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六百二十三章 震動與道門

第六百二十三章 震動與道門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12-12 00:56  字數:3337

鯤鵬寶藏現世的消息讓神禁中的修行中為之瘋狂,然而在今日卻傳出一個比鯤鵬寶藏現世消息更讓人瘋狂的事情,那就是鯤鵬寶藏已經落入望族徐家手中,當無數修行者得知這消息的時候,面龐上都是露出狂熱的貪婪以及猙獰,在他們印象中,徐家不過是大炎皇朝中新晉的望族世家,何等何能擁有這鯤鵬寶藏。**

一時間,這些世家以及宗門修行者都是蠢蠢欲動起來,但就在他們打算動身時,緊接而來的消息就如同一盆冷水般當頭澆下,讓他們有種置身於冰窖中的感覺。

司徒家的司徒燁、白家的白行刀以及道陣宗的夜天策同時敗在一位名不經傳的徐家客卿手中,特別是司徒燁和白行刀直接被那名客卿所斬殺,而夜天策則是被生擒。

這三人的實力在大炎皇朝中雖算不上名列前茅,但也是極為強悍的存在,特別是夜天策,他的實力就算遇上道基境修行者都有一戰之力,甚至有道陣宗修行者透露,夜天策曾斬殺過道基境修行者,足以證明夜天策的實力。

然而就是如此一名強大的道陣師,在今日,竟是被人生擒。

這種出乎意料的結果讓人感到異常震撼,而震撼過後就是一股頭皮發麻的感覺,徐家那名客卿的實力到底有多強,竟能斬殺這三人,甚至傳聞宋家的宋浩也是死於這人手中,一時間,徐家客卿西門吹雪之名以一種極端恐怖的速度。在神禁中傳開。

而在整個神禁都因為這突如其來的消息而鬧得沸沸揚揚時,作為當事人的蘇敗,此時正把玩著手中的芥納戒,略微有些失望的嘆了口氣,這枚芥納戒是夜天策的,作為道陣宗的核心弟子,其身家底蘊自然豐厚無比,無論是那眼花繚亂的凶獸精血,還是那層出不窮的丹藥,都足以讓一名道基境修行者為之瘋狂,然而讓蘇敗失望的是。這枚芥納戒中並沒有他想要的東西。火曜道陣。

不過蘇敗也明白,像火曜道陣這樣的修行印訣,道陣宗是絕對不會輕易讓宗內修行者帶在身上。

在蘇敗的正前方,夜天策身體如同死狗般的躺在地上。氣息萎靡。當蘇敗目光投射而來的時候。他身體不由自主的捲縮起來,面色青紅交替,神情略微有些猙獰起來。「小子,你若是識趣的話就將我離去,否則一旦今日事情在神禁中傳開的話,你絕對寸步難行,到時不僅僅要面對諸多勢力的妖孽,更要面對我道陣宗的追殺…」

「那時,不僅你要死,就算是徐家也要被你拉下陪葬。」話音剛落,夜天策有些艱難的抬起頭,看向遠處駐足的徐倩以及徐靜等人。

「我把你帶到這裡並不是聽你說廢話的,你如果是聰明人的話應該知道我想要什麼。」蘇敗眼神漠然,對於夜天策的威脅他直接無視。

「你想要火曜道陣,不過你覺得我會將這火曜道陣給你嗎?」夜天策神色微動,頓時明白蘇敗為何在最後要收手,緊接著就迫不及待清點自己芥納戒的原因。

「會的,因為你是個聰明人。」蘇敗淡淡道,他左手輕抬,一股可怕的劍意頃刻間撕裂而出,而後緩緩的懸浮在夜天策的額頭前,其上涌動的凌厲讓夜天策全身的汗毛都直豎起來。

冷汗順著夜天策的額頭淌落,他面色煞白無血,「我可以把火曜道陣給你,但前提就是你能夠放任我離去。」

「你覺得你現在還有談條件的資格嗎?」蘇敗淡淡道,他手指輕輕抖動,雄渾無比的劍氣暴涌而出,使得周圍的劍意匯聚而來,在夜天策的四周凝聚成一柄柄如同細針般大小的劍影,而這些劍影紛紛指向夜天策的周身要害之處。

夜天策冷笑道:「我是沒談條件的資格,但橫豎都是一死,我又何必將火曜道陣交給你。」

「死也分為很多種死法,其中最幸福的無疑就是那瞬間死去的,而最難以忍受的方式就有很多,比如較容易接受的一種,我用劍一劍劍的割掉你身上的血肉,切割著你的骨骼。」蘇敗輕笑道:「當然這種方法雖然痛苦,但也不是不能接受,所以我通常還是喜歡用劍意,慢慢從你們體內切割開筋骨,血肉…」

「我成為道陣宗的核心弟子可不單單只靠天賦,這種皮肉之苦就想讓我說出火曜道陣的修鍊印訣,痴人做夢!」

夜天策猙獰笑道,他知道眼前這傢伙是絕對不會放過自己的,索性也就放開,眼神不再閃躲,凜冽的盯著蘇敗。

「看來我得收回先前那番話,你不見得是名聰明人,而且相當愚蠢…」蘇敗眸子中頓時寒意涌動,白皙修長的手指已猶如閃電般暴掠而出,只見得周圍凝聚而成的劍影,向著夜天策籠罩而去。

「啊…」這些劍影鋒利猶如實質劍器,就算夜天策的肉身經過靈氣淬鍊,但也經受不住,直接被撕裂開來,頓時夜天策慘叫起來,彷彿有無數道細針同時扎在他身上,無盡痛楚席捲而來,但真正的痛苦才開始,這些撕開夜天策血肉的劍影,化作一股無匹凌厲的劍意在夜天策體內亂竄著,瘋狂切割著他的血肉、筋骨。

咔!咔!

毛骨悚然的聲音在夜天策體內響起,這一幕看的徐家眾人膽顫心驚,他們可以想像到夜天策此時正遭受著多大的痛楚。

「放心,這只是開胃菜而已,真正的還沒開始…」蘇敗眼神漠然的望著哀嚎的夜天策,左手輕輕抖動,一道道唯我劍氣迸發而出,竟從夜天策身體外切割著他的血肉,這種深入骨髓的痛苦讓夜天策滿地翻滾。

作為道陣宗的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