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六百一十七章 血,是從劍峰上吹

第六百一十七章 血,是從劍峰上吹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12-05 18:51  字數:3447

「九炎重樓…」

璀璨的光芒如同曜日般璀璨,通天刀樓上有著刀意流轉,那等波動,極端驚人。

而此時,這片天地間的修行者都是望著半空中這一幕,一抹難以置信的震撼自眼眸深處爬出,特別是徐靜等人,臉上更是布滿著慌張之色,哆哆嗦嗦道:「這是白家的……」

「神通道紋…」徐倩接過徐靜的話語,秀麗的柳眉也是輕微一蹙。

「是白家的神通道紋,沒想到白行刀居然覺醒了自身的神通道紋血脈…」

「據我所知白家這代修行者中也只有那名妖孽覺醒了自身血脈,現在又多出一名血脈修行者,白家年輕代修行者真是妖孽輩出,恐今後,白家在皇朝中第一望族的地位是固若金湯,就算司徒家也無法將之撼動。」

「這下子可有趣了,神通之下,一切意境皆為虛妄。」

天地間頓時有著竊竊私語聲響徹而起,無數人目光都是流轉於蘇敗和白行刀間。

在那青龍巨門上,夜天策臉龐上的笑容也是微微一凝,輕聲笑道:「果然是神通道紋,不過看這程度,白行刀應該還未將這道神通道紋凝徹底激發出來,前些日子我可是見到白家那妖孽和遲禦寒師兄交手時動用神通道紋,那一幕,比起眼前則更浩大…」

聞言,一名道陣宗修行者咧嘴笑道:「白行刀就算覺醒自身血脈,但肯定比不上白家那名妖孽。聲勢自然就弱了些,不過再弱也是神通道紋,接下來就希望徐家這麼客卿能夠支撐久些,最好來個兩敗俱傷的下場。

唰!

如同實質般的劍影,攜帶著極端凌厲的劍意撕裂而來,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狠狠的撞落在通天刀樓上,頓時有著洪亮無比的鏗鏘聲蕩漾開來。

「給我破!」白行刀仰天嘶吼著,盤旋在上空的通天刀樓徒然劇震,緊接著一道道奪目的刀芒自通天刀樓中暴射而出。如同勾勒了整個天宇。浩浩蕩蕩,斬落在劍影上。

就算劍影內有著唯寂劍意流轉,在此時也是迅速黯淡下來,最後轟的一聲。崩潰。化作無盡的劍氣向著周遭天地橫掃而去。

「這就是神通道紋的威力嗎?果然恐怖。難怪那群修行妖孽可以凌駕於我等之上,覺醒神通道紋血脈的他們已經和我們不是同一層次了。」

「可怕,徐家這名客卿的劍意完全被白行刀的神通道紋壓制住。毫無抵抗餘地…」

眾多目光注視這一幕,當下眾人臉龐上便有著驚異之色湧現,他們可是目睹過蘇敗這道劍術的非凡,而如今,白行刀的神通道紋顯然更加的霸道。

「你現在後悔還來得及,你我合作,否則的話,今日我白行刀就捨命陪君子,看看到底是誰先埋葬於此地。」白行刀盯著蘇敗,聲音沙啞道。

「我也想試試是誰先埋葬在這裡…」

蘇敗輕笑道,只是他黑色眸子中並沒有過多的笑意,反而充滿著凜冽的寒意。

「徐倩,我真不知道你徐家從哪裡找來的這位客卿,不過單單憑藉他這份愚蠢,我可以斷定,今日你們徐家在場眾人是休想離開這片鯤鵬空間…」見蘇敗再次拒絕,白行刀臉色再次陰沉起來,他右手輕抬,緊接著緩緩握攏,彷彿握住虛空中這座通天刀樓,隨著他右臂猛然揮落,這座通天刀樓徒然衝上雲霄,攜帶著璀璨奪目的刀芒,直接對著下方的蘇敗斬落而去,「九炎重樓—斬!」

唰!

這座通天刀樓彷彿化作一柄數丈龐大的巨刀,一股無法形容的壓迫感蕩漾開來,這一剎那,竟是連天地間的靈氣如同陽春白雪般化作虛無。

蘇敗抬頭,望著這道斬落而來的通天刀樓,拳頭再次握攏,腳掌一踏,竟是衝天而起。

唰!

轉瞬間,蘇敗的身形就出現在這座通天刀樓的正下方,一拳轟出,勢如閃電般的重重轟落在通天刀樓上。

鐺!

震耳欲聾的金鐵相交聲響徹而起,一道道肉眼可見的漣漪自虛空中瘋狂的掀起,通天刀樓輕顫著,其上涌動的刀芒並非潰散開來,反而更加凌厲。

白行刀低眸望著試圖以肉身力量硬撼自己神通道紋的蘇敗,眼中倒是沒有絲毫的波動,不過神情卻是愈發的森冷,冷聲道:「九炎重樓—鎮!」

唰!唰!唰!

萬千刀芒自通天刀樓中洶湧而出,整個天地彷彿都被這些刀芒所充斥,刺目無比,蘇敗的身形直接被淹沒在其中,一道道肉眼可見的波紋迅速的顯現。

無數人在此時都將眼睛死死盯著過去,他們不知道蘇敗到底是對自己的肉身有多自信,竟是想以肉僧力硬撼白行刀的神通道紋,同時也為白行刀目前展現出來的手段感到吃驚。

唰!唰!唰!

這片刀芒切割而過的天地,斬向四周的海面,掀起滔天駭浪,天空再次恢復清明,只不過眾人眼瞳卻是猛地一縮,只見在天地間已經失去蘇敗的身影

「徐家這名客卿難道直接被這些刀芒切割成碎片了嗎?」。

「或許還真是如此,在那麼短的時間內,他根本沒有反應的時間,只能以肉身來承受這些刀芒的衝擊…」

眾人視線掃動,空蕩蕩的天地間沒有蘇敗的身影,不少白家修行者臉色都露出雀躍的神情。

就連白行刀,陰沉的臉龐上也是浮現出一抹雀躍,不過他並不認為自己這攻勢能夠將蘇敗轟成渣,按照他估計,最多只能將後者重創,因此,他凌厲的目的立即向著四周的天地橫掃而去,當掃過西北方向時,眼瞳卻是劇烈緊縮起來。

虛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