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權力巔峰 >第78章橫插一腳

第78章橫插一腳 (1/2)

小說名稱《權力巔峰》 作者:夢入洪荒  更新時間:2013-10-25 02:04  字數:3323

面對兩位大佬充滿狐疑的目光,王志強表情堅定的說道:「我堅持我的觀點,柳擎宇的問題不能匆忙下結論,必須先調查再處理,而不是先處理,再調查,否則這很容易挫傷下面幹部的積極性。」

說完,王志強拿起桌上的水杯開始輕輕的喝了起來,臉色顯得十分淡定。

夏正德看到這種情況,雖然猜不到王志強為什麼會這樣做,但是他非常清楚,王志強的突然表態對自己來說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所以他毫不猶豫立刻跟進說道:「嗯,我贊同王志強同志的意見,雖然從視頻表面上看柳擎宇確實存在違紀的問題,但畢竟這段視頻是編輯過的,到底事情的原因和結果如何我們無從知曉,誠然,外面有人在圍堵縣委縣政府大院,我們的確應該給他們一個交代,但是這種交代不能以犧牲一個一心為民的官員的前途為代價,而是應該實事求是,客觀公正的來對待這個問題。對柳擎宇進行調查我贊同,沒有任何意見,但是我希望在這件事情調查清楚之前,我們縣委常委班子最好不要輕易給出處理意見。這一點我們也應該明確的向門口的老百姓指出,我們縣委班子絕對不會讓我們景林縣的老百姓吃虧,不能讓老百姓受欺負,但是也絕對不能迫於壓力就犧牲了柳擎宇的仕途前程。」

這一次,夏正德說話之時義正詞嚴,沒有給薛文龍留下絲毫妥協的空間。

薛文龍當時臉色便陰沉了下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本來夏正德馬上就要妥協認輸了,卻因為王志強的突然表態,將自己必勝之局化為烏有,他現在心中對王志強恨之入骨。但是他也清楚,王志強和夏正德不一樣。別看夏正德是縣委書記,但是他在市裡並沒有特別硬的靠山,是靠著資歷和政績衝到縣委書記位置的,而王志強卻是能力和靠山都很硬,即便是自己如此強勢,對待他也只能採取拉攏、分化之策,而不是打壓。

所以,此刻的薛文龍十分鬱悶,卻又無法發作,只能把目光看向其他盟友們。

這時,縣委副書記包天陽看到常委會上的局勢發生如此微妙變化,立時意識到情況不妙,連忙說道:「夏書記,我不贊同你們的意見,不管視頻有沒有編輯過,但是柳擎宇持械毆打老百姓這件事情肯定不會是假的了吧?不管其中有什麼原因,僅此一條,便足以按照違紀處理了柳擎宇,這一點我想大家應該不會有什麼異議吧?更何況現在外面老百姓聚而不散,我們是不是應該派人下去和老百姓交涉一番,聽聽老百姓的意見再做出最終的決策呢?」

這一次,包天陽也同樣施展了一招緩兵之計。他要用「老百姓」的口堵住夏正德等人的嘴。對於民心可用這四個字他可是深有體會的。

不得不說,這一招的確是一記狠招,不管任何常委,雖然平時的時候,在自己的主管領域內呼風喚雨,但是到了常委會這個舞台上,面對其他班子成員,在涉及到老百姓的問題上,誰也不敢夸夸其談,大家都會十分謹慎的處理與老百姓之間的話題和事情,這種事情上要是被人抓到了痛處,那可是要掉烏紗帽的,就曾經有那麼一位官員,就因為喝著天價酒,抽著奢侈煙,吃著豪華宴,卻大罵老百姓不是東西,不能給臉,結果被人抓住證據,直接公布,導致烏紗丟掉。

此刻,不管是夏正德也好,王志強也罷,在老百姓這種「大義」面前,他們只能選擇同意。

隨後,眾人商量了一下,派出縣府辦主任左明義和一位副縣長前去和老百姓進行交涉。

因為這些所謂的老百姓其實都是羅剛和謝老六他們找來的流氓地痞以及他們的家屬,在加上一些被柳擎宇打傷的流氓地痞們,各種方案他們早就研究妥當了,所以等左明義他們出來之後,雙方在進行了一番唇槍舌劍的交鋒之後,老百姓們最終提到他們的要求有2點:第一,柳擎宇必須要下台,否則他們會去市裡上*訪去;第二,柳擎宇或者縣政府必須要公開站出來向他們賠禮道歉,並且賠償他們醫藥費、誤工費等。如果不答應,他們也要去市裡上*訪。

很快的,左明義便把這兩個條件通過電話告訴了縣長薛文龍,薛文龍開了免提,讓大家都能聽到左明義說話的內容。

等掛斷電話之後,薛文龍沉聲說道:「夏書記,王部長,難道你們還要堅持你們的意見嗎?難道你們真的要等到這些老百姓怒氣難平之後,去市裡上訪,等市委領導批評我們維穩工作做得不好的時候你們才肯同意嗎?」

借勢!逼人!

這一招薛文龍照樣玩得溜溜轉,一時之間再次將王志強和夏正德兩人直接逼入了牆角中。

這一次,夏正德再次為難了。一邊是老百姓的要求,一邊是一個一心為民的幹部?到底應該選擇哪一邊?

然而,就在夏正德猶豫的時候,王志強再次語出驚人:「夏書記,薛縣長,我依然堅持我的觀點,是,我承認,如果我們不同意這些人的要求,這些人的確有可能會去市裡上訪,但是,我們必須要注意一點,那就是這些人的真實身份是什麼?他們為什麼要口口聲聲說去市裡上訪?如果他們當初要去市裡上訪的話,為什麼不直接去,而是先到我們縣委縣政府大院門口來呢?他們既然來了,就是希望我們給他們解決問題來了,既然是要我們解決問題,他們憑什麼如此命令我們縣委班子來這樣做那樣做呢?他們憑什麼要求我們不經過調查就要處理柳擎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