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七百一十二章 把劍掃道陣(中)

第七百一十二章 把劍掃道陣(中)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5-03-26 02:53  字數:3495

?巨闕角宮是道陣宗天殿平日專門用來切磋交流的地方,大多數道陣宗知道都在這裡切磋,從而憑藉實戰來提升自己的實力。

甚至有些修鍊遇上瓶頸的弟子都在巨闕角宮發布懸賞,讓人來挑戰自己。

因此,巨闕角宮始終都是天殿中最熱鬧的地方,幾乎可以用人山人海來形容也不為過,就算那些實力不濟的內門弟子和外門弟子也經常往這裡跑,就算他們沒有實力站在巨闕角宮台上,但卻能目睹數十場精彩無比的戰鬥,其一增加自己的見識,其二也能從中學習到些戰鬥經驗。

即便是相隔數百丈,蘇敗還是能夠清晰的聽見巨闕角宮內掀起的喧嘩聲。

如今,蘇敗展現出的實力已遠遠超過這一屆的年輕弟子,屠絕都敗在他手中,他若是找人切磋的話,無論是天殿的核心弟子還是其他殿的核心弟子,都不是他的對手。

左染有些不解,為何蘇敗要來巨闕角宮。

遠遠望去,巨闕角宮就像一座巍峨的看不見盡頭的宮殿,那充滿著歲月的巨牆匍匐於雲霞間,在其內有著一股股強悍無比的氣息衝天而起,震撼雲霄。

「西門師弟你難道是為了黃道十二角宮而來?」左染略帶好奇道。

蘇敗搖著頭問道:「黃道十二角宮?那是什麼?」

「黃道十二角宮是巨闕角宮中最大的十二座擂台,凡是能夠在巨闕角宮中守住這些雷霆的弟子,每月都能得到宗門的獎勵,其名次越靠前那麼所得到的獎勵也就越多。」左冰出聲解釋道。臉色卻是變得古怪起來,「如今佔據第一座白羊角台的人就是屠絕師兄…」

「屠絕師兄已經敗在師弟手中,只要師弟想奪取白羊角台的話,屠絕師兄必然毫無招架之力…」左染美目中徒然泛起些許異彩,神色興奮道:「到時佔據白羊角台的話,宗門又會獎勵諸多修鍊資源給你。」

「那些真傳弟子不參與這黃道十二角宮的爭奪嗎?」。蘇敗有些疑問。

「他們倒是想。可是宗門不允許,畢竟這黃道十二角宮是宗門為了激勵宗內弟子而建設的,若真傳弟子出手的話,誰會是他們的對手。」左冰有些無奈道,不然以蘇敗的實力,要佔據白羊角台那是十拿九穩的事情。

蘇敗微微點頭,他倒也明白道陣宗的良苦用心。

無論是巨闕角宮還是黃道十二角宮,它們的存在就是為了讓宗內弟子有切磋交流的場合,讓大多數人能夠從戰鬥中獲得經驗與突破。黃道十二角宮更是為了激勵這些人而存在。

蘇敗問道:「道陣宗可允許真傳弟子進巨闕角宮?」

左冰螓首微搖,道:「自然允許,不過很少有真傳弟子會來巨闕角宮。」

蘇敗略微有些遺憾的嘆了口氣,原本他還想見識見道陣宗其他真傳弟子的風采。

「巨闕角宮的規矩只有一條,那就是不允許在切磋過程中出現死亡的情況,不過卻允許下重手。」左冰帶著蘇敗向巨闕角宮行去,同時向蘇敗闡述巨闕角宮的規矩。

蘇敗一邊聽著,一邊打量起眼前這座巨闕角宮。

很快。他們一行三人已經邁進巨闕角宮中。

在走進巨闕角宮的剎那,滔天的喧雜聲就如同洪水般宣洩而至。震耳欲聾。

蘇敗抬眸望去,只見這巨闕角宮空曠無比,一座座戰台星羅棋布,一道道身影在戰台上交錯而過,無論是金鐵相交的鏗鏘聲還是肉身與肉身相互碰撞的沉悶聲,都回蕩在天地間。久久不散。

在這些戰台的周圍,或多或少都有一些修行者旁觀,他們目不轉睛的盯著台上交手的兩人。

而最惹人注目的無疑就是中央的那些戰台,這些戰台遼闊無比,約莫百丈範圍。其上有著一些極為雄渾的能量波動涌動,使得這些戰台堅固無比。

這樣的戰台足足有十二座,就算不用左冰說,蘇敗也看的出來,這些戰台應該就是黃道十二角宮。

不過這些黃道十二角宮上大多數都是空蕩蕩的,除去最右側的那座戰台,其他戰台上都沒有人在上面的切磋。

左染望著最右側的戰台,輕聲道:「那座戰台是雙魚角台,今日應該是有人要攻擂,否則也不會吸引這麼多人的注意。」

巨闕角宮中的人很多,不過近乎有著四分之三的人群都是涌在那座戰台周圍。

蘇敗也抬目望去,只見一股極為雄渾的能量波動自戰台上爆發而開,兩道身影猶如隕石般悍然相撞,其中一道身影直接是被震的倒飛出戰台。

「秦零師弟,承讓了!」戰台上,那人穩住身形,是一名身著錦衣的青年,面龐俊朗,丰神如玉。

望著這一幕,四周立即響起一道道輕嘆聲:「秦零師弟修為雖然突破了,不過比起趙師兄還是有很大的差距…」

「是啊!不過秦零師弟能夠將趙師兄逼到這一步已經相當了不起了。」

左染神色略微有些佩服的看向那道狼狽的身影,輕聲道:「原來是秦零師兄,他還真是鍥而不捨,這半年以來他對趙師兄發出的挑戰已不亞於二十次了。」

「道基二重巔峰。」蘇敗目光掃過戰台上的那名錦衣青年,心中暗嘆,在末劍域中,道基境修行者可謂一方強者,而在道陣宗中卻是隨處可見。

「不知還有誰要挑戰我的雙魚角台,趁著我未閉關就趕緊上來。否則我一旦閉關的話,你們就要等待月末了。」錦衣青年目光不緩不慢的掃過在場的修行者,可怕的真元自其內洶湧而出,鼓盪在周圍,不算高大的身影卻給人一種強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