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七百一十一章 把劍掃道陣(上)

第七百一十一章 把劍掃道陣(上)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5-03-25 01:03  字數:3663

這場鬧劇終究以這種震撼的姿態落幕,然而對於蘇敗的熱議才在道陣宗掀起,如果說數日前蘇敗展現的實力震懾住不少年輕代翹楚的話,那麼今日蘇敗展現出來的實力足以震撼整個道陣宗年輕代的強者。

特別是真傳峰中的那些強者,各個眼露錯愕之色。

天陣宮前,一道壯碩的身影凌空而立,宇文凡目光眺望著下方的天狼殿。

「小傢伙比你所說的還要優秀…難怪掌教會欽點他為真傳弟子,甚至不惜賜下鳳凰池浴血洗禮的機會。」

一道聲音自天地間徒然響起,緊接著一名氣勢非凡的中年人踏空而來,這人赫然是昔日蘇敗在掌教峰所遇見的那名中年人。

「如果連這些小麻煩都無法解決的話,他也沒有資格得到鳳凰池浴血洗禮的機會。」宇文凡輕笑道,不過語氣中還是帶著些許訝然。

這些時日,屠絕等人鬧出的動靜可不小,可謂人盡皆知。

不過道陣宗的高層卻沒有出面來制止,其一是道陣宗允許宗內弟子之間的競爭,其二道陣宗的大多數高層也想考量下這名新晉真傳弟子的實力。

對於這些人的心思,宇文凡又豈不知道,因此他也沒有出面制止。

同時,宇文凡也想看看蘇敗到底擁有怎麼樣的實力,竟能擊敗魔衍風。

中年人微微點頭,帶著些許讚歎道:「屠絕如今已是道基四重的修為,加上四重七曜道陣,就算是遇見道基五重修行者都能立於不敗之地,我原本以為他只能動用屬於鯤鵬的力量。現在來看,我還是小覷這小傢伙。」

宇文凡目光徒然掃向下方的群殿,雲霧縈繞,恢宏的殿宇在雲海中如同一葉孤舟般,但在這些殿宇中都有一股極為強大的氣息瀰漫。「這才是小麻煩而已…等鳳凰池開啟的消息傳開後,那群傢伙估計也坐不住了。」

宇文凡目光所觸及的殿宇,大多數都是這代真傳弟子的修鍊行宮。

與此同時,真傳峰上的強者也在議論著蘇敗,「此子就是掌教欽點的真傳弟子,現在看來倒也沒辱沒了真傳弟子的身份…」

「看其樣子應該還未及弱冠之齡。潛力不錯,若是好好培養的話,我道陣宗在數十年後必然又添一名皇道境強者,甚至百年後可問鼎帝道。」

「還有那劍道,可要囑咐他莫要繼續修習下去。否則就是誤入歧途…」

道陣宗的高層強者算是認可蘇敗真傳弟子的身份,在這些人中也有不少人曾反對蘇敗成為真傳弟子,甚至獲得鳳凰池浴血洗禮的機會,而此時,這些反對的聲音無疑越來越少。

相比真傳峰的平靜,道陣宗其餘諸峰上卻是掀起轟然*。

無論是蘇敗與徐遠的戰鬥,還是與屠絕的那場戰鬥都讓他們感到震撼不已,蘇敗能在如此年紀做到這一步。就算往日心高氣傲的四殿翹楚也不得不佩服。

就算沒有掌教欽點的話,天殿第四名真傳弟子的名額也非蘇敗莫屬。

玄殿核心弟子中的第一人吳厚輕聲嘆道:「可怕的實力…他的實力可謂真傳弟子之下第一人,就算比起那些真傳弟子也只是稍微遜色一點。」

「遜色?他可是這屆神禁選拔賽的第一封侯者。魔衍風可是敗在他手中…」

黃殿核心弟子中的第一人唐媚兒螓首微搖,若有所思道:「或許比起那些老牌真傳弟子他稍有不如,不過比起魔衍風這些真傳弟子,他可是絲毫不遜色,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對於這名未曾見面的新晉真傳弟子,唐媚兒心中佩服不已。

經過唐媚兒的提醒。不少人方才反應過來蘇敗的另一個身份,第一封侯者的身份。

一時間。蘇敗在道陣宗中的聲望以著一種極端恐怖的速度暴漲著。

強者無論何時何地在哪裡都是受人尊重的,更何況是在第一封侯者和真傳弟子的光環下。不少修行者都將蘇敗視為偶像。

但這一切都與蘇敗無關,在恢宏的天狼殿內,蘇敗靜靜盤坐在玉床上,他雙目毫無焦距的盯著手中的鐵劍,銹跡斑斑的鐵劍在此時顯得暗淡無光,不過那淌出的劍峰卻如夜空中的寒星般,讓人不寒而慄。

半響後,蘇敗方才扭了有些僵硬的脖頸,起身抬步而出,其身似風中柳絮般輕盈,手中的鐵劍也輕若無物,在半空中划過,帶起炫目的劍影,這些劍影猶如落英般簌簌。

這不似劍術,更似劍舞。

在下一剎那,那簌簌而落的劍影似驚雷般平底乍起,無盡的劍氣宣洩而出,在天地間掀起刺耳的劍鳴聲,連綿不絕。

原本黯淡無光的鐵劍在此時也迸發出奪目的劍光,這劍光太寒,這劍氣太冷…

「恭喜宿主劍技地破天驚—天地俱焚熟練度+1」

「恭喜宿主劍技地破天驚—天地俱焚熟練度+1」

系統的聲音在蘇敗腦海中響起,但蘇敗卻渾然未覺,隨著劍術的變法,蘇敗的身法也從先前的輕靈變得極為狂暴起來,如同說蘇敗先前身似柳絮,那麼此時的他就像天穹下狂舞的雷霆般。

他的劍出的越來越急,好似要撕裂這片虛無。

整個天狼殿被劍光照的如同白晝般明亮,盡數籠罩在漫天的劍氣下,鐺鐺的金鐵相交聲也在角落中響起。

蘇敗的氣勢在此時也漸漸暴漲起來,直到即將達到最巔峰的剎那,蘇敗的身影卻是在半空中嘎然而止,就像那在狂風中搖曳的柳絮徒然靜止。

漫天的劍影和劍光卻未消散,它就像一場落英般,在蘇敗身側搖曳而下。

「還是不行,太慢了…」蘇敗凌空而立,盯著手中的鐵劍輕聲道。

憑藉這種方式,他固然可以提高劍技的熟練度,只要給他數年的時間,就能將這門劍技提高至一代宗師的境界。

在蘇敗看來,這種方式太慢,他更偏向於另一種方式,那就是頓悟。

但這兩日,蘇敗進天狼殿中就嘗試重新進入那種明悟的感覺中,卻遲遲未成功。

「還是太急躁了,謝曉峰的劍豈是那麼容易可以頓悟的…」

蘇敗平復內心的躁動,略微有些無奈的揉著發脹的額頭,「或許可以換一種方式,那就是藉助外力來磨練我的劍術。」

或許謝曉峰生來就是劍中王者,但他的劍術並不是生來就是無敵的。

而是通過無數劍客的血澆鑄而成的,那些人不僅僅成全了謝曉峰的名,也成全了他的劍。

西門吹雪的劍如果是通過那種日積夜累的寂寞而至極致的話,那麼謝曉峰的劍就是通過鮮血洗禮而至極致。

「距掌教所說的鳳凰池開啟日子還有三天的時間,這些時間以其浪費在這裡,還不如藉助那些道陣宗年輕翹楚的力量來磨練我的劍術。」

蘇敗已打定主意,也不遲疑,收起鐵劍,結束這種苦行憎般的修鍊方式,走出天狼殿。

在蘇敗踏出天狼殿前,兩側的偏殿中,左染和左冰兩人立即感應到,紛紛結束修鍊,迫不及待的掠出偏殿。

「見過西門師弟…」蘇敗無論是年紀還是入門的時間都稍短於左染和左冰,因此兩人對蘇敗的稱呼是西門師弟,不過神色卻是極為恭敬。

「道陣宗可有平日里讓宗內弟子切磋的地方?」蘇敗問道,他知道對於道陣宗,這兩人比自己了解的更多。

「切磋的地方?」左染和左冰神情一怔,旋即反應過來,「有,天地玄黃四殿都有各自的切磋平台,不過往日里四殿弟子要切磋交流的話,大多數都是選擇天殿的巨闕角宮。」

「帶我去。」蘇敗想都沒想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