道:「心比天高。命比紙薄!」

紅蓮黛眉微皺,看向遠處的左染和左冰,無論是左染還是左冰,此時那張精緻的俏臉上都是慘白之色,「心比天高,命比紙薄?或許是如此。只可惜左染、左冰這兩個小丫頭了。」

不少人也是向左染以及左冰投去憐憫以及惋惜的神情,如若蘇敗這次安然無恙的走出鳳凰池的話,作為蘇敗的追隨者,她們兩個的身份必然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地位直追那些核心弟子,甚至更高,但這一切都已成虛妄。

「姐,他真的隕落了?」左染嬌軀微顫,神情慌張的看著左冰。

左冰玉手緊攥著衣袖。聽著左染的話語,她很想搖頭,但眼前這一幕無疑是告訴她,蘇敗已經隕落了,否則的話地殿殿主為何要動身進鳳凰池。

「沒想到最後會是這樣,這突如其來的自由還真是讓人有些難以接受…」

遠處,曹峰輕聲一嘆,按道理蘇敗隕落的話。他就能脫離蘇敗的控制,此時他應該高興。而現在他切有種高興不起來,他看向一側的魔衍風,道:「太荒域戰即將開啟,他這一死,那麼隊長的位置恐就要落在你身上了…」

「或許…」魔衍風淡淡道,他的眸子依舊死寂的不起波瀾。但他面龐上也是露出一抹惋惜之色。

儘管蘇敗當初是借用鯤鵬的力量擊敗他,但魔衍風卻是不得不承認,蘇敗的可怕。

「再過兩日就是動身前往帝都,還望你能顧忌同門的情誼對我照拂些,否則的話我也只能選擇進皇族那幾人的隊伍。」曹峰輕笑道。旋即對著魔衍風拱拱手便是轉身,只是在他前腳剛剛抬起的剎那,神情豁然一變,猛地轉過身,看向窮奇峰的峰頂。

在那裡,原本趨於平靜的岩漿池在此刻竟是變得狂暴起來,一道道極為狂暴的力量瀰漫而開,火柱衝天,驅散天際間僅存的陰霾,掀起轟隆的巨響聲。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使得地殿殿主的身形如遭受雷擊般,獃獃的站在原地,難以置信的看著翻騰的岩漿池。

「這種波動…是鳳凰池即將關閉時才引起的波動…」石毅有些驚異的望著眼前這一幕,旋即他那素來從容的臉龐上湧出一抹狂喜之色,激動無比,語無倫次道:「肯定是鳳凰池關閉時掀起的波動,不過我還未重新封印鳳凰池,鳳凰池絕對不會主動關閉,除非是有人從鳳凰池中出來…對,一定是這樣。」

「是那小子,他還沒死,走出鳳凰池了。」玄殿殿主身形巨顫,雙眸睜的大大的,不復以往的威嚴。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當下便是吸引眾人的注意,無論是葉驚神還是華胥,此時的神色都是變化不定,各個眼中被震驚所充斥,「那傢伙難道沒死?」

「嘶!」曹峰倒吸了口冷氣,眼露震撼之色,輕聲喃喃道:「他沒死的話豈不是表明他在鳳凰池中支撐十餘日的時間…接受十餘日的浴血洗禮,他的修為將可怕到何等程度?」

轟…

無數道火柱衝天而起,一道漩渦自岩漿池中迅速的浮現,直至這道漩渦擴張至數丈大小的時候,石毅終於再次察覺到那道久違的氣息。

「出來了…」石毅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同時眼中湧出無盡的期待之色。

就在石毅話音剛剛落下的剎那,只見得那可怕的岩漿漩渦中,一道血光自其中暴掠而出,而後衝出岩漿,掠至雲霄中,伴隨著無盡的岩漿。

不過這些岩漿並未灑落下來,而是布滿整個天際。

在這些火焰中,眾人都察覺到一股極端可怕的能量。

但眾人的目光並未在這些岩漿上有過多的停留,而是看向岩漿中的正中央,在那裡,一道身影漸漸浮現而出。

見到這道漸漸清晰的身影,眾人臉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