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六百六十九章 內訌

第六百六十九章 內訌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5-01-31 16:22  字數:3156

空曠的宮殿中,宋幽獄的憤怒的咆哮聲瘋狂的回『盪』著,他此時的神『色』如同發狂的凶獸般,猙獰的可怕,雙目直直盯著代表玄武試煉台的石碑,嘶啞道:「媽的…是誰…」

白虎試煉台以及朱雀試煉台上的封印尚在,也就是說開啟這道玄武試煉台的人絕對不是司徒煌以及曹峰。,最新章節訪問:。

「難道是司徒重?以他道基境的實力要進入這座宮殿還有些勉強,不過要是有其他司徒家修行者相助的話,他應該能夠闖進這裡。」宋幽獄『胸』脯急速的起伏著,彷彿想到了什麼,眼中掠過一抹暴怒之『色』,「媽的,難怪司徒煌會讓司徒家的修行者守住出口,原來一開始就已經盯上玄武試煉台,虧他還口口聲聲說這座玄武試煉台內的傳承要平分…」

「不過,你以為老子會眼睜睜的看見玄武試煉台內的傳承落入你們司徒家手中…哼,給老子破開。」宋幽獄邁著巨大的步伐,直襲石碑而去,妖異森然的巨刀在他手中迅速的閃現而出,剎那間,璀璨如虹的刀芒便自其上冒騰而起,最後攜帶著一股足以毀天滅地般的力量,快若奔雷般的對著石碑狠狠斬落而下,斬落在石碑上。

鐺…鐺…

斬落的剎那,頓時有著金鐵相『交』聲響徹而起,一股『肉』眼可見的漣漪在虛空中狂暴的席捲而出。

這一刀,足以劈開山嶽。

然而在如此恐怖的一刀下,石碑竟是巍然如岳,紋絲不動。

特別是石碑正中央,那流轉的封印,在此時竟是迸發出刺目的光芒,伴隨著一股股磅礴不像話的力量,這股力量如同『潮』水般向著宋幽獄席捲而去。

察覺到這股力量,宋幽獄臉『色』微變,一道低沉的厲喝,自喉嚨間傳出,只見得一道如同實質的龍影直刀峰上凝聚而出,縈繞在巨刀的周圍,巨刀在此時變得如同曜日般璀璨,掠過虛無,再次斬落在石碑正中央。

鐺…鐺…

刺耳的金鐵相『交』聲再次『盪』漾開來,宋幽獄的臉『色』變得極為難看,在他的感應中,眼前這座石碑如同擎天柱般,擋在他面前,讓人遙不可及,就算他已動用神通道紋,竟也無法硬撼絲毫。

宋幽獄只能『抽』刀朝後退去,眼神略微有些不甘的盯著石碑,現在無法破開石碑上封印的話,那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玄武試煉台的傳承落入司徒家手中,「媽的,白白被司徒煌計算了,我和曹峰兩人拼死拼活才破開宮殿周圍的禁制,到現在反而便宜了司徒家…」

一時間,凜冽的殺意自宋幽獄中閃現而出,他目光若有深意的掃向代表白虎試煉台的石碑,眼中『露』出些許沉思,「我尚能突破至道基三重,曹峰應該也能突破瓶頸,進入道基三重,而司徒煌方才突破道基三重,就算得到白虎試煉台內的傳承,也不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再次突破,踏入道基四重…」

「那麼,如果我和曹峰聯手的話,司徒煌就算修為比我們稍勝些許,也強不到哪裡去。」宋幽獄臉上徒然泛起一抹冷笑,他已打定主意。

而就在此時,兩座死寂的石碑上,徒然有著炫目的光華泛起,最後,石碑正中央,那兩道封印旋轉起來,化作兩道漩渦。

兩道強悍無比的身影,自這兩道漩渦中暴掠而出,當下,便有兩道恐怖的氣息在宮殿中席捲而開。

「道基三重…」察覺到其中一道氣息,宋幽獄眼中閃過一抹喜『色』,曹峰果然已經突破瓶頸踏入道基四重,而讓他壓力劇減的是司徒煌的修為,此時的司徒煌隱約間雖給他帶來壓迫感,但這絲壓迫感並不是很強烈,也就是說司徒煌如今還是道基三重的修為。

「宋兄果然了得,速度竟比我和曹峰兄還要快…」

司徒煌走出漩渦,目光就停留在宋幽獄上,當察覺到宋幽獄的氣息時,眼中也是閃過一抹喜『色』,這宋幽獄果然也踏入道基三重,這下子,他對上魔衍風的勝算又大幾分,不過當他目光觸及宋幽獄身後石碑時,身形猛地一震,臉上迅速的『陰』沉下來,「怎麼回事?」

「我宋幽獄再怎麼了得也不上司徒煌你。」宋幽獄『陰』聲怪氣道,目光轉向曹峰,後者面龐上的神『色』也有些『陰』沉,「曹峰兄,難道你現在還沒看出來嗎?司徒煌這傢伙是直接把你我算計,如今這座玄武試煉台內的傳承恐都已落在司徒重手中。」

聞言,曹峰立即意識到了什麼,眼神變得凜冽如刀鋒,盯著司徒煌道:「可有此事?」

司徒煌眉頭微皺,冷聲道:「曹峰兄,在封侯爭奪戰中,我尚且還要仰仗你和宋兄,你覺得我司徒煌會犯這種揀了芝麻丟了西瓜的事情嗎?」

「這可說不準,沒準你一開始就沒想過要藉助我和曹峰的力量來對付魔衍風,而這理由只是個幌子,利用我們掃『盪』雷荒主古迹中的禁制,若不是我和曹峰兄現在都已踏入道基三重的話,司徒兄你恐怕也不會如此客氣的站在這裡。」宋幽獄鐵了心認為眼前這一切都是司徒煌的『陰』謀,可怕的真元在他體內洶湧而出,如同熊熊燃燒的火焰般,縈繞在他的周旁。

「兩位…」司徒煌眼神微變,輕聲道:「我如果真有這種想法的話,那為何在進入這座宮殿時沒對你們出手,當時,兩位可都未曾突破瓶頸,還是道基二重的修行者…」

「司徒兄說的沒錯,宋兄,這裡面恐怕有些誤會了。」

曹峰微微點頭,他知道,以司徒煌的『性』子,若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