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拿無限當單機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這就是大結局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這就是大結局 (1/3)

小說名稱《拿無限當單機》 作者:不帶電  更新時間:2015-11-10 10:50  字數:5978

噗通!

李向陽也跪了下去,他爸都跪了,他還能站著嗎?

李玉英不得不怕,想想如果有對敢對他兒子出手他會怎麼樣吧,將心比心,加上吳建還是一臉冷冰冰的樣子,這由不得他不怕。△↗,也不顧什麼面子了,吳建一怒之下不顧什麼影響把他們父子倆都殺了也可能的。在印象之中,吳建可是從來不顧及什麼影響的只希望吳建現在的實力還不足以藐視一切,需要在意一下社會穩定吧。

「跪下了啊,我還以為你是真有骨氣呢。還是說,你認為自己擁有hk特首的身份,還在暗地裡掌控著全hk,我就真的有所顧慮了嗎?」

聞言,李玉英汗流浹背。沒想到吳建早就看穿了他的小心思,而吳建竟然真的打算不顧影響滅了他!?

如果是其他人,他完全不虛這點。但這可是吳建啊,哪怕現在只恢復百分之一的實力,這個世界上也沒有什麼人能阻止得了他。別人不敢對他做什麼,是怕hk鬧事繼而給國外插手的機會。但換成吳建呢,所謂的國外勢力真的敢做什麼嗎?不僅是不敢吭聲,說不定還有歌功頌德呢。

想到這一點,李玉英了嗎的襯衫已經被汗水浸濕。他之前被眼前的利益迷住眼了,一心只想保留住自己得到的一切是不敢,但至少要大部分。但如今,他卻開始擔心,說不定他真的會一無所有。

吳建沒有看他,而是看向人群:「還有你們,既然來了為什麼不敢出來見我?難道說,你們真的存在僥倖?雖然說在輪迴世界裡的記憶在回來的時候就模糊了。但也不至於在我面前還敢玩花樣吧?」

那些並沒有站出來的李玉英勢力的輪迴者心頭一跳,接著身體不由自主地被拉到了人群之前,李玉英父子的身後。

「他們是」

「天吶,都是李的得意手下,也是社團的幹部竟然都聚集了過來,難道是!?」

看到那些人。圍觀群眾都很吃驚。他們並不知道李玉英剛才有召集人馬開會,還以為是和什麼勢力作鬥爭——這個勢力明顯就是吳建了。不過看到李玉英如此畏縮的樣子,估計也只是拉這些人來壯膽而已。

然而對於李玉英的手下等人來說,內心也差不多要被嚇破膽了。本以為吳建和他們一樣,最近才復活的他也受限於輪迴世界和現實的不同,無法快速恢復實力。哪知道,面對吳建,他們連反抗都做不到。

噗通!噗通

深受吳建威名影響,更是因為一開始記憶模糊。那反而更加可怕的魔王印象深留腦海的緣故,在確定自己無力反抗的時候,他們一個個都跪了下去。

「大人!這個畜生冒犯了您的千金,無論怎麼對待玉英都沒有怨言!」

「爸!?」

「閉嘴!畜生,你都已經禍害了多少人,就算是死,你也了無遺憾了,還不快點向大人請罪!?」

李玉英這也是以退為進。在他的印象中,吳建不喜殺人。運氣好的話。他兒子至少還能活著。就算被打斷三條腿,現代科技那麼發達,有個精子都可以傳宗接代了。

「就你兒子有錯而已嗎?」吳建玩味地問道。

「玉英知道教子無方,讓他禍害了無數人,自當辭去特首之位!」

此話一出,還不明真相的圍觀群眾大吃一驚。雖然以李玉英在hk的權勢。就算沒有表面身份也不影響什麼,但終究是一個擋箭牌啊。

「然後呢?」吳建面無表情地問道。

「玉英自當散去家財」

對李玉英來說,錢什麼的只是數字而已,只要他的根基還在。

哼!

吳建也看穿了他的小心思,冷哼一聲。說道:「你似乎還是存在僥倖的心理啊,你和你兒子,還有你的手下,個個是怨氣纏身,以為我看不出來你們這些年的所作所為嗎?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在hk是怎麼做到,是想把這裡打造成自己的王國吧,就連龍組中央你們都敢陽奉陰違,這已經是叛國了。」

「大人!」李玉英一聲大喝打斷了吳建的話,捏緊蒼白的拳頭說道:「正所謂人不為己天誅地滅,而且無論是在成為輪迴者之前還是之後,我的處境都很不妙,如果我不努力,那麼今天我就不會有跪在您面前的機會!誠然,一開始我失去記憶而忘卻了大人您的教誨,但玉英自問這些年對hk也是兢兢業業地經營,維護它的穩定。就算沒有功勞也有苦勞。雖然做了些傻事,但也是因為大人您不在,玉英不敢把身家性命交給他人。如今,大人您的回歸,玉英也絕不敢陽奉陰違,必定盡心儘力配合大人。請大人給玉英一個機會!」

咚!

說完,李玉英重重地磕了一個頭,而他的兒子和他的手下也趁勢一起磕頭,以期得到吳建的原諒。

「好啊。」

吳建的話讓他們鬆了一口氣,但下一句話卻讓他們心情跌落低谷。

「我就給你們一個機會,把在這裡的一切都放棄,自己到龍組去報道吧。」

什麼!?

李玉英的瞳孔收縮,以他們的實力就算去報道也不會有事,也就是被收編。但吳建這話明顯是要收編他的一切,除了他自身練就的實力之外,一切都會化為烏有。他的身份、地位,他的財產和尊嚴,一切都會失去。

「大人!」李玉英一咬牙,把心中的念頭說了出來:「在輪迴者的時候我就一直敬重您,但您一句話就要將我多年來的打拚收走,未免太傷人心了吧?而且,hk這個地方非常特殊。如果沒有玉英的壓制,恐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