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六百五十二章 意外收穫

第六百五十二章 意外收穫 (1/1)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5-01-11 01:07  字數:2972

蘇敗白皙的面龐上浮現出一抹既震驚而又錯愕神情,在他目光所觸及之處竟是滿地的骸骨,森森白骨懾人心魂,其上涌動的氣息波動更是讓人感到壓抑無比。

這些白骨足足有百餘具,也就是說有百餘名強者隕落在這裡。

一想到這麼多強者隕落在這裡,蘇敗就感覺渾身涼颼颼的感覺,脊背都在冒寒氣,此時他真正意識到那具骸骨的恐怖之處,居然讓這麼多強者隕落。

在震驚過後,蘇敗眼中就有著狂喜迅速的爬出,他就不相信這麼多強者屍骸裡面會沒有芥納戒的存在,「能夠來到這裡的修行者,至少是皇道境強者…」

「就算能夠得到皇道境強者的芥納戒,也算是不虛此行。」狂喜自蘇敗心中閃現而過,不過他並沒有直接搜尋這些屍骸,而是望向這些骸骨的正中央,只見在那裡,有一座巨大無比的血色祭壇。

這座祭壇呈現出妖異的血色,顯然也是經過鮮血的浸透,而祭壇上則有著諸多石柱,分別矗立在祭壇的四個角落,至於祭壇中央則是矗立著一塊石碑,石碑同樣也呈現出猩紅的血色。

就是如此妖異的一座祭壇,矗立在百餘具骸骨的正中央。

「傳承劍碑?」盯著眼前這座似曾相識的石碑,蘇敗下意識的脫口而出,眼前這座石碑給他一種熟悉無比的感覺,就如同劍碑樓和通天劍樓中的石碑。

「絕對是唯我劍宗的傳承劍碑,不過劍宗的傳承劍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那具屍骸是唯我劍宗的修行者。難道這傳承劍碑就是它帶到這裡的。」蘇敗目光閃爍不定,壓制著內心的狂喜,袖袍猛的一揮,漫天劍氣鋪天蓋地的席捲而出。

咔…咔…

遍地的骸骨經受不住劍氣的衝擊,咔咔而碎,化作骨粉淌落滿地。

不過也有一些骸骨並沒有灰飛煙滅,而是崩裂成碎骨,這些骸骨顯然是一些比較強大的修行者,甚至蘇敗還發現距祭壇最近的兩具骸骨上只是布滿著裂痕,仍保持著原本的模樣。

「這兩具骸骨該不會是帝道境修行者…」

蘇敗目光略作掃視。最後停留在這兩具骸骨的頭顱上。其上竟有著兩道玄奧的符文顯現,滲透出一股無匹的威壓,「神通道紋,還真是帝道境修行者。沒想到連帝道境修行者都葬送於神窟中。」

「帝道境強者的芥納戒…」蘇敗眼中的狂喜又盛一分。他抬掌向著滿地的骨灰揮去。勁風涌動,捲起遍地的骨灰,露出一堆亂七八糟的兵器。有刀,有長槍,有盾牌以及長鞭,卻惟獨沒有劍器。

「這些劍器應該是這些強者的武器…」感受著這些黯淡無光的武器,蘇敗略微有些痛惜,因為他發現這些武器上都布滿著肉眼可見的裂痕,甚至有些凹坑,顯然已經淪為一堆廢鐵爛銅。

「可惜了,在這裡的至少都是皇道境修行者,他們的武器都極為不凡,若是拿出去的話絕對會讓無數修行者為之瘋狂,但如今…」蘇敗搖頭嘆息,目光很快在這堆廢鐵爛銅上移開,搜尋芥納戒的存在,然而讓他大失所望的是,這些骸骨身上並沒用芥納戒的存在,就連那兩具帝道境的修行者也是如此。

「該不會是這些強者再闖進神窟時,都沒帶芥納戒進來?」蘇敗嘴角掀起一抹無奈的笑容,而也只有這個解釋才能說明眼前這情況,但這個解釋,就連他自己都無法信服。

原本是滿懷希望的來,現在又是滿腔的失望,蘇敗只能開始收起地上的廢鐵爛銅,這些武器雖然已經被腐蝕的破碎不堪,不過能夠經歷無盡歲月而不崩潰,足以說明這些武器材料的不凡。

「如果將這些廢鐵爛銅重新回爐的話,用其鍛造劍器,應該能鍛造出一柄不凡的劍器…」蘇敗如是想到,在見識了鐵劍的妖異後,他已經打算不動用這柄鐵劍,正好這堆廢鐵爛銅可以用來鍛造一柄新劍器。

足足有百餘件武器,其中較完整的也就只有兩名帝道境修行者身旁的刀器,其上甚至有著刀意瀰漫。

蘇敗稍微打量一眼就將這兩柄刀器扔進芥納戒中,而後打量起眼前這兩具屍骸,比起宣揚涯屍骸上涌動的威壓,這兩具屍骸就弱了些,同時,宣揚涯是全身骨骼上都有著神通道紋的紋路流轉,而這兩具屍骸只有頭顱上才有神通道紋的紋路。

「宣揚涯的修為是帝道境七重,這兩人的修為萬萬不如宣揚涯…」蘇敗若有所思道,抬手向著這兩具屍骸抓去,但就在他雙手觸及骨骸的時候,這兩具骨骸還是崩裂開來,灑落一地碎骨。

「可惜了…帝道境修行者的骨骸就算拿出去也算是極為稀有的存在,能夠換取大量的精血。」蘇敗有些惋惜道,旋即就抬步向著中央祭壇走去,只不過他在前腳剛剛抬起的時候,眼中精光暴閃,直直盯著左側那堆白骨,大手一揮,只在在白骨下方,兩塊布滿著鮮血的玉盤顯現出來。

「這是…」蘇敗心臟不由砰砰加快跳動起來,他大手一握,這兩塊玉盤便是飛出,然後落在他手中。

這兩塊玉盤顯然也是長時期經過鮮血的浸泡,通體猩紅的可怕,不過蘇敗還是依稀能夠辨別出銘刻在其上的紋路,而對於這紋路,蘇敗可謂熟悉無比,是劍印,凝聚劍陣的劍印,而且,還不是普通的劍印,是凝聚周天星斗劍陣的劍印。

蘇敗迫不及待的從芥納戒中取出一壇清水,將這兩塊玉盤放進其內,瞬間,整壇清水變得猩紅無比,同時,這兩塊玉盤上的紋路也漸漸清晰起來。

蘇敗取出其中一塊玉盤,體內的唯我劍氣向著這塊玉盤灌注而去,只見得銘刻於玉盤上的紋路徒然迸發出淡淡的光芒,這些光芒如同受到牽扯般,向著玉盤的中央匯聚而去,數道飄若浮雲的字眼緩緩而現:周天星斗白虎之陣。

「周天星斗白虎之陣…」蘇敗臉上頓時有著狂喜之色涌動,他迫不及待的取出另一塊玉盤,同樣將唯我劍氣灌注至其內,在這塊玉盤的正中央,同樣有著數道字眼顯現:周天星斗朱雀之陣。

咕…咕…

蘇敗狠狠的咽了口唾沫,如果不是身在神窟中他都有种放聲大笑的衝動,這兩塊玉盤上銘刻的劍陣居然是朱雀和白虎。

蘇敗神情難道有些激動,「是朱雀劍陣和白虎劍陣,只要我將這兩道劍陣掌握的話,到時凝聚出來的劍陣就不是偽四象劍陣,而是真正的四象劍陣。」

「周天星斗劍陣的威力幾乎是相互疊加的,真正的四象劍陣的威力應該是偽四象劍陣的十餘倍…」

「現在我尚是先天九重的修為,憑藉偽四象劍陣都能壓制住普通道基一重的修行者,如果我掌握四象道陣的話,壓制住道基二重不難,再動用鯤鵬咒神印的話,就算同時對付數名道基二重修行者也是遊刃有餘。」蘇敗輕聲喃喃道,先前的失望在此時蕩然無存,同時慶幸自己闖進這神窟,否則的話豈不是要錯過這兩道劍陣。

「不過,朱雀劍陣和白虎劍陣怎麼會出現在神窟中…」蘇敗打量這玉碟片刻後就將之收起,待到離開神窟再好好修習這兩道劍陣,目光停留在眼前的祭壇上,不,準確的說是祭壇正中央的劍碑上。

站在此處,蘇敗現在依稀能看見這塊石碑上,銘刻著一些字體,不過這劍碑也是常年被鮮血所浸泡,導致這些字體有些模糊。

蘇敗有些猶豫,最後還是抬步走上這座血色祭壇,同時將鐵劍重新取出,握在手上。

「這座祭壇和劍碑應該都是唯我劍宗的…而我又修習唯我劍訣,算的上是唯我劍宗的修行者,就算這祭壇上有什麼禁制的話,也不會直接將我轟殺。」蘇敗小心翼翼的踏上祭壇,體內的唯我劍氣洶湧而出,縈繞在周身,但就在他的唯我劍氣觸及祭壇的剎那,整座祭壇徒然輕顫起來。

緊接著,一道血色光芒自祭壇內暴掠而出,正面擊中蘇敗的身體……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