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六百六十八章 恐怖的修鍊速度

第六百六十八章 恐怖的修鍊速度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5-01-31 16:22  字數:3382

璀璨刺目的雷霆猶如怒龍般撕裂天際而下,貫穿整個天地,巨大的雷弧在虛空中『盪』漾而現,釋放著可怕的能量『波』動,拍打在那道被劍氣所包裹的單薄身影上。-叔哈哈-

砰…砰…

低沉的轟鳴聲自這道身影中響起,狂暴的雷霆順著他的身軀淌落,那可怕的力量正瘋狂的撕扯這道身影,但這道身影卻如同山嶽般,屹立不倒,一步步的向著石台行去。

這一道身影,自然就是蘇敗。

蘇敗眼神凝重的盯著眼前一片璀璨銀光的天地,眸子中泛起些許凝重。

太可怕了,這方圓百丈內的力量幾乎是第一座封雷台的十倍。

就算以蘇敗如今的『肉』身強度,踏入這片區域時便也察覺到一股極端恐怖的壓迫,這種壓迫使得他體內唯我劍氣的流轉都變得無比緩慢,他知道這片區域的雷霆,其內蘊含的力量已經超越他所能承受的範圍,若他不動用些許手段的話,以他如今的『肉』身,絕對不能安然無恙的度過這片區域。

想到這,蘇敗雙眸微閉,十指徒然變幻印法,只見得一道道玄奧古老的劍印在他的指尖處迅速凝聚而出,黯淡的星光在劍印周圍緩緩而現,迅速的幻化出一片星空,古老浩瀚的氣息在星空中瀰漫而開,最後匯聚成一道數十丈大小的玄武虛影。

蘇敗雙眸輕睜,盯著這道玄武虛影,輕微一嘆:「我所修習的劍陣中,論威力,玄武劍陣並不是最為可怕的,不過要論防禦的話,玄武劍陣的防禦絕對是最強的。」

「只可惜試煉台中被雷霆的力量所充斥,天地靈氣稀薄無比,在如此環境下凝聚劍陣的話,威力也是大打折扣…」

「不過就算玄武劍陣只發揮出原本十分之一的力量,也能助我踏上第二座封雷台…」蘇敗轉目望向前方呼嘯而來的雷霆,其身形猛地向前踏去,玄武劍陣如影隨行,將蘇敗的身體籠罩在內,最後對著第二座封雷台暴掠而去。

咚…咚…

那呼嘯而來的雷霆,狠狠的衝擊在玄武劍陣上,玄武劍陣立即劇震起來,一道道漣漪在其上『盪』漾而開,彷彿要承受不住這些雷霆的轟擊而崩潰開來。

蘇敗眉頭微皺,體內的唯我劍氣猶如『潮』水般洶湧而出,對著玄武虛影瘋狂涌去,融入其中,唯獨如此才能維持玄武劍陣的運轉,使其不崩潰,然而在他前進八十餘丈的時候,這座玄武劍陣最終還是承受不住這些雷霆的轟炸,徹底崩潰開來。

轟…轟…

銀『色』雷霆,連綿不斷的從天穹盡頭處墜落而下,最終擊落在蘇敗身體上。

蘇敗的面龐頓時扭曲起來,冷汗更是直冒,這突如其來的痛楚幾乎瞬間就淹沒了他的神經,他猛地深吸口氣,那抬起的腳步轟的一聲踏落,背後的鯤鵬風翼劇烈的振動著,暴掠而出。

蘇敗的速度很快,這二十餘丈左右的距離,於他而言也不過數息而已,但就是這數息卻給蘇敗漫長如同世紀的感覺,那種撕心裂肺的痛楚,就算以蘇敗的『性』子,幾乎險些承受不住。

而在雷霆的轟擊下,他全身上下已經有著鮮血滲透而出,一道道細微的血口布滿了蘇敗全身,乍一眼望去,蘇敗就像一尊即將破碎的瓷娃娃般,幸好就在蘇敗即將要承受不住的時候,他已經掠過這片區域,踏在第二座封雷台上,整個人直接趴在其上大口的喘氣著。

「還是低估這些雷霆內的力量…不過這些雷霆越是恐怖,那麼這座封雷台上的雷霆玄液就越『精』純…」蘇敗抬起頭,望向封雷台的正中央,那裡同樣有著一座雷潭,不過雷潭看起來卻如同一團團墨水,其內有著一點點的雷芒滲透而出,讓人不寒而慄。

蘇敗知道,這座雷潭內蘊含的雷霆力量比起上一座更恐怖,以至於這片雷潭近乎墨『色』。

起身,蘇敗走進這片雷潭,臉上布滿著凝重之『色』,在其內,一股股相當可怕的『波』動正在緩緩的凝聚而出,在雷潭中遊動著。

那應該是雷霆玄液。

「單單憑藉這股氣息『波』動…這裡的雷霆玄液,其內蘊含的能量幾乎是上一座的十倍…」蘇敗眼中難得『露』出些許猶豫,他知道以自己的『肉』身強度要承受住如此磅礴的能量還有些勉強,但要讓他放棄這近在尺咫的雷霆玄液,他又不甘,「倘若我能夠煉化這些雷霆玄液的話,必然能夠踏入道基境…」

「富貴險中求,我的『肉』身經過鯤鵬帝血的淬鍊,加上先前雷霆玄液的淬鍊,已不亞於道基四重修行者的『肉』身…就算承受不住這片雷潭內的力量,但也不會直接崩潰。」蘇敗眼中『露』出一抹果斷之『色』,他知道像眼前這樣的機緣是可遇不可求,錯個這村就沒這個店。

「拼了…」蘇敗咬緊牙關,身形一動,周圍『盪』漾而開的劍氣盡數收斂起來,縱身一躍,直接跳進這片雷潭中。

轟…

一股狂暴無比的力量在雷潭中『亂』竄著,瞬間籠罩住蘇敗全身。

這股力量比起上一座封雷台,不知道雄渾了多少倍,如果不是蘇敗現在的『肉』身不凡,這股力量就足以將他的『肉』身給轟碎。

強忍著這股力量帶來的壓迫,蘇敗直接盤坐下來,整座雷潭瘋狂『激』『盪』著,一條條如墨的魚兒在雷潭深處遊動而出,鋪天蓋地的對著蘇敗的瘋涌而來,竄進蘇敗體內,當即,刻苦銘心的痛楚湧上蘇敗心頭。

儘管蘇敗事先已做好準備,然而他還是低估這股能量的雄渾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