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權力巔峰 >第63章劫胡

第63章劫胡 (1/2)

小說名稱《權力巔峰》 作者:夢入洪荒  更新時間:2013-10-25 02:04  字數:3698

「劫胡?」聽到這兩個字,牛建國突然眼前一亮,臉上立刻露出興奮的笑容,沖著薛文龍豎起大拇指說道:「高明,還是縣長高明,我們的確可以劫胡啊,既然是這樣,現在我們只需要靜觀其變就可以了,不管關山鎮柳擎宇那邊倒騰出什麼東西來,最終把關的還是薛縣長您這裡啊,到時候,您只需要三言兩語,柳擎宇那邊不就啥事都沒有了嗎?尤其是對於那些外國商人而言,他們要的是利益,只要我們稍微把柳擎宇提供給外國商人的條件稍微放寬一些,這項政績就妥妥的揣進您的口袋啊!太高明了。」

牛建國也是聰明人,聽薛文龍說完之後,立刻就想明白了薛文龍的真正意圖。

薛文龍聽完牛建國的話之後只是高深莫測的一笑,並沒有多說什麼,但是他的心中,一個計策已經悄然滋生。他這一次要玩死柳擎宇!

而就在兩個人在車上密謀劫胡的時候,柳擎宇那邊送走縣委書記夏正德之後,立刻便開始忙碌起來,既然朴再興這個韓國投資商真的有可能過來投資,柳擎宇肯定要高度重視起來,各種相關的資料他都需要準備一下,爭取把這個項目推廣出去。

時間,就在柳擎宇這樣辛苦忙碌中一分一秒的渡過,眨眼之間,星期五到了。

星期五上午8點左右,柳擎宇便接到了韓國宇天集團總經理朴再興的電話,說他們上午10點鐘準時到達關山鎮,隨行7人的考察團隊,接到這個消息,柳擎宇立刻指揮著黨政辦的人開始忙碌起來。雖然柳擎宇不喜歡形式主義,但是最起碼的打掃衛生等工作還是要做一做的。畢竟這是一個面子問題。

到了9點左右,柳擎宇和石振強在鎮政府大院門口首先迎到了縣委書記夏正德,他是奉柳擎宇的指示前來坐鎮的,夏正德下車之後,柳擎宇立刻便向夏正德彙報了朴再興一行人的信息,夏正德聽完之後滿意的點點頭說道:「嗯,很好,小柳辦事很是靠譜,不錯。」說著,夏正德邁步就要往裡面走。

這時,石振強突然說道:「夏書記,讓柳鎮長先陪著進去吧,我在這裡稍微等一下,再有一會薛縣長也就要到了。」

聽石振強這樣說,柳擎宇和夏正德全都愣了一下。

石振強笑著說道:「是這樣的,薛縣長是我邀請過來的,我認為為了表達我們景林縣和關山鎮領導對於韓國投資商的重視,應該縣委縣政府領導一起出席才能表達我們的誠意。」

柳擎宇一聽,頓時氣得七竅生煙,他沒有想到,石振強竟然玩了這麼一手,但是事情到這個地步,他想要阻止已經是不可能的了。而且身為縣長,薛文龍絕對有資格指導關山鎮展開工作。

這時,夏正德淡淡的說道:「好吧,那你就先在這裡等著吧,小柳,咱們先上去吧。外面風有點大。」

外面有風嗎?沒有!

柳擎宇點點頭:「好,那我先陪夏書記上去,薛縣長就麻煩石書記你去接待一下吧。」說著,柳擎宇陪著夏正德向裡面走去。

此刻,一邊往裡面走,夏正德和柳擎宇的眉頭全都緊緊的皺了起來。他們都非常清楚,薛文龍此行絕對來者不善,而且對方的意圖非常明顯,就是來跟他們搶奪政績來的。柳擎宇一邊走一邊沖著夏正德說道:「夏書記,人還可以無恥到薛縣長這種地步嗎?」

夏正德聽完之後略微沉默了一下,隨即說道:「小柳啊,身在官場,什麼事情都會遇到的,像薛文龍這種做法的人你以後肯定還會經常遇到,所以不必大驚小怪的,不管是在官場上,商場上還是職場上,摘桃子,搶功勞都是常態,你習慣就好了。對於這種人,根本無法迴避,尤其是在你現在身為下級的情況下,只能隱忍,做好你能夠做的事情,上級領導的眼睛並不會一直被蒙蔽的,誰在認真幹事誰沒有幹事領導清楚的很,政績和功勞這種東西,如果總是靠耍這種小手段去獲得,這樣的人是絕對不會有多少前途的。走吧,咱們去會議室好好聊聊。」

在柳擎宇和夏正德他們進入會議室後不久,石振強和薛文龍兩人也有說有笑的走了進來,四人坐下之後,便就著翠屏山項目的前景聊了起來。

此刻,因為之前有了夏正德的開導,雖然柳擎宇在心中十分鄙視薛文龍,但是卻依然和他虛以委蛇,就好像之前和薛文龍之間沒有發生過什麼矛盾衝突一樣,至於薛文龍表現就更為自然了,有時候還十分親切的叫柳擎宇一聲小柳,甚至還會表揚柳擎宇兩句,說柳擎宇在翠屏山這個項目中乾的非常出色,還說什麼如果這個項目確定下來的話,會給柳擎宇獎勵的。還說縣政府一定會讓真正辦事的人得到應該有的待遇。

雖然柳擎宇一直在和薛文龍虛以委蛇,但是心中卻對薛文龍越來越感到厭煩和鄙視,因為他非常清楚,薛文龍是絕對不會兌現他剛才所說的那些話的,尤其是上一次薛文龍來到關山鎮找自己麻煩之時,被自己逼著當眾向自己道歉,丟盡了臉面,恐怕他內心深處無時無刻不在想著報復自己呢。此刻,柳擎宇雖然嘴上一直在和眾人應付著,但是心中的思緒卻彷彿穿越了時空一般,高高在上俯瞰著會議室內的幾個人,包括他自己。柳擎宇心中說道:「這就是人生的無奈吧,有些事情,不管你願意不願意,但是必須要忍受,有些事情,你明知道對方無恥,卻不得不和他虛以委蛇,因為彼此的地位不同,處境不同。而自己身為鎮長,要想為老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