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六百七十七章 矚目(上)

第六百七十七章 矚目(上)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5-02-07 05:06  字數:3963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M.

虛無的天際中,兩道身影突兀而現。

宋幽獄臉色變化不定的望著遠處的封侯台,側過頭對著司徒煌道:「李磊怎麼在這裡?還有郭強,林偉宗都在這裡,那麼闖入雷荒主古迹的人到底是誰?」

「不知道…」司徒煌眼中露出些許驚異,直到現在,他還以為闖入雷荒主古迹的人是李磊。

「整個神禁中,會火曜道陣的人就這幾人?莫非道陣宗還隱藏著一名道基境的修行者不成?」宋幽獄皺著眉頭,腦海中不禁閃現出那道白衣身影,不過不過又被他給否定,絕對不可能是他,他已經死在神窟中,「不過,曹峰那傢伙搞什麼,到現在還沒出現,我們是繼續等待,還是率先出手試探下魔衍風的實力。」

「先佔據封侯天梯再說。」司徒煌冷冷道,抬步對著封侯台暴掠而去。

「希望曹峰在最後一刻能趕來,否則你我的計劃就要付之東流了。」宋幽獄輕微一嘆,就算他如今突破至道基三重的修為,但對於魔衍風,還是忌憚不已。

「那是…司徒家的司徒煌以及宋家的宋幽獄…」

「聽說他們正在探尋雷荒主古迹,看其樣子應該是得到雷荒主古迹的傳承了。」

「我記得司徒煌曾放言要奪取第一封侯者的位置,這下子可有好戲看了。」

「第一封侯者?司徒煌有著膽子和魔衍風動手不成?」

這兩道身影的出現頓時吸引住在場修行者的目光,旋即忍不住有陣陣驚呼聲響徹而起,特別是那些道基境修行者,各個露出忌憚的神情,在司徒煌以及宋幽獄體內,他們都察覺到一股極為可怕的壓迫。

「看來這兩傢伙在雷荒主古迹中收穫匪淺,如果不是手頭上的事情耽誤,倒也想去摻合一腳。」

洛神虛雙眸微虛,目光在司徒煌以及宋幽獄身上橫掃而過,最後停留在司徒煌身上,「道基三重巔峰,這修為勉強算作此次神禁選拔賽中的第二人了…」

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司徒煌以及宋幽獄的身形在封侯台上空閃現而出,可怕的修為波動瀰漫而開,形成一股威壓,籠罩這方區域。

司徒煌望著上方的魔衍風,眼中儘是忌憚之色,旋即側過頭沖著李磊笑道:「李磊兄,不知道我司徒煌可有資格站在這上面?」

「還有我,不如李磊兄你再結出道陣,讓我也試試…」宋幽獄咧嘴笑道。

李磊面色略微有些陰沉,抬眸望向上方的魔衍風,旋即輕嘆道:「兩位又何必如此打趣李某,倘若兩位都沒有資格站在這裡的話,恐怕在場也沒幾位能夠站在這裡。」

話落,李磊雙腳一蹬,對著第六座封侯天梯掠去。

位於尾末封侯天梯的修行者,皆是滿臉不甘的退下來。

宋幽獄和司徒煌毫不客氣的踏上封侯天梯,兩人都是雙目微閉,一副老神的樣子。

這一幕讓在場修行者都大失所望,他們原本以為司徒煌會對魔衍風出手,各個都抱著一副看好戲的心態,不過看其樣子,這司徒煌根本沒有對魔衍風出手的心思。

「李磊師兄,我記得當初有個狂妄之徒大言不慚的說要從魔衍風師兄手中奪取第一封侯者的位置,也不知道那人敢對師兄出手不。」郭強嘴角掀起一抹譏諷的笑容,目光有意無意的掃向宋幽獄。

李磊知道後者故意是擠兌司徒煌,很是配合道:「應該不敢,沒準待會兒來了見到魔衍風師兄連話都不敢說。」

司徒煌臉龐微微抽搐,他又豈會聽出這兩傢伙是在嘲諷他,心中微怒,「小不忍則亂大謀…哼,等曹峰到來,我等聯手擊敗魔衍風後,我看你們道陣宗還敢怎麼囂張。」

「這樣啊,那就讓我們拭目以待。」郭強抹嘴一笑,沒有繼續譏諷下去。

唰…

而就在這時,那遙遠的天空中再次有著破風聲響起,然後幾十道身影在起伏的驚呼聲中踏空而來,落在封侯台周圍。

「是徐家修行者…」

「沒想到他們也敢來封侯台,難道就不怕在場的勢力都盯上他們。」

「兩名道基境?徐家這代修行者的實力倒是不弱,媲美那些望族世家了。」

無數道目光幾乎在頃刻間投射而去,最後凝聚在為首的那兩道身影上。

察覺到四周投射而來的目光,徐倩心中微微一緊,沖著一旁的青年道:「待會兒情況稍有不對的話,你帶著徐雯他們先撤,我留下來爭奪封侯天梯。」

「放心,有我在,其他勢力修行者不會輕易出手。」這名青年就是徐家的徐震,也就是徐家年輕代中的最強者,「畢竟那人與我徐家決裂的事情已經是眾所周知…」

雖說如此,在這麼多目光的注視下,徐倩心中還是隱約有些不安,側過頭看著一臉緊張的徐雯,柔聲道:「妮子,當初忘塵叔就是戰死在這裡的。」

站在人群中,徐雯臉色略微有些慘白,無論是周圍修行者身上涌動的氣息,還是眼前這座封侯台上涌動的威壓,這都不是如今的她可以承受的。

「先祭拜吧。等祭拜完,徐靜、徐勇你們兩個帶著徐雯先離去,這裡畢竟是個是非之地,待會兒封侯戰開始的時候,我們根本沒有精力照顧徐雯。」

徐震皺著眉頭道,如果要不是怕惹徐倩不快,他先前就不想帶徐雯來到這裡。

徐雯螓首微點,對著封侯台所在的方位跪下,口中喃喃道:「爹,原諒雯兒不孝這麼多年才來見你。娘親臨終前囑咐我,如果有一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