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七百一十九章 落幕

第七百一十九章 落幕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5-04-04 13:20  字數:3194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最強劍神系統》更多支持!

白茫茫的劍氣格外的刺目,遠遠望去,巨闕角宮上空彷彿有著千萬道劍氣撕裂而至,到處都是劍氣,不見蘇敗的身影,方圓百餘丈內都是被劍氣所充斥。

這一幕深深的震撼了在場的眾人,甚至有眼尖的人依稀可以見到在白茫茫的劍氣中,一團團火焰正緩緩掀起。

這是劍火,完全有劍氣凝聚而出的火焰。

頃刻間,這一簇簇劍火就已呈現出燎原之勢,席捲整個天際。

左冰站在巨闕角宮中抬眸望去,只覺得熊熊巨火自天穹盡頭處降落於這片天地間。

天地俱焚…

在萬千道劍氣中,蘇敗的身影緩緩而現,此時他的心境格外的空靈,儼然忘記自己現在所處的位置,冥冥中進入一種玄之又玄的狀態中,但他手中的鐵劍卻是無比緩慢的刺出。

這一刻,一股難以形容的壓抑自鐵劍上泛起,在鐵劍觸及鯤鵬虛影的剎那,千萬道光華在鐵劍上迸發而出,彷彿勾勒整個天穹,滔天的劍氣漫天壓落。

轟隆隆…

原本血色光芒涌動的鯤鵬虛影在此刻徒然變得暗淡下來,緊接著便是承受不住這一劍上所攜帶的力量以及四周劍氣的衝擊而崩潰開來,道印潰散。

鯤鵬道陣崩潰的剎那,原本天衣無縫的十凶道陣立即出現了明眼的破綻。

刺出的鐵劍在虛空中猛然迴轉,雪亮的劍光刺破了整個天穹,仿若九天之上墜落於塵世間的銀河般,浩浩蕩蕩,攜帶著萬千劍氣,絢爛而又瑰麗,掃向周圍的凶獸虛影。

轟隆隆的巨響聲響徹不休,蘇敗依舊沉浸在那種空靈的心境中,但他每一劍橫掃而開時都足以摧山斷岳,凝聚而出的劍火似驚濤駭浪般,向著劍峰處涌去。

劍峰所指之處,破滅一切。

這是無雙的劍術,讓人驚嘆。

麒麟虛影崩潰了,化作靈氣散開。

金烏虛影也崩潰了…

還有白虎虛影,在蘇敗的一劍下土崩瓦解。

眾人怔怔的望著這一幕,滿臉的難以置信之色,嘴巴張的大大的,十凶道陣竟被他的劍術所破。

特別是吳厚,他彷彿已經放棄自身的處境,而是目瞪口呆的望著眼前這一幕,直到最後一道凶獸虛影崩潰時,吳厚方才反應過來,身形如同見鬼般向著後方退去,只是他前腳還未落下時,一道凜冽冰寒的劍光就已倒映在他的眼瞳中,使得他的身形嘎然而止,慌張無比的看著眼前,距自己脖頸還不足寸長的劍峰,狠狠的咽了口水,奶奶的,這劍要往前移動半寸的話,自己絕對血濺當場。

「當初我雖然沒有親眼目睹你與屠絕那一戰,不過對於你我之間的差距還是有自知之明,原本以為在這種情況下能夠將你壓制住…沒想到會是這樣。」吳厚看著面色略微有些蒼白的蘇敗,心中徒然有種無力感。

「屠絕師兄敗在他手中並不冤…」唐媚兒輕聲嘆道,嘆息屠絕的命運不濟,在這關鍵時刻,天殿中竟出如此人物,阻斷他成為真傳弟子,同時又有些佩服蘇敗的實力,吳厚的十凶道陣尚且都無法壓制住他,她又豈能做到。

一時間,面對蘇敗,唐媚兒竟絲毫提不起任何的戰意。

「姐姐,西門師弟他居然破開十凶道陣了…他又贏了。」

左染緊繃的嬌軀在此時方才放鬆下來,不經意間她已香汗淋漓,顯然她剛剛緊張無比,現在她興奮的手足舞蹈,滿臉興奮的看向一側的左冰,就算性子素來冷淡的左冰,此時也是露出激動之色。

左冰知道,蘇敗今日的表現足以震動整個道陣宗,無論是他們這些弟子,還是宗內的高層強者,今後蘇敗必然受到宗門的重點培養,而她們作為蘇敗的追隨者,自然也會沾到光。

「我也是帶著幾分僥倖的成分,最後若不是我的劍術有所突破的話,現在的我應該已經被十凶道陣所鎮壓住。」

蘇敗已經從那種玄之玄的狀態中回過神來,看著一臉無力的吳厚輕笑道:「此番還要多謝師兄,否則的話,我的劍術也不會有所突破。」

「也只有你這麼瘋狂,居然對整個道陣四殿弟子邀戰從而來磨練自己的劍術。」吳厚滿臉的複雜,面對後者這種瘋狂的舉動,就算是他也不得不豎起大拇指,只可惜這是劍術。

想到這,吳厚臉上露出欲言又止的神色。

蘇敗輕笑道:「師兄想說什麼就直說吧!」

「師弟,接下來我所說的話或許有些難聽,你也不愛聽。不過我還是要說,眾所周知,劍道已不受上天所眷戀,被天道所撇棄,你固然在劍道上擁有著極高的天賦,但要將時間用在上面的話就是浪費時間,甚至誤入歧途,師兄由衷的勸告你一句,這劍道可以涉獵卻不能投入太多的心思,我等還是將主要心思放在道陣修行上。」吳厚遲疑了一會兒,最後還是開口道,對於蘇敗的天賦以及實力,他並無嫉妒之心,反而有些佩服,因此也不願意蘇敗誤入歧途,荒廢一生。

蘇敗自然能感受到吳厚話語中的善意,不禁覺得吳厚看起來順眼許多,微微點頭道:「師兄的話,師弟定當謹記於心,師弟知道分寸。」

「那就好…」吳厚知道後者能夠在如此年輕就有這般實力,必然不是什麼愚蠢之人,這其中的利弊自然是清楚無比。

收起鐵劍,蘇敗看向遠方的唐媚兒,目露期待之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