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六百八十九章 規則

第六百八十九章 規則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5-02-16 00:08  字數:4392

以宋幽獄、洛神虛等人的身份以及性子是很難臣服於他人,不過先有魔衍風臣服於蘇敗,接著司徒煌的慘死,無疑擊破了宋幽獄三人心中僅存的猶豫。

徐倩和徐震見蘇敗這輕輕鬆鬆的就將宋幽獄三人臣服,都是面面相覷的對視一眼,誰也沒想到結果會是這樣,這個原本並不起眼的少年竟有如此手段。

「隨我來…」蘇敗目光掃過魔衍風等人,率先暴掠而出,對著遠處的蠻荒山脈掠去。

「走吧!」曹峰滿臉戲虐的看著魔衍風四人,抬步直追蘇敗而去。

魔衍風冷哼一聲也抬步跟上去,倒是宋幽獄等人在原地遲疑片刻。

「以他的實力,就算我們現在逃離的話也能很快被追上…」

洛神虛輕聲嘆道,儘管蘇敗的身影已掠出百餘丈,但他始終能察覺到一道凌厲的氣息正鎖住自己,「走吧!」

「媽的,這次被曹峰給坑了,他絕對知道西門吹雪的實力卻慫恿我們出手,讓你我與魔衍風兩敗俱傷。」宋幽獄臉色鐵青,最後只能不甘的抬步跟上。

白長恨沉默不語,緊隨其後。

封侯台四周,那些修行者見到這般結局,都是忍不住的搖頭驚嘆,「神禁選拔賽結束後,此人的名字註定要傳遍整個大炎皇朝了…」

「沒想到在散修中竟還隱藏著如此一匹強勁的黑馬。也不知道各大勢力的強者得知這結果後會有什麼反應?」

「這世道可真要變天了…」

「其他世家有什麼反應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司徒家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他。」

「蠢貨,你難道沒聽見曹峰先前的話語嗎?這西門吹雪恐怕已經依附於道陣宗。成為道陣宗的修行者。」

聽著四周的竊竊私語聲,徐震眼中徒然露出些許欣喜,側過頭對著徐倩道:「你曾言此人不過是洋裝叛出我徐家,而如今危機也已經解除了,應該給他恢復客卿的身份。」

徐倩黛眉微皺,神情略微有些厭惡的看了徐震一眼,譏笑道:「剛才是誰口口聲聲說西門閣下狼子野心。還要對他展開追殺?」

徐震尷尬一笑道:「我那番話還不是為了我們徐家考慮,你也說過西門閣下是個明白事理的人。他肯定能體諒我們的苦衷。」

徐倩默然不語,靜靜的望著那幾道消失於天際的身影。

……

虛無的天際處,蘇敗踏空而來,最後身形停落在一座山峰上。

這座山峰荒蕪無比。通體呈現出淡淡的猩紅色,相距封侯台已有數千丈的距離。

曹峰、魔衍風、宋幽獄、洛神虛、白長恨相繼而來,紛紛站在蘇敗身後,眼神複雜的盯著眼前這道單薄的背影,直到現在,宋幽獄等人還是有些難以接受這結果。

「曹峰,將種魔印訣的事情告訴他們…」蘇敗轉過身,平靜的目光掃過魔衍風四人,旋即盤膝而坐。雙眸輕閉,但一道道可怕的劍意卻在周圍蕩漾而起,化成劍風。將這片區域籠罩在內。

察覺到這片天地間瀰漫而開的劍意,宋幽獄等人臉色微變。

「諾…」曹峰應聲道,在剛才他就已經猜測到蘇敗將他們幾人帶到這裡的目的,不過他心中也有個疑惑,魔衍風是道基四重的修為,主上想通過種魔印符來控制魔衍風?

「鯤鵬咒神印尚未封印。我如今的修為相當於道基五重,此時我若是凝聚種魔印符的話。威力應該遠遠超過道基一重…」

蘇敗感受著體內那洶湧澎湃的力量,這也是蘇敗為何敢收服魔衍風的原因。

而就在蘇敗沉思的時候,曹峰已經將種雷印符的事情告訴宋幽獄等人,除去魔衍風外,其餘三人臉色都是劇變。

宋幽獄臉色有些鐵青,看向蘇敗沉聲道:「要將種雷印符封印在我們丹田內,那豈不是今後我們的命都要掌握在他手中?」

曹峰輕笑道:「現在你我的命不也掌握在主上手中?只要我等不背叛主上的話,這種雷印符就如同虛設,根本影響不到我們。」

「媽的,老子原本只是假裝臣服給這小子,待神禁選拔賽結束後,有我宋家強者在,諒這小子也不敢對我出手,而如今,這種雷印符封印在我丹田中的話,豈不是終身都要臣服於他。」宋幽獄腹誹不已,扭過頭看向洛神虛以及白長恨,這兩人神色也有些陰沉,不過察覺到周圍涌動的劍意,宋幽獄又不敢冒然逃離,他知道,以自己如今這重傷在身的狀態,很難從蘇敗手中逃走。

魔衍風率先開口道:「請主上賜雷符…」

「瞧…還是我道陣宗的人識趣。」曹峰站著不腰疼道。

「放開你的心神,不要有任何的抵抗…」

蘇敗雙眸睜開,凌厲的殺意自眼中閃現,他靜靜的看著宋幽獄三人,雙手相合,指尖相互交叉成一個頗為奇特的印記,體內的真元頓時在指尖宣洩而出,而後蘇敗雙手迅速的變化出道道玄奧晦澀的印記。

比起上次,蘇敗這次凝聚種雷印符明顯熟練了許多。

蘇敗現在失敗五六次就將種雷印符凝聚出來,他明顯察覺到這枚種雷印符內蘊含的能量暴漲了數十倍。

「以我如今道基五重的修為凝聚出的種雷印符,只要魔衍風的實力不超過道基八重的話,他就無法抹除這枚種雷印符…」一道劍氣自蘇敗指尖划過,蘇敗擠出一滴精血,滴落在種雷印符上,整道種雷印符上雷光大盛,化作一道流光融入魔衍風體內,最後如同落地生根般,死死封印在他丹田內。

「你們的選擇呢?」蘇敗看向宋幽獄三人,只要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