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六百七十二章 碾壓(上)

第六百七十二章 碾壓(上)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5-02-03 01:04  字數:3393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M.

當曹峰的目光觸及這道身影時,瞳孔彷彿在剎那間便是緊縮起來,緊接著一股難以置信的神色湧上他的面龐,他甚至直接失聲而出:「怎麼是你…」

蘇敗踏出空間漩渦,其目光在第一時間也停留在曹峰身上,嘴角挑起一抹冷笑,道:「為什麼不可能是我?」

「這怎麼可能。自古以來闖入神窟的修行者無一倖存,我明明看見那鬼東西已經出神窟,以你的實力怎麼可能會從那鬼東西手上逃脫…」

曹峰眼中透著濃濃的震驚,不過在震驚過後,曹峰臉上便有著狂喜之色湧現出來,這小子沒死,那豈不是意味著自己有機會得到太**陣以及鯤鵬寶藏了。

蘇敗並沒有理會曹峰,而是目光轉向其餘三座石碑,見到其上的封印已經消失,「看來曹峰、司徒煌、宋幽獄這三人已經結束了試煉…」

「不過這座宮殿中並沒有宋幽獄和司徒煌的信息…」

蘇敗目光很快就在石碑上移開,見空曠的宮殿中只有曹峰一人,眼中也是有著凜冽的寒意湧現出來。

曹峰察覺到蘇敗眼中的寒意,神色明顯一怔,旋即臉龐上也是浮現出一抹笑容,只不過這抹笑容中森森寒意湧現,「小子,識趣的話就交出太**陣的修鍊印法、鯤鵬寶藏,否則的話,你的下場也不用我多說了。」

「當初你和宋幽獄兩人同時威脅我,我都沒有妥協,更何況是現在呢?」

「相反,我也有勸你一句,若識趣的話就交出其他星光道陣的修鍊印法…」

蘇敗一笑,雙手微微握攏,有著若隱若現的金光在蘇敗的身體上閃現而出,一股強悍恐怖的波動在宮殿中悄然蔓延而開,這股氣息波動使得曹峰臉色劇變。

「道基境?」

曹峰眼神直勾勾的盯著蘇敗,在後者體內,曹峰能察覺到一股雄渾無比的力量正洶湧而動,這股力量波動已經超越了半步道基,「哼…難怪有底氣敢站在這裡,原來是已經突破道基境。不過在我眼中,你是道基一重,還是先天九重,那都沒有區別…」

轟…轟…

曹峰話音剛剛落地的剎那,一股磅礴無法形容的波動自曹峰體內席捲而出,雄渾的真元在他體內瘋狂的涌動著,掀起陣陣沉悶的轟鳴聲。

「道基三重?」蘇敗眼前微微一凝,在他的感應中,曹峰的氣息波動比起數月前強悍不少。

「我的耐心有限,你不主動交出來的話,那我一會兒自有手段讓你親口說出太**陣的修鍊印法。」

曹峰冷笑道,其身形卻已化作一道殘影暴掠而出,澎湃的真元在其周身瘋狂的鼓盪著,縈繞在他的身體四周,抬手,便是一拳對著蘇敗轟去。

感覺到前方那撲面而來的壓迫氣息,蘇敗不退反進,他體內的唯我劍元也是洶湧而出,向著他的拳頭瘋狂的灌注而去,使得他的拳頭泛著淡淡的金光,而後,蘇敗也是抬手一拳,直接對著曹峰的拳頭砸去。

「居然敢與我硬碰硬?」曹峰眼中露出些許戲虐之色,他知道蘇敗的肉身不俗,但他如今的肉身強度又豈不是那麼普通,眼神一狠,頓時有著璀璨的銀光在曹峰的拳頭上浮現,使得曹峰這一拳中的力量暴漲。

鐺…鐺…

雙拳悍然相撞,刺耳的金鐵相交聲頓時在宮殿中響徹而起。

一股無比狂暴的力量在二者交接處瘋狂的擴散而開,而兩道身影在此時也是紛紛朝後退出數步。

只不過,蘇敗退出兩步,而曹峰卻是退出了五六步。

「看來你也沒有我想像中那麼強…」蘇敗沖著面色錯愕的曹峰咧嘴笑道,經過這短暫的交鋒,蘇敗算是對於自己如今的實力有了大概的認識,就算他現在的修為只是道基一重,不過藉助肉身的力量,他已經絲毫不遜色於普通的道基三重修行者,至少硬碰硬的話,他絲毫不懼。

「才短短數月而已,你不僅突破了道基境,連肉身強度也提高到這程度…看來我先前還是小覷了鯤鵬寶藏。」曹峰揉了揉拳頭,身形卻是倒飛而出,他雙手結印,印法玄奧無比,殘影不斷,伴隨著一股古老滄桑的氣息,瀰漫於宮殿中。

「這麼快就動用星光系列道陣?看來你並不像你表面上說的那麼輕鬆…」

蘇敗眼神微凝,盯著曹峰那變化的雙手,他看的出曹峰所凝聚的道陣是周天星斗道陣,無論是那似曾熟悉的印法,還是那瀰漫而開的氣息,而讓蘇敗心喜的是,這道陣並不是火曜道陣。

鏗鏘…

一道清脆的劍鳴聲驟然在宮殿中響起,只見鐵劍自蘇敗手中閃現而出,緊接著便是化作一道強橫無比的劍光,對著曹峰暴射而去。

曹峰的臉色劇變,蘇敗這一劍實在是太快,快的就算是他也只能勉強撲捉到一道模糊的虛影,而這一劍上所蘊含的威力更是讓曹峰有種心驚膽顫的感覺,彷彿整個天地在這一劍前都會被撕裂開來。

「九宇金炎罩…」曹峰體內那靜靜流轉的鮮血,在此時竟是有種要燃燒起來的跡象,他身體猛地一震,而後璀璨的金光自他體內瘋狂湧現出來,在他的身體表面形成一道如同實質的金鐘罩。

鐺…鐺…

而就在這金鐘罩剛剛形成的剎那,鐵劍已重重的點落在金鐘罩上,頓時有著清脆的金鐵相交聲蕩漾而開,可怕的劍意自鐵劍上宣洩而出,撕扯著金鐘罩,使得金鐘罩上泛起道道肉眼可見的漣漪。

「劍術不錯…不過看來還是我的血脈神通道紋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