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七百二十章 開啟

第七百二十章 開啟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5-04-06 00:02  字數:3861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最強劍神系統》更多支持!

「精彩…」華胥輕聲嘆道,就算以他那挑剔的目光來看待這場戰鬥,也不得不驚嘆,特別是蘇敗的劍術,在他眼中已經達到了一種極高的程度,可謂出神入化。

「若是放在劍道昌盛的時代,此子絕對是劍道至尊…」葉驚神也是輕嘆道,帶著些許惋惜「不過就算是這樣,只要他的修為能夠突破至道基八九左右的話,足以在道基境無敵。」

「太荒域戰開啟在即,他已經成為第一封侯者,肯定代表我們大炎出戰,到時以他的劍術必然在太荒域中大放異彩。」紅蓮輕輕淺淺笑道,劍道固然已經不受上天所眷戀,但劍術那恐怖的威力卻不是其他武技可以比擬的,這是不可否認的。

「難…太荒域戰可是匯聚著各州的年輕翹楚,他的劍術確實不凡,但修為卻是有些差勁,在修為差距極為懸殊的情況下,就算他的劍術再怎麼不凡,也只是負隅抵抗而已。」古閻冷不丁道。

對於古閻的話,大多數真傳弟子都是輕微點頭,顯然極為贊同。

「再過半月就是出征太荒域戰的時候…此番我們雖然不參與太荒域戰。」

「不過在太荒域戰後,百宗大戰即將開啟,諸位師弟師妹還望勤加修鍊,莫要在百宗大戰中弱了我大炎道陣宗的威風。」華胥輕笑道。

葉驚神咧嘴笑道:「不用華胥師兄你提醒,我等也會拚命的修鍊,此次百宗大戰非得讓黃道十二宮那一脈好好看下我們七曜一脈的實力,一洗雪恥。」

「葉師兄說的對,這次一定要滅滅黃道十二宮那一脈的威風,讓太荒域的修行者看看,誰到底才是真正的道門正統。」

古閻陰冷的眸子中掠過一抹戰意,在上屆的百宗大戰中,他們道陣宗剛剛開始的時候就受到道門的埋伏,讓原本有實力擠進太荒前十宗門的道陣宗,竟無緣於十強,未能受到古荒帝朝的獎勵。

華胥平靜如幽潭的目光卻是掃向遠處的天際,輕聲道:「只可惜他的修為還是有些不足,否則的話,他倒也能隨我等出戰百宗大戰…」

在那裡,蘇敗的身影緩緩而現。

好似察覺到華胥注視的目光,蘇敗抬起頭望向被雲霧所縈繞的殿宇,輕聲喃喃道:「會是誰?只是一道眼神就給我帶來如此強烈的壓迫,至少是王道境強者…」

緊接著,蘇敗又察覺到百餘道氣息自真傳峰的殿宇中迸發而出,將自己鎖住,稍縱即逝。

「呼…」蘇敗輕呼口氣,這些氣息都極為強悍,但匯聚在一起的時候給人一種極端的壓迫感,就算他如今擁有著不俗的修為,但面對這麼多強者的氣息時,還是有些壓抑。

並未久留,蘇敗徑直對著天狼殿暴掠而去。

數番激戰,蘇敗對於劍術的掌握有著極高的提升,甚至境界都提高到駕輕就熟的地步。

但這才剛剛開始,只要他好好回顧先前的戰鬥,必然又有明悟,到時對於劍術的掌握也有顯著的提高,這也是蘇敗一結束戰鬥,就迫不及待想要閉關的原因。

「還有兩天的時間…兩天後鳳凰池就要開啟,這兩天的時間也足夠我用來閉關了。」

……

巨闕角宮的激戰,終究在無數道驚嘆聲中華麗而震撼的落幕。

感受著天地間那久久未散的劍氣,大多數人都是一陣頭皮發麻,可想而知蘇敗先前的那一劍有多恐怖。

在未動用劍意的情況下,後者竟能以一劍橫掃四殿的核心弟子,這種戰績,讓人震撼。

所有人都清楚,今日過後,西門吹雪這個名字在道陣宗中,如日中天,直追那些老牌真傳弟子。

在接下來的兩天內,整個道陣宗的弟子都是在訴說著蘇敗與吳厚等人的戰鬥,讓人津津樂道的無疑是蘇敗的劍術,甚至有不少的道陣宗弟子都萌發了要修習劍術的念頭,但也只是念頭而已,沒有人會蠢到將之付之行動,他們可是知道劍道已式微,不受天道所眷戀,就算擁有著妖孽般的天賦,窮極一生恐怕都無法踏出那一步,超凡四境,儘管那一步對於眾人而言都是遙不可及。

相比外界的熱鬧,天狼殿內一如既往的死寂。

這兩天的時間,蘇敗倒是安靜的在天狼殿中修習劍術。

回顧著自己與吳厚等人的激戰,蘇敗對於這門劍術的理解又加深了不少。

短短兩天的時間,他對於這門劍術的掌握度又提高了數萬點,儘管離爐火純青的境界還有著很大的差距。

不過蘇敗估測按照自己這修習速度,再過半月他就能將這門劍術提高至爐火純青的地步,甚至在半年內,有望對劍術的掌控提高至一代宗師的境界。

只是讓蘇敗有些無奈的是,自己對這門劍術的掌握加深了不少,但始終未能領悟謝曉峰的劍意。

「唯獨親身經歷方能懂得那種意境…

蘇敗輕聲喃喃道,他能夠懂得葉孤城的那種孤獨,那種與白雲滄海為伴的孤獨,他也能夠懂得西門吹雪的那種寂寞,那種如雪清冷般的寂寞,但他始終很難懂得謝曉峰的那種悲傷。

葉孤城的劍是孤獨的,在白雲滄海中隱藏著絕世的鋒芒,這是其他劍客學不會的。

西門吹雪的劍是寂寞的,那種源自靈魂深處的寂寞,這也是其他人學不會的。

謝曉峰,他也有別人學不會的,那就是他的悲傷。

蘇敗依稀記得初次見到謝曉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