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百鍊飛升錄 >第五千二百二十章 審問

第五千二百二十章 審問 (1/1)

小說名稱《百鍊飛升錄》 作者:虛眞  更新時間:今天02:03更新  字數:2572

「什麼?真的有兩名修士到了這裡。且還有一人是鬼王之境存在?」

剛一回到周儲閉關之地,秦鳳鳴立即便聽到了周儲言說這數年的情形。聽聞之下,他不由神情一震。

當初他就讓張袁傳遞消息給總殿,也只是緩兵之計。打算是讓暗寂殿總殿不致懷疑北域。

但現在竟然聽聞總殿不僅派來了一名修復映像法陣的修士,更是有一名鬼王修士前來查看具體情形,這讓秦鳳鳴也是微感詫異。

如果不是總殿大是懷疑,按理不會出動鬼王之境存在出馬的。

「為了不讓總殿起疑,那映像已經讓那名修復法陣之人重新布置完好了。而張袁此刻依舊待在裡面洞室之中。」周儲沒有遲疑,立即解釋道。

「你如此做,很好。現在我想見見那名總殿而來的鬼王修士。」秦鳳鳴點點頭,對周儲處置很是滿意。

周儲不敢怠慢,帶領秦鳳鳴,直接向著另外一處洞府而去了。

這名修士是一名中年,鬼王初期之境。雖然沒有綁縛,但被周儲禁錮了體內法力、神魂,根本無法出離這一洞府。

「欒道友,現在給你一活命機會,那就是老老實實的回答秦某問題。」秦鳳鳴站立在中年面前,沒有廢話,直接開口道。

「哈哈哈,周儲,你想讓欒某出賣暗寂殿,你不要做夢了。你只要再拘押我兩年,我師尊便會親自前來,將你等背叛我暗寂殿之人統統滅殺。到時你等將會受到萬魂噬體,受苦百年。如果你有膽量,那就立即將我滅殺。到時你等將受到我暗寂殿追殺,無論逃到哪裡,都會被師尊尋出,落個生不如死的境地。」

那中年看視一眼秦鳳鳴,然後將目光鎖定在周儲身上,口中獰笑一聲,很是不屑的斷然喝道。

秦鳳鳴眉頭微皺,原來這名中年修士還是一名狠厲之人,到了此刻還如此不知死活。

「難怪周道友將你困頓在此,原來你還是一名無可救藥之人。周道友,你直接上前,將之搜魂一番,看看能否有秦某需要信息吧。」

見到中年猙獰笑容,秦鳳鳴微微一笑,已經知曉了這中年修士的依仗。

他根本就沒有理會中年的威脅之言,而是吩咐周儲道。

「是,前輩。」周儲沒有遲疑,立即躬身施禮道。

「周儲,你竟然叫這人為前輩,你以為如此故弄玄虛,就能夠謊騙欒某了不成?」聽到周儲之言,中年修士面容一變,但很快便冷笑一聲,口中譏諷之聲道。

周儲沒有理會那中年修士,而是直接到了他的面前,手掌伸出,覆蓋在了中年頭頂之上。

足足一個多時辰後,周儲才收回了手掌道:「前輩有何要問之事?」

「我想知曉暗寂殿總殿居於何處?如何前去?還有那總殿之中有何強大之物可以威懾整個暗寂殿?」

秦鳳鳴對暗寂殿有幾名鬼王存在不感興趣,直接問出了自己欲要知曉之事。

「此刻暗寂殿掌權存在是一名鬼王后期修士,名為繼天諭,乃是這中年修士的師尊。總殿距離此地遙遠,要尋找有些艱難。不過可以通過傳送陣抵達。至於總殿憑何物掌控我等修士,這中年好像也並不清楚。不過他記憶之中有一些封印記憶,周某不能將之破解。想來那其中應該就是問題答案了。」

周儲知曉秦鳳鳴需要哪一方面的信息,雖然沒有按照問題答覆,但將主要信息都言說了一番。

「看來真得去到暗寂殿總殿行走一圈了。」秦鳳鳴眉頭微皺,口中低語道。

「前輩,那總殿掌控的隱秘絕對有滅殺我等境界修士的把握。前輩要去,還是要做必要準備為好。」

聽到秦鳳鳴言說,周儲表情嚴肅的開口提醒道。

他知曉秦鳳鳴手段不弱,並且有那極其強大符陣。可是周儲並不認為秦鳳鳴的符陣就是無敵的。

在那不可預知的恐怖攻擊下,破除那符陣,並非是不可能的。

「道友所言不錯,既然要去總殿,自然要做一番準備。不知暗寂殿總殿有幾名鬼王存在?另外總殿之中的禁制如何?」秦鳳鳴點點頭,對周儲所言很是為意。

「自這中年記憶,暗寂殿總殿只有三名鬼王之境修士。為首的便是繼天諭。另外還有一名中期修士。暗寂殿總殿規定,任何分殿修士,都不得去到總殿,而總殿修士只有統領職責,並不能去到分殿任職。

另外總殿根基身處一處險境之中,言說那險地雖然不著名,但與北域的蛟諸山脈也不遑多讓。如果不能抵禦那處險地之中的負面氣息,就算是鬼王存在,一般也是不會進入險地之中的。

而在中年記憶之中,有一處藏寶之地,言說是只有暗寂殿總殿鬼王存在掌控的所在。那處所在有強**陣,,如果前輩准許周某同行,定然會指引前輩第一時間尋到陣樞之地,將之控制。」

周儲很是篤定,目光也是非常堅定的看視秦鳳鳴道。

秦鳳鳴雙目眨動,表情沒有顯露任何異樣。心中卻也急速思慮轉動。

他倒是不擔心周儲會耍什麼陰謀不軌。他對自己的符紋禁制很是確信,如果是弒幽聖尊被他施展了禁制符紋,也絕對不是輕易就能夠化解的。

「好,如果道友願意陪同秦某同行,那就你我一同前去吧。」秦鳳鳴沒有遲疑多久,很快便做出了決定。

「不知此人如何處置?」聽到秦鳳鳴同意,周儲也是面有喜色。

他此刻已經看出,面前這名青年修士,此刻境界已經是鬼王中期之境。如此進階速度,已經讓他震驚到了極處。

他知曉,自己是否有可能飛升上界,定然是要著落在這名從上界下臨修士身上。只有對青年出力,才可能被對方領情。最後說不定就能夠指點自己飛升。

「滅殺此人,現在還有些早,不過可以將之攜帶,說不定到時他還能夠起一些作用。只要目的達到,到時再將之滅殺也不晚。」秦鳳鳴眉頭微皺,口中說道。

經過搜魂,那中年並沒有受到什麼損傷,現在早就蘇醒了。

此刻聽到秦鳳鳴二人如此對答,中年修士這一次竟然沒有大聲呼喝。

因為他看的清楚,身為鬼王后期存在的周儲,並沒有做戲,而是真的對這名青年修士恭敬異常。並且對方根本就沒有在意他師尊厲害,而是要前去尋找他師尊,似乎要搶奪暗寂殿的鎮殿之寶。

知聞這些,中年修士終是心中有了惴惴之意。

還未等中年修士有何反應,一道禁制已經沒入到了他的身軀,他腦海一昏,就此昏厥了過去。

三個月後,秦鳳鳴將黃鳳華、馬信與易傲眾人召集,簡單吩咐眾人一番,就此攜帶周儲,通過傳送符,離開了這處所在。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