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最強劍神系統 >第六百零九章 鯤鵬帝血

第六百零九章 鯤鵬帝血 (1/2)

小說名稱《最強劍神系統》 作者:皇楓  更新時間:2014-11-27 23:38  字數:3608

「鯤鵬帝血…」蘇敗平靜的面容上終於有了一絲變化,他儘管不知道這鯤鵬帝血是什麼級別的精血,不過也能猜測的出這鯤鵬帝血絕對不是鯤鵬心血可以比擬的。

「你曾煉化過鯤鵬心血應該知曉鯤鵬心血是鯤鵬凝聚在心頭的精血,然而這滴精血只要我想就能輕而易舉的凝聚出來,而所謂的鯤鵬帝血那已經屬於本命精血的範疇…」鯤鵬淡淡道。

蘇敗突然意識到自己對這個世界的修行所知甚少,「敢問前輩,為何本命精血?」

「你不知道本命精血?」

鯤鵬的聲音中多了些許錯愕,旋即解釋道:「所謂的本命精血便是承載著血脈之力的本源精血,不過通常情況下這本源精血已經融入我們體內的血骨中,也唯獨踏入帝道境的時候,領悟神通,方才凝聚出本命精血…那時,我們所領悟的神通也能融入本命精血中,因此,大多數帝道境修行者的後代中血脈中都承載著神通道紋,甚至不少人能將這神通道紋激發出來…」

「本座要贈與你的便是本命精血,這滴本命精血能承載著我鯤鵬一族的神通,你若是運氣好的話,沒準就能激發起這滴本命精血內所承載的鯤鵬血脈,到時你也能成為血脈修行者。」

「同時,本座這帝鯤鵬帝血內所蘊含的能量遠遠超過普通的五品精血…這些能量能將你的肉身強悍到一個你難以想像的程度,那種程度也足以讓你承受鯤鵬咒神印。」鯤鵬沉聲道。話音落下時他就沒繼續開口,而是靜靜的注視著蘇敗,等待著蘇敗的選擇。

「鯤鵬帝血…」蘇敗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原本就沒有選擇的餘地,現在看來我更沒有拒絕的理由,不過前輩你覺得一滴神獸精血只抵一滴鯤鵬帝血嗎?」。

「自然不值,只要你能將神獸精血給我取來,事後本座會再次贈與兩滴鯤鵬帝血。」鯤鵬淡淡道:「一滴鯤鵬帝血或許讓你無法繼承我鯤鵬一族的血脈,不過三滴鯤鵬帝血的話,足以讓你有機會繼承我鯤鵬一族的血脈。甚至覺醒血脈神通…你覺得。我鯤鵬一族的血脈神通能否抵一滴鯤鵬精血?」

蘇敗緊蹙的眉頭緩緩舒展開來,他看著鯤鵬虛影,看著水潭中黑色巨蛋上涌動的威壓,溫和一笑說道:「值不值得一滴神獸精血我不知道。不過我知道。無論是神獸精血還是三滴鯤鵬滴血。於我而言都是天大的機緣。只不過晚輩還有一個疑惑,為什麼會是我?」

「我原本以為是體內殘留的鯤鵬氣息開啟了青銅巨門,現在看來。事情應該沒那麼簡單。」蘇敗漸漸收斂了微笑,神情認真無比。

「這很重要嗎?最重要的是結果是你進入這座宮殿,成為本座的囑託人。」鯤鵬淡淡道,水潭中黑色巨石徒然輕顫起來,而後便有著一道高亢無比的啼鳴聲在宮殿中回蕩著,很快,蘇敗就見到一滴蘊含著恐怖能量的精血,自黑色巨蛋中凝練而出。

當這滴精血出盤旋在上空時,黑色巨蛋上涌動的光芒都暗淡下來,被這滴精血的光芒所掩蓋過。

這是一滴通體泛著金色光芒的精血,磅礴無比的威壓瀰漫而出。

一股壓抑無比的氣息籠罩而來,蘇敗身體有些緊繃起來,目光直直盯著這滴金色精血,就算不用鯤鵬說,他也猜的出,這滴精血應該就是鯤鵬帝血。

「好可怕的威壓,單單這滴精血上瀰漫的威壓就不亞於一名皇道境修行者的威壓,帝道境修行者果然不簡單…」蘇敗心中喃喃道,他暗自估計,這滴鯤鵬帝血上涌動的能量恐是鯤鵬心血的千餘倍,甚至更強。

「就算本座如今實力未恢復,但這滴鯤鵬帝血內蘊含的能量還是十分雄渾,你如今的肉身在先天境中算是最強悍的存在,但也無法完全承受住本座這滴鯤鵬滴血,因此,煉化過程註定是痛苦無比,甚至,會因為承受不住而肉身崩潰…」

「不過你也無需太擔心,有本座在一旁相助,肉身崩潰的可能性很低,最多讓你多經歷些痛楚而已…」鯤鵬虛影上瀰漫的光芒徒然涌動起來,而後,這道鯤鵬虛影最終化作一道身影,這身影看起約莫三十左右,顯得極為年輕,丰神如玉,那雙星眸璀璨無比,正噙著些許笑意盯著蘇敗。

見到這道幻化而現的身影,蘇敗神情微微一怔,旋即輕笑道:「現在多經歷些痛苦,今後也能少受些苦。」

「有勞前輩出手相助,開始吧!」蘇敗深吸口氣,他目光緊緊盯著眼前這滴金光璀璨的鯤鵬帝血,猛地一咬牙,伸手握住這滴鯤鵬帝血,一股灼熱無比的在掌心處蔓延而出,他嘴一張,直接將這滴鯤鵬滴血吞入腹中。

轟!

在這滴鯤鵬帝血出現在蘇敗體內的剎那,一股恐怖近乎狂暴的能量自這滴鯤鵬帝血上蔓延而開,蘇敗身體劇震,他清晰的感覺自己體內的氣血翻滾的涌動著,彷彿他體內掀起了一股熊熊大火,正灼燒著他的骨骼以及血肉。

剎那間,一種撕心裂肺的痛楚淹沒了蘇敗的神經,蘇敗發誓從未經歷過這種痛苦,原本以為經曆數次精血煉化,以及禁區中的經歷後,他已經能夠很平靜的承受這些痛楚,然而真正經歷的時候,他才發現還是低估了這滴鯤鵬帝血摧毀他肉身帶來的痛楚。

「他娘的,這種感覺簡直和千刀萬剮一樣…」

蘇敗雙眼血紅,他緊咬著牙,從牙縫中瞥出這樣一句話。

「千刀萬剮?這才剛剛開始而已,本座這滴帝血內的能量雖恐怖,然而更恐怖的是這滴帝血內所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