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六百一十二章 我來!

第六百一十二章 我來!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11-28 03:22  字數:3492

這是一座巍峨無比的宮殿,雄踞於汪洋大海上。

就算是青銅巨門在這座宮殿前都顯得有些渺小,而在青銅巨門前,已有數百道身影匯聚在這裡,他們目光都是緊張無比的盯著青銅巨門前,那片顯得無比空曠的地帶。

轟!

在那裡,一股股狂暴的真氣波動如同洪水般肆虐開來,撞落在青銅巨門上,頓時有著震耳欲聾的鏗鏘聲響起,而在這股波動的正中央處則是兩道交錯而過的身影。

這兩道的身影的速度恐怖無比,如同閃電般,轉瞬間便是在虛空中拖曳出道道殘影,若非在場的都是大炎皇朝的修行天才,恐也無法清晰的撲捉到這些殘影。

「徐倩…你我的實力原本就不相伯仲,單單我一人就能夠將你留在這裡,更何況還有白行刀和夜天策在一旁虎視眈眈,你今日想要離開的機會可是微乎及微,還不如束手就擒,待到你那徐家客卿拿著鯤鵬鯤鵬來贖你。」

一道爽朗的笑聲在青銅巨門前響起,只見交手的兩道身影中,一道身影徒然衝天而起,凌空而立,磅礴雄渾的真氣自他體內席捲而出,縈繞在他的周旁,旋即他雙手結出一道印訣,使得瀰漫於天際的真氣都是變得狂暴起來,最後在他面前形成一道足足有丈長左右的巨碑虛影,滔天的煞氣在其上瀰漫著。

「鎮魔天碑印…」司徒燁反手一握,這道如同實質的巨碑虛影直接對著下方的那道身影墜去。

轟!

可怕的威壓瀰漫而來,如重岳來臨。

青銅巨門的周圍,無數人都是睜大著雙眸,屏住呼吸,心中喃喃道:「終於動真格了…」

唰!唰!唰!

但就在這道巨碑虛影來臨的時候,一道道猶如匹練般的金色槍影自青銅巨門前撕裂而出,一股無匹的氣息自這些槍影上瀰漫,重重的點落在巨碑虛影上。

鐺!

頓時有著金鐵相交的鏗鏘聲響起,緊接著便有一股肉眼可見的能量波動席捲而開,這些密密麻麻的金色槍影以及巨碑虛影在轟撞間同時泯滅掉。

槍影潰散時,一張布滿著寒霜的精緻俏臉出現在司徒燁的視線中,那刺骨的殺意如同化開的墨水般蕩漾在其柳眉間,讓人心悸,不過這蹙眉的模樣在司徒燁中卻如同一道風景線的存在,他迎上這道清冷的目光,輕笑道:「我和徐震兄有不淺的交情,在這裡我可以保證,只要你束手就擒的話,不准你沒事,你身後的那些徐家人也會沒事…」

青銅巨門巨大的陰影投落在那道曼妙的嬌軀上,徐倩緊握著手中的金色長槍,明媚的秀眸中噙著凜冽的殺意,譏諷道:「你三番兩次提起和徐震交錢匪淺,那為何不站在我徐家這邊?」

「這是兩碼事,在個人感情上,我自然是站在你們徐家這邊,不過站在家族的上考慮,我司徒家自然要站在你徐家的對立面,至少這樣我司徒家也能分得一杯羹。」司徒輕笑道,其眼神略顯無奈的望著青銅巨門上的那數道身影,其中,有白行刀。

白行刀雙臂抱刀於胸,面無表情的望著負隅頑抗的徐家眾人,嘴角露出一抹不屑的笑意,好似在不屑徐家這種負隅頑抗的舉動,不過當眼角餘光觸及周旁的身影時,白行刀的濃眉不由自主的挑起,難道真要將五成左右的鯤鵬寶藏交給他。

一種不甘的情緒在白行刀心中蔓延,使得他握住刀柄的力道不由加大,凜冽的殺意自森然的刀鋒處滲透而出,使得周圍的空氣徒然下降。

「怎麼?行刀兄莫非還想辣手摧花不成,我事先可是說好了,你和司徒燁要殺徐家其他人我可不管,至於徐倩和徐靜這兩個美人胚子得可我留著。」

這抹殺意剛剛顯現的剎那,一道懶散的聲音便隨之響起,只見站在白行刀右側的一名青年突然開口道。

這是一名英俊而器宇不凡的年輕人,俊朗的面龐上沒有年輕人獨有的英氣,然而是一股庸懶,他半眯著雙眸,懶懶打了個哈欠,目光在徐倩以及徐靜的嬌軀上遊盪著。

但就是這位看似庸懶的青年,在他聲音響起的剎那,白行刀那握住刀柄的右手不由鬆開,他知道,單單論實力的話,眼前這青年或許稍勝一分,但他要是和司徒燁聯手的話,也有些把握將眼前這名青年斬殺。

不過,白行刀卻不敢,同樣,司徒燁也不敢。

想到這,白行刀收斂起眼中的殺意,冷峻的面龐上難得擠出一抹笑容:「我可是聽說,徐震和徐倩可是青梅竹馬,儘管徐倩對於徐震極為冷淡,但徐震對她可是情有獨鍾,你染指徐倩的話,恐要為自己惹來一個麻煩。

聞言,青年雙眸緩緩睜開,輕笑道:「麻煩?是指徐震嗎?徐震的實力是不錯,對於我而言或許是有些棘手,不過你覺得徐家於我而言會是麻煩嗎?」

「確實不是個麻煩。」

白行刀點點頭,目光掃過青年身後的幾名修行者,沉聲道:「一個不過憑藉著運氣成為玄戰世家的世家,對於道陣宗而言,徐家和普通世家又有什麼區別,自然,徐家對於你而言也不是什麼麻煩。」

「所以說,我夜天策就算睡他徐震的女人,他敢找我麻煩嗎?」青年眼神露出些許期待,不緩不慢道:「他若是真有如此骨氣的話,我們道陣宗也不介意將徐家這行人完全留在神禁中…」

「他不敢的,至少徐家承受不起這種代價…」白行刀嘴角露出一抹戲虐的笑意,好似看到徐震得知自己傾慕女子被夜天策玩弄時,那種憤怒而又無奈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