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權力巔峰 >第60章激烈交鋒

第60章激烈交鋒 (1/2)

小說名稱《權力巔峰》 作者:夢入洪荒  更新時間:2013-10-25 02:04  字數:3473

狠!薛文龍夠狠!

柳擎宇想要先發制人,他則依仗著自己縣長的身份,通過自己掌握的話語權,直接打斷了柳擎宇的先發制人的一招,同時他後發先至,現場提出要罷免柳擎宇的提議,而到了這個層次上,柳擎宇根本就沒有什麼話語權了,只能幹瞪眼。

此刻,夏正德聽完石振強的這番話之後,眉頭立刻緊緊皺了起來,他沒有想到,薛文龍竟然不顧縣長的身份,強行打斷了柳擎宇的談話,而且玩了這麼一手,這簡直是把柳擎宇往絕路上逼啊!我應該怎麼做呢?此刻,夏正德有些犯難了。

如果是一般人,面對薛文龍如此強勢攻擊,就算腿不發軟,恐怕也不敢在說話了,更何況是直接和如此強勢的縣長大人打對台戲。但是,柳擎宇卻偏偏不是一般人。聽到薛文龍的這番話之後,柳擎宇以眼還眼,以牙還牙,冷冷的說道:「薛縣長,看來你真的被我剛才那番話給嚇住了啊,怎麼樣,是不是被我給言中了啊,你這麼急吼吼的強行打斷我的自我辯解,提議處理我,你的目標是不是想要抹掉我所有的正常辯解,直接把事情拿到你們縣委領導層面來進行討論,從而把我這個當事人給過濾掉呢,這當真是非常狠辣的一招棋啊,不過薛縣長,您這樣做似乎顯得非常沒有氣度啊,非常跌份啊,好歹您也是堂堂的縣長大人啊,發生了這麼重大的事情,甚至您口口聲聲說我不務正業,就算您要處理我,好歹也得給我一個解釋的機會吧?」

說道這裡,柳擎宇雙眼中射出兩道寒光,冷冷的說道:「如果你不給我解釋機會的話,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你是對我進行栽贓陷害整個事件幕後的操控者,否則您害怕個啥呢?我柳擎宇不怕你處理我,但是如果說你要是就這樣稀里糊塗的以一個莫須有的不務正業、違紀的罪名就想處分啊,我柳擎宇絕對不服,而且我相信,在座的各位縣委領導也不是傻瓜,大家來評評理,就算你要給一個人判處死刑,在判決的時候,是不是也需要給對方請一個辯護人或者讓對方辯護一下呢,更何況我還是堂堂的關山鎮鎮長呢?薛縣長,我早就聽說您在景林縣勢力龐大,一手遮天,甚至大有操控一切的架勢,今天看來,此言似乎並非空穴來風啊,現在縣委夏書記也在場呢,按理說,涉及到我這個鎮長級別幹部的人事處理,您怎麼著也得請示一下夏書記吧?另外,今天縣委組織部王部長也在場呢,組織人事的事情是不是也應該跟王部長商量商量呢,您直接拍板決定了,是不是顯得太武斷了,太強勢了,太不給其他各位縣委領導面子了呢?」

柳擎宇這番話一講完,整個會議室內頓時鴉雀無聲,氣氛一下子就變得有些詭異起來。

此刻的薛文龍氣的雙手發抖,臉色發青,想要發作,卻又不得不隱忍著,因為他知道,只要自己一發作,就會掉入柳擎宇用言語設計下的陷阱之中。

薛文龍旁邊的夏正德聽完柳擎宇說完這番話之後,頓時雙眼放光,暗中握緊了拳頭,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幾乎已經陷入絕境難以拔出來的柳擎宇竟然採用了這樣一種堂堂正正的方式來進行絕地反擊。就在柳擎宇那番字句鏗鏘的言辭之中,柳擎宇沒有任何避諱,再次一針見血的指出了薛文龍心虛之處,甚至還暗示自己的遭遇有可能是薛文龍聯手別人布局所致,逼迫他去給柳擎宇辯解的機會,如果不給辯解的機會,那相當於薛文龍間接承認了柳擎宇所說的話是事實,但是如果給柳擎宇辯解的機會,一旦柳擎宇直接點明真相,先發制人,那麼對薛文龍後面採取攻勢又是一個絕大的掣肘。而柳擎宇最厲害之處在於,他通過引用傳聞中薛文龍強勢、跋扈的形象,在結合現場薛文龍擅自拍板、無視眾位常委們的真實情況,直接點出薛文龍目空一切的風格,將會直接引起在場眾人的共鳴,尤其是柳擎宇這樣說,也直接給了自己和組織部王部長介入這件事情的機會。一番話連打帶消,又是設置陷阱,又是挑撥離間,真可謂是精彩絕倫,字字珠璣啊!

高明,實在是太高明了!夏正德心中為柳擎宇暗暗叫好,嘴上這時也開口了:「嗯,柳擎宇同志啊,你剛才的這番話說得有些太激動了,有些過了,以後一定要注意一下,道聽途說的東西就不要拿到如此嚴肅的會議上來講嘛,薛縣長是什麼樣的人各位常委裡面自有公論嘛,而且你是下級,和上級領導說話的時候必須要注意語氣。」

柳擎宇多聰明的一個人啊,聽夏正德這樣一說,立刻就明白夏正德接下來的潛台詞了,夏正德這明顯是在為自己直接頂撞薛文龍而開拓,同時也為更進一步介入這件事情提供鋪墊。所以他立刻順坡下驢說道:「是,夏書記說的是,我剛才的確有些激動了,在這裡我向薛縣長道歉了,我相信薛縣長您身為一縣之長,肯定不會和我這樣的小人物計較的對不對,不過夏書記,我希望薛縣長能夠給我一個自我解釋的機會,總不能讓我跟岳飛一樣,一個莫須有的罪名就直接把我按照違紀處理了吧,那樣的話我真的是死不瞑目啊。現在可是法治社會,領導們天天喊法制治國,薛縣長和各位領導怎麼也得以身作則不是?」

夏正德立刻介面說道:「嗯,你說得的確有些道理,法治社會,必須要講究法制嘛,薛縣長,你看人家柳擎宇同志現在都向你道歉了,也強烈要求自己辯解一下,你肯定不會拒絕的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