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七百零三章 道基二重

第七百零三章 道基二重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5-03-13 02:30  字數:3802

真傳弟子的追隨者一旦確定下來的話,那麼這些人身上就印在蘇敗的名字,蘇敗今後在道陣宗的成就也決定了他們今後的待遇,可謂一榮俱榮,無論是他們今後的利益還是命運都是綁在蘇敗身上。

聽著周圍帶著譏諷的嘩然聲,大多數內門弟子都是臉色微怒,但礙於屠絕這些人在場,敢怒不敢言。

相比這些人臉上的怒色,左冰的神色反而一絲未變,不過那雙美眸中所蘊含的冰冷寒意絲毫不掩飾她心中的怒意,她沒有低著頭,反而冷冷直視著屠絕等人。

左染俏臉上也是布滿著寒霜,那微凸的胸脯急速的起伏著,顯然是被氣的不清。

而就在天狼殿外人聲鼎沸時,天狼殿中卻是死寂的有些可怕。

外面的聲音根本傳到這裡,就算知道,蘇敗也不會去理會。

接連數天,蘇敗都是沉浸在修鍊中。

凜冽如冰的劍光在天狼殿中若隱若現,時如柳絮般在虛空中划出一道優雅的弧度,時如落英般搖曳而下,時如天地間的雷霆般肆虐而過。

謝曉峰的劍不如西門吹雪那般劍走偏鋒,也不如葉孤城那般飄逸輕靈,而是如同君子般溫爾儒雅,君子如玉,似寒冬中的一縷旭光。

蘇敗沉浸在謝曉峰的劍中,這數日的修習,他已經漸漸掌握了些許門路,只需片刻他就立即沉浸在謝曉峰的劍技中。

然而越是沉醉。蘇敗就有種恍惚的感覺,時而他都忘記了自己的身份,認為自己就是謝曉峰。

幸好蘇敗意志堅定。總在最後醒悟過來。

「恭喜宿主劍技地破天驚—天地俱焚,熟練度+1」

系統的聲音在蘇敗腦海中不斷響起,直到某一刻,蘇敗的那緊閉的雙目,突然睜開,刺開的鐵劍也在虛空中徒然止住,他凝視著劍鋒。眼中露出一抹無奈之色。

他修習這謝曉峰的劍技足足有十日,但讓人無奈的是。這十天他只是將這劍技的熟練度提高至初入門徑的地步,但對於謝曉峰的劍意卻是沒有任何的進展。

「總是感覺差了些什麼…」蘇敗面色變化不定,他知道,西門吹雪的劍是寂寞如雪的話。葉孤城是高處不勝寒的清冷的話,那麼謝曉峰的劍就是明媚而悲傷,就連夏日的烈陽都無法化開的悲傷。

「要領悟西門吹雪的劍意,那麼你就要懂得那種如雪的寂寞,那種對劍至誠…」

「而葉孤城的劍意,那麼就要懂得他那高處不勝寒的清冷,那一劍西來的瀟洒…」

「那要領悟謝曉峰的劍意,就要懂得他的悲傷…」空曠的殿宇中回蕩著蘇敗的輕語聲,他重新坐回蒲團上。一道道溫和無比的力量自蒲團上湧出,融入他體內,此時的蘇敗就如同擰乾的海綿。瘋狂的將這些能量融入自身體內,融入他的血肉以及骨骼中。

「他原本是多情的浪子…他有著俠的正義與準則,但要捍衛著神劍山莊的榮譽,他只能拿起無情的劍…」

「那劍既傷了他人,也傷了他自己…」

「他劍上染的血越多,傷的自己也越多…化作那種化不開的悲傷。名與利與他而言只是枷鎖,束縛的他喘不過氣。他所嚮往的是那種低首嗅青梅,抬手酒自來,仗劍高歌江湖路,安度春夏秋冬的生活…」

「劍是雙刃的,既能傷人亦能傷己…」一抹愁緒鎖住蘇敗的眉頭,他能明白謝曉峰的那種悲傷,但卻不能懂得那種悲傷。

想到這裡,蘇敗不禁想起了一個人,青峰。

青峰和謝曉峰很像。

而這種像並不是名字的像,謝無峰和謝曉峰,而是性子的像。

同樣心中有著所嚮往的江湖,他們不爭名不爭利,嚮往的是仗劍高歌的江湖。

可是江湖,哪有那麼多風和日麗,有的只是無盡的血雨腥風,江湖於他們而言既是嚮往,又是抗拒。

「也不知道青峰師兄現在怎麼樣了,還有滄月、胖墩、書生他們。」

在這世界上能讓蘇敗惦記的人不多,恰好這些人都是蘇敗所惦記的。

「這種事情也急不來,況且我所經歷的環境也只是謝曉峰的前半生,並非是全部,倘若能經歷他下半生的話,應該能真正懂得那種悲傷,那種悲嗆的劍意。」蘇敗揉著有些發脹的額頭,雙目微閉,閉目養神一段時間,任由周圍的能量匯聚而來,滋潤著他的身體,這種感覺讓他看起來更加庸懶。

直至半個時辰後,蘇敗才挺起身子,感受著體內洶湧澎湃的力量,這段時間也並不算是一無所獲,比如他體內那凝練無比的真元。

五天的時間,他煉化的四品凶獸精血足足有五十餘滴。

而這些精血大多數都用來淬鍊他的肉身,同時還被他煉化為真元。

唯我劍訣的獨特之處也在此刻體現出來,以劍意淬鍊己身,以劍意凝練真元。

道基一重巔峰,這是蘇敗目前的修為。

「呼…」蘇敗輕吞口氣,從芥納戒中取出一枚近乎妖異如血的丹丸。

這枚丹藥是蘇敗得自神禁選拔賽第一封侯者的獎勵,九炎琉璃丹,而這枚九炎琉璃丹能被作為第一封侯者的獎勵,自然是非凡無比。

淡淡的清香在殿宇中迅速的回蕩而開,蘇敗雙指輕輕夾著這枚九炎琉璃丹,輕聲道:「希望真如上面所說那般,相當於五品精血的效果…」

話音未落的剎那,蘇敗手指猛的輕彈,憑藉著一股巧勁,這枚九炎琉璃丹準確無比的落在蘇敗嘴中。

這九炎琉璃丹入口即化,在蘇敗還未反應過來的時候,一股狂暴無比的能量迅速的洶湧而出,猶如脫韁的野馬般,順著蘇敗的喉嚨,在陣陣沉悶聲中,回蕩在蘇敗四肢百骸內。

這股能量很是磅礴,但其狂暴程度卻在蘇敗的承受範圍內。

但這才剛剛開始,很快又有數股能量接連洶湧而下,似奔騰的河流般,灌注至蘇敗體內。

此時,蘇敗算是明白為何這枚丹藥名為九炎琉璃丹,這些能量足足有九股。

就算蘇敗事先有準備,但在如此磅礴能量的衝擊下,他的整張臉龐在此時也是扭曲起來,一道道嘶嘶的冷氣從牙縫中傳出。

心神注視著如此磅礴的能量,蘇敗知道自己低估了這枚九炎琉璃丹的藥力,如此磅礴的藥力用來衝擊瓶頸綽綽有餘,甚至鞏固住突破後的境界也是足夠的。

想到這,蘇敗猛然運起唯我劍訣,一道道劍意在四肢百骸中蕩漾而出,衝擊著這股能量,這股能量突然一顫,只見得化作無數股細微的能量在蘇敗體內擴散而開,而後再蘇敗的煉化下,迅速的轉化為唯我劍元,對著書敗的丹田氣海內灌注而去。

原本死寂的丹田氣海在此時如同沸騰的油鍋般,無數道真元在其內呼嘯而過,丹田氣海再次擴張。

就在某一時刻,一道轟鳴聲猛地響起。

蘇敗的丹田氣海再次突破某種局限,其修為也正式踏入道基二重。

「恭喜宿主修為提高至道基二重…」系統的聲音再次在蘇敗腦海中響起,蘇敗感受著體內足足還有一半的能量,並不心急,而是用這些能量來淬鍊己身,凝練真元,鞏固自己的境界。

直至半日後,蘇敗才停止修鍊,整枚九炎琉璃丹完全被他所煉化。

感受著體內的力量,蘇敗有種舒暢無比的感覺。

砰…

但就在這時,一道沉悶的聲響自青銅巨殿前響起,青銅巨殿輕顫著,彷彿受到莫股巨力的衝擊。

蘇敗眉頭不由一皺,旋即雙目輕閉。

如今,蘇敗的感知即為強烈,就算有著殿宇的相隔以及其上流轉力量的阻隔,蘇敗依稀能察覺到殿外那道道強弱不一的氣息。

「原來已經早上門了。」蘇敗起身,嘴角掀起一抹冷意,這段時間他將注意力集中在他不難猜測出天狼殿外面的那些人會是誰。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