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七百零六章 殺雞儆猴(下)

第七百零六章 殺雞儆猴(下)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5-03-17 22:11  字數:2853

天狼殿前,氣氛略微有些死寂的可怕,不少人眼中都是帶著些許震撼看向那名面色平靜的少年,顯然是被眼前這一幕所震撼到。

對於徐遠的實力,這些核心弟子還是有所了解的。

特別是那些曾與徐遠交過手的人,無一不例外嘗試徐遠那可怕的肉身。

因此當眾人見到蘇敗既一拳將徐遠擊潰時,如同見鬼般。

「盛名之下無虛士…我們不知道他是憑藉什麼手段折服魔衍風和曹峰,當僅僅憑藉他這可怕的肉身就足以證明他的不凡。」一名道基二重的青年輕聲嘆道,他心中原本還存在著和蘇敗較量的心思,而如今,這種心思已經蕩然無存。

屠絕和張磊相望一眼,兩人都是看到眼中的凝重,其眼神也是真正審視起眼前這名過分年輕的少年,他們知曉徐遠肉身的可怕,若不動用道陣手段的話,就算憑藉著修為上的優勢,他們捫心自問,做不到蘇敗如此雲淡風輕的一拳擊退徐遠。

「如此年紀就能將肉身淬鍊到這等程度,看來這小子機緣不淺。」紅蓮狹長的美眸中泛出些許漣漪,頗感興趣的在蘇敗身上來來回回掃動著,她捫心自問,像蘇敗這般年紀的時候,絕對沒有她這般實力,不過就算如此,也改變不了紅蓮對蘇敗的初次印象,無擔當。

一陣陣發麻的感覺自手臂上席捲而來,徐遠面色變幻不定,最後還是頹然的嘆了口氣,他心中的自信在蘇敗那一拳下已經土崩瓦解。看後者雲淡風輕的神色,就知道後者的實力深不可測,就算自己動用道陣的話,恐怕也沒多大的勝算。

想到這,徐遠只能訕訕一笑道:「西門師弟在肉身上的造詣實在是讓為兄佩服。加上你道基二重的修為,也足以有資格晉陞為真傳弟子。」

徐遠這一番話無疑是在服軟,但蘇敗卻沒有絲毫的領情,他腳步輕邁間就已化作一道流光對著徐遠暴掠而去,同時,雄渾的真元自蘇敗的體內洶湧而出。蘇敗的氣血頃刻間暴漲起來。

徐遠眼瞳微縮,他沒想到自己都已經服軟,蘇敗竟還步步緊逼,不懂得收場,想到這。就算徐遠心中有些底氣不足,面容上還是露出慍色,冷聲道:「西門師弟,大伙兒都是天殿的弟子,今後同在一個屋檐下,抬頭不見低頭見,不如就此收手如何?」

話音未落的同時,徐遠的身形卻已瘋狂的朝後退去。同時他雙手也是迅速的結印,金光璀璨,緊接著雄渾的波動就在他的身前凝聚而出。形成一道金光流轉的八卦圖,天地間的靈氣如同受到牽扯般向著八卦圖灌注而去。

「陰陽八卦陣…」這座道陣在道陣宗極為有名,在場弟子都曾修習過,也知曉這座道陣的特性,它固然在威力上不如普通的五品道陣,但其防禦力卻是不亞於那些五品級別巔峰的防禦道陣。

不過這座道陣也有一個缺點。那就是道印晦澀玄奧,很少有人能將這座道陣在短時間內凝聚出來。而如今徐遠竟能做到這一步,也足以證明此人在道陣上擁有著不凡的天賦。

一步而至。蘇敗面對眼前這座凝聚而出的八卦道陣,平靜的眸子中並沒有任何的波瀾,反而臉上露出一抹期待的神色,他右手再次握攏,體內那雄渾的劍元頓時向著他的拳頭匯聚而去,伴隨著一股磅礴無比的力量,這股力量來自他肉身,來自他的四肢百骸。

「以我如今的肉身加上現在的修為,爆發出來的力量到底會到什麼程度…」蘇敗腦海中閃過這樣的念頭,他的拳頭在百餘道目光的注視下,結結實實的轟落在八卦道陣上,一股令人動容的力量,此刻如同九天之上傾瀉而下的銀河般,宣洩在八卦道陣上。

「給我破…」冰冷的喝聲自蘇敗的口中響起,眼前這座剛剛凝聚的八卦道陣還未展現出它的威力就已崩潰開來,蘇敗的右手就已落在徐遠的肩膀上,輕輕一扯,只聽得咔嚓一聲,徐遠的右臂就已被蘇敗所扯斷,脫臼。

徐遠面色徒然蒼白,冷汗直冒,他瘋狂的抵抗著,體內的真元在他的控制下向著蘇敗轟去。

但就在這股真元即將觸及蘇敗的剎那,一道凌厲無匹的氣息自虛無中撕裂而出,將這些真元盡數的撕裂開來。

同時,蘇敗也將徐遠的左臂用力一扯,咔嚓聲驟然響起,最後他的右手已輕飄飄的落在徐遠的脖頸上,徐遠的反抗在此刻也是嘎然而止,臉色驚駭的望著近在尺咫的蘇敗。

觸手的冰冷以及其上涌動的力量讓徐遠知道,只要後者想,他的脖頸很快就會被扯斷。

「話說出去就如同潑出去的水,已經收不回來了。」

蘇敗面色平靜的看著面色蒼白的徐遠,唇角掀起一抹笑意,帶著輕鬆的口吻道:「你應該慶幸自己是道陣宗的核心弟子,如果不是的話,就不只是打斷你雙臂這麼簡單,而是砍掉你雙臂了。」

此時的陽光正明媚,但沐浴在陽光中的眾人卻是感覺到一股寒意自後背直冒,各個神色錯愕的望著眼前這一幕。

這一幕發生的極快,從蘇敗出手到現在不過數息的時間。

但這並不是眾人感到驚愕的地方,而是蘇敗的狠辣果斷。

在修行中,雙手對於道陣師而言是極為重要的,無論是結出道印,還是凝聚道陣,都是通過雙手,而蘇敗此時竟直接打斷徐遠的雙手,不過眾人也暗暗鬆了口氣,後者幸虧只是打斷徐遠的雙手,而不是將徐遠的雙手卸下,只要經過一些丹藥的調理,徐遠要恢復如初並不難。

冷汗自徐遠額頭上翻滾而下,他也在慶幸蘇敗沒有將事情做絕。

「你帶著這麼多人來踢我的場子,折斷你右臂算是你為自己魯莽的行為付出代價,至於左臂就是為了你羞辱我追隨者付出的代價。」蘇敗右手緩緩上舉,將徐遠狼狽的模樣更好的讓眾人看到,同時蘇敗那平靜的目光在此時變得凜冽如同刀鋒般,掃過在場的眾人,淡淡道:「真傳弟子的身份是掌教欽點的,你們心裡不平衡想要討個說法的話就找掌教…我沒空也沒時間陪在這裡陪你們玩過家家的遊戲,他只是個教訓,我可不保證自己以後會像現在這樣仁慈…」

話音未落的剎那,蘇敗就將手中的徐遠甩出,看著周圍眾人那敬畏的神情,他知道,這殺雞儆猴算是起到作用。

只不過,蘇敗目光掃過屠絕時,微微一頓。

屠絕不甘示弱的迎上蘇敗的眼神,沉聲道:「我叫屠絕…很多人都說我是天殿中真傳弟子下的第一人,也有很多人都視我為今後的第四名真傳弟子,於我而言,這第四位真傳弟子的名額也是非我莫屬,而如今,只是掌教的一番話,這真傳弟子的身份就不再屬於我…我不甘,如果你是在真傳考核中擊敗我,這名額給你,我無話可說,但如今不行…」

屠絕的聲音漸漸洪亮起來,如同雷鳴般轟隆隆回蕩在天地間。

他的眼神卻是變得凜冽無比,「出手吧!用你最強的手段,讓我見識下第一封侯者的風采。」

聽著屠絕的暴喝聲,蘇敗劍眉微微挑了挑,不由重新審視了屠絕一眼,暗道此人不愧是天殿真傳弟子下的第一人,其心性就不是其他人可以比擬的。

修鍊之道最重要的就是對自身心性的淬鍊,懦者就算擁有非凡的天賦,一輩子也無法成為真正的強者。

但就算是屠絕,在蘇敗眼中也只是較棘手而言,要讓動用最強的手段,他根本沒這個資格。

蘇敗不緩不慢道:「就算魔衍風都沒有資格讓我動用最強的手段,你更沒有資格…出手吧!」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