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六百五十七章 各方動靜(上)

第六百五十七章 各方動靜(上)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5-01-17 01:01  字數:3637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M.

蘇敗闖入神窟禁區的事情很快就在神禁中流傳開來,讓無數人嘩然。

對於西門吹雪這個名字,在鯤鵬寶藏開啟後就已傳遍整個神禁,不過並不是因為他的戰績,而是他身上那讓無數修行者狂熱的鯤鵬寶藏。

甚至連一些道基境的強者都直接放棄所佔據的封侯天梯,對著鯤鵬寶藏瘋涌而去,就是為了能夠這座鯤鵬寶藏,其中不乏一些望族世家的修行妖孽。

而如今,這蘇敗竟闖入神窟禁區。

神窟,對於這些修行者而言並不陌生,甚至熟悉無比,他們進入神禁的時候,家族以及宗門前輩都三番兩次的囑咐他們不要輕易闖入神禁,於他們而言,神窟就是禁忌之地的存在。

因此,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大多數人臉上都是露出無奈的表情。

「媽的,那個蠢貨怎麼會闖進神窟禁區…有那鬼東西的存在,那蠢貨絕對是死在神窟中!」

「聽說是在曹峰和宋幽獄的追殺下,走投無路只能闖進神窟禁區…」

「就是可惜鯤鵬寶藏…神窟,那可是連帝道境強者都不敢輕易闖入的地方。」

「徐家這名客卿也夠狠的,寧願鯤鵬寶藏落入神窟,也不願鯤鵬寶藏被宋幽獄等人所得…」

「幸好他闖入神禁中,否則鯤鵬寶藏一旦被宋幽獄和曹峰得到的話,在下來的選拔賽中,恐怕也只有魔衍風才能壓制住這兩人的風頭…」

在無數人對這消息感到惋惜的時候,也有不少人有些慶幸的感覺,對於他們而言,蘇敗死在神窟中的結果遠遠好於蘇敗落入曹峰和宋幽獄手中,特別是那些與宋家關係不算和睦的望族勢力,各個有種幸災樂禍的感覺。

……

無盡的蒼莽中,數道恐怖強悍的氣息猶如洪水般肆虐而開。

曹峰臉色陰沉的望著西北方位,眼中帶著些許不甘以及無奈。

「雖然有些不甘,不過理智上告訴我們放棄鯤鵬寶藏是絕對明智的選擇,畢竟那東西,可是連大炎君主都要為之忌憚的存在。」宋幽獄很是不甘道。

「我知道…我惋惜的是他手中的太**陣…」

半空中,曹峰雙目露出些許惋惜,鯤鵬寶藏的強者固然可貴,但讓他更在意的是太**陣。

「走吧!現在神禁中幸災樂禍的可不在少數,還是趁早離開這裡,免得遇上這些人被嘲笑。」宋幽獄目光投向轉向後方,在那裡,一抹金色光芒破空而來,伴隨著一股強悍無比的氣息,在天地間蕩漾而開。

在這股氣息下,在場的修行者臉色皆是劇變。

「哈哈…沒想到被你們兩個搶先一步,不過現在看來你們兩個的運氣好些有些欠佳…」

金色光芒撕裂而至,最後化作一柄數十丈大小的金色槍芒,眾人的目光第一時間便是凝聚在那槍芒上,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負手而立,輕風拂來,長發狂舞,顯得格外的狂傲。

這是一名約莫二十五六歲左右的男子,面目俊美的堪稱妖異,此時他正低著頭,目光帶著些許戲虐看向宋幽獄和曹峰,「區區一名徐家客卿竟在兩位的眼皮底下闖進神窟禁區,嘖嘖,真是廢物!」

「司徒煌…」見到這道身影,陣陣嘩然聲衝天而起。

「司徒煌大哥也來了…」在場的司徒家修行者望著金色槍芒上空的身影,同時露出狂喜的神色,不過又有些遺憾,司徒煌若是早點趕到的話,徐家那名客卿恐怕也沒有機會闖入神窟禁區。

「司徒煌,才兩年不見,你的口氣倒是一如既往的狂傲。」宋幽望著上空的司徒煌,卻是冷笑一聲,目光睥睨道:「就不知道如今的你是否能承受住我那一刀?」

「你可以試試…」司徒煌大笑道,他腳步猛地向前踏出一步,頓時浩瀚磅礴的真元猶如潮水般在他體內席捲而出,一時間,整個天色都徒然黯淡下來。

宋幽獄和曹峰兩人臉色微變,眼中露出些許凝重,「道基三重?」

在場的修行者也察覺到司徒煌體內涌動而出的恐怖真元,眼瞳皆是一縮,倒吸一口冷氣,司徒煌已經踏入道基三重了。

在這些望族以及宗門勢力中,除去魔衍風這妖孽外,其他的妖孽幾乎全是道基二重巔峰的修行者,這是眾所周知的,甚至有傳言,有誰若能率先突破瓶頸,踏入道基三重的話,那麼便是第二封侯者。

「難怪如此囂張,原來已經踏入道基三重,看來你在雷荒古迹中收穫不少…」

宋幽獄咧嘴大笑起來,只不過任誰都能聽出他此時的語氣已不復先前那般隨意,帶著些許凝重,也有些遺憾,「早知如此,我就不該錯過雷荒古迹。」

「道基三重…」曹峰神色陰晴變化不定,不過在他體內,一股磅礴雄渾的真元也在洶湧而動,隨時就能爆發開來,「我想你不會千里迢迢的趕到這裡就是為了嘲笑我們,同時展現你的修為…還是你覺得以你的實力能夠以一敵二,穩穩的壓制住我和宋幽獄。」

「我想要你們幫我個忙…」司徒煌在眾人的目光注視下,緩緩收斂起周身的真元,露出溫和的笑容。

「什麼忙?」宋幽獄眉頭微皺道。

「等下,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司徒煌目光頓時變得凌厲無比,自周圍的修行者身上橫掃而過,漠然道:「諸位,我要與宋兄和曹兄敘敘舊,不想被人打擾…」

「告辭…」還未待司徒煌話說完,大多數修行者都是起身,顯然他們聽的出來司徒煌這是再下逐客令,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