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七百二十三章 刁難(下)

第七百二十三章 刁難(下)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5-04-09 19:17  字數:3461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更多支持!空曠的天地間,氣氛因為這道突如其來的聲音而變得詭異起來,大多數人都是面面相覷,神色錯愕的望著出聲的古閻,他們沒想到古閻在古毅都已經出面的情況下還敢阻攔蘇敗。

就連葉驚神和華胥都是錯愕的看著古閻,就算以他們的身份以及實力,也不敢公然違抗掌教的命令。

「古閻這傢伙的性子極為謹慎…今日怎麼如此大膽…」葉驚神怔怔道。

面對眾人錯愕的眼神,古閻面色古井無波,不緩不慢道:「西門師弟帶回失傳已久的太*陣,確實是給宗門做出巨大的貢獻…但晚輩還是認為如今的西門師弟還是沒有資格踏入鳳凰池。」

石毅轉身望著古毅,沉默很長時間後才說道:「是沒資格還是沒實力?」

「沒實力…」凜冽的山風吹刮而至,吹拂得古閻的青衫獵獵作響,他不敢直視石毅的目光,微低著頭,平靜說道:「細數曾進入過鳳凰池的前輩,無論他們做出多麼巨大的貢獻,都曾受到阻攔,只不過他們用自己的實力讓那些聲音消失…」

此話一出,在場的眾人都是神情一怔,緊接著仔細一想,事情確實如同古閻所說的這般,當初那些曾對宗門做出巨大貢獻的前輩,欲進入鳳凰池時,都或多或少的阻攔,只不過他們的實力較為強悍。就算有人敢公然反對,都被那些前輩給壓制住。

察覺到眾人的神色,古閻微微一笑,繼續道:「故,在弟子看來。以西門師弟對宗門做出的貢獻是可以進鳳凰池,不過這時間尚早了…至少要等到數十年後。」

「這位師兄你覺得我該有怎麼樣的實力才能進入鳳凰池呢?」就在古閻話音剛落時,蘇敗的聲音便是突兀的響起,他轉過身來,那微垂的臉龐緩緩抬起,那雙如墨的眸子正平靜的看著古閻。並沒有因為古閻的阻攔而有絲毫的憤怒。

單單這份沉穩的氣質就讓不少老一輩的修行者輕嘆,這小娃年紀雖不大,不過心性倒是不錯,沒有同齡人該有的浮躁。

古閻眼神淡淡,他盯著蘇敗道:「如若我沒記錯的話。進入鳳凰池的前輩中,實力最差的也是王道境…」

如果剛剛古閻是據理力爭的話,眼下他這番話就是刻意的刁難蘇敗,而且是絲毫不加以掩飾。

「這麼說以我如今的實力還真沒有資格進入鳳凰池,得等到我突破王道境時才有資格。」蘇敗輕笑道,只是他眸子中卻是沒有絲毫的笑意,而是噙著些許凌厲的盯著古閻,緩緩道:「按照師兄的說法。我現在應該識趣的離去,但要讓我這般放棄鳳凰池的話,我又極為不甘。因此我想與師兄設個賭約?」

「什麼賭約?」聽得這話,古閻那陰柔的眸子終於是虛眯起來,如同毒蛇般上下打量蘇敗,眼中掠過一抹笑意,心中暗道,還是過於年輕氣盛。

「三劍!」蘇敗伸出手指。緩緩的道:「師兄若是將自己的修為壓制至道基二重,到時能接下我三劍的話。這鳳凰池我待到十年後進,那又何妨?」

這話一出。大多數都是眼神劇變,特別是紅蓮等人,眼神古怪無比的盯著蘇敗,無論誰都能看的出來,今日就算古閻再怎麼阻攔,也阻攔不了蘇敗進鳳凰池,而如今他竟設下這樣的賭約,把話說死。

「這傢伙太魯莽了,他的劍術固然無雙,甚至能擊潰道基三四重的修行者…」

「但就算古閻師兄將自己的修為壓制至道基二重,他萬萬也不是古閻師兄的對手,這毫無懸念的結果他難道不清楚嗎?」紅蓮黛眉微蹙,欲出聲提醒蘇敗,不過礙於現場的氣氛以及自己的身份,只能在心中輕嘆,就算古閻師兄將修為壓制下來,但他肉身的強度還是王道境級別的,根本不是道基境可以比擬的。

「呵呵…有趣,不過就算我將修為壓制下來的話,我肉身的力量尚在,你我之間還存在著巨大的差距。」

古閻神情一怔,旋即似笑非笑的看著蘇敗,顯然他也沒有想到蘇敗竟是會提出這樣賭約,「我可不想落個恃強凌弱的壞名聲,不如這樣,我將修為壓制至道基二重,到時你出三劍若是能夠將我逼退三步的話,就算我輸,如何?」

「小傢伙,王道境修行者的肉身可是經歷無數次天地靈氣淬鍊而成,強悍無比…加上古閻這小子所修習的功法偏向煉體方面,他的肉身更為強大,你劍術雖不凡,但想要逼退他十步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宇文凡出聲提醒道。

「多謝宇文師叔提醒,弟子心裡有數。」蘇敗輕聲道,眼角的餘光掃過身後的石毅等人,見這些人一副老神的樣子,顯然算是默許眼前這個賭約。

對於這一幕,蘇敗倒是沒有多大的意外,從古閻剛剛的刁難他就看的出來,石毅等人顯然是想借這些真傳弟子來考驗自己,否則以石毅等人的地位,稍微有些動怒的話,就算給這些真傳弟子十個膽子,他們也不敢跳出來公然反對。

「呵呵…師弟若是現在反悔的話還來的及。」古閻皮笑肉不笑道,同時他眼角的餘光也在打量石毅等人,見掌教和三位殿主神情不變,他心中徒然鬆了口氣,果然,掌教他們也是想藉助我等的手來磨礪下這小子,否則的話,宗門一開始就應該嚴令禁止我等出現在這裡。

蘇敗搖著頭道:「說出的話就如同潑出去的水,哪有收回的道理,師兄注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