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權力巔峰 >第47章老狐狸與小狐狸

第47章老狐狸與小狐狸 (1/2)

小說名稱《權力巔峰》 作者:夢入洪荒  更新時間:2013-09-21 00:01  字數:3358

對於柳擎宇放在桌面上的資料,夏正德並沒有急於去看,反而笑吟吟的盯著柳擎宇。

身為縣委書記,夏正德的城府相當之深。夏正德知道,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柳擎宇帶著這麼多資料找自己來彙報工作,肯定是有所圖謀的。而處於他現在這種境遇之下,做任何事情都是謀定而後動,從來不會倉促出手,而且他本人又是一個善於布局之人,喜歡十面埋伏,畢其功於一役,從來不爭一時之短長,所以,雖然不知道柳擎宇拿出來的是什麼材料,但是他對於柳擎宇提供的材料興趣並不是特別濃厚,他只是淡淡的問道:「小柳啊,你提供的這些都是什麼材料啊?」

再夏正德看來,任何事時候都必須要把主動權掌握在手中,他如果先去看文件,反而比較容易陷入被動之中,而先問柳擎宇讓柳擎宇口述完他的目標,自己再去看文件,就有了抉擇之權,也就掌握了主動權,對於這些權謀之術,夏正德還是輕車熟路的。

看到夏正德這個老狐狸如此做派,柳擎宇倒也並沒有焦急,作為一個真正在戰場上從槍林彈雨中穿梭過的高手,柳擎宇什麼樣的情形沒有遇見過。所以,對於夏正德的可能反應他早有準備。

看到夏正德直接問自己,柳擎宇也是淡淡一笑,臉色如常的說道:「夏書記,這些材料都是我從我們鎮紀委書記孟歡那裡找到的一些有關原派出所所長韓國慶違紀、違法的材料,從這些材料上看,韓國慶本人的問題及其嚴重,而且韓國慶所犯下的最為嚴重的一件事情就是在一年多前,當街摔死我們關山鎮老百姓趙二丫兒子之事,此事曾經在我們當地引起十分惡劣的影響,雖然當時被壓下去了,但是老百姓們對此事依然怨聲載道,而且趙二丫已經因為這件事情瘋瘋癲癲的了,每天都抱著一個貼滿了她兒子照片的布娃娃在我們鎮政府大院外面徘徊,處境看著十分凄慘,身為鎮長,我對此十分憤怒。」

說道這裡,柳擎宇的臉上早已怒氣衝天:「夏書記,上一次在我們關山鎮鎮委會散會之時,我們曾經親眼看到趙二丫看到韓國慶之後衝上去要他歸還兒子的,而且當時派出所副所長賈新宇還出示了監控視頻畫面,親自證明了韓國慶的的確確曾經親手摔死了趙二丫的兒子,當時因為我急著去籌集賑災款,所以這件事情是石振強負責操辦的,據說事後韓國慶被送到了縣裡來。但是,就在今天,我聽說韓國慶已經被派往柳鎮長擔任派出所所長了,我認為,這是一起十分嚴重的領導事件,在證據那麼充足的情況下,在韓國慶已經被送往縣公安局和檢察院準備提起控訴的情況下,為什麼被無罪釋放?這裡面到底都發生了什麼事情,都走了什麼流程,我認為很有必要好好的調查一下,不僅要給我們關山鎮老百姓一個交代,同時也是給縣委縣政府一個交代,身為國家公務人員,我們不能執法犯法,更不能縱容包庇罪犯,否則的話,就是對人民的犯罪!夏書記,我請求您為了我們關山鎮老百姓,為了縣委縣政府的清譽,出手處理此事。」

聽完柳擎宇的這番話之後,夏正德的臉色依然顯得十分平靜,然而,在他內心深處卻並不平靜,夏正德是一個十分善於抓住機會利用機會之人,雖然老謀深算,但是機會來了,他絕對不會放過,柳擎宇還沒有說完之後,他就明確的意識到了韓國慶這件事情裡面所蘊含著的機會。韓國慶摔死孩子這件事情其實他早就聽說過,也曾經想要出手狠狠的震懾一下韓國慶這種喪盡天良之徒,但是無奈自己當時剛來景林縣不久,立足未穩,又沒有什麼親信,也根本得不到任何有利的證據可以證明此事,所以這件事情他一直無法插手,這讓他內心十分慚愧。

事後,他也曾經試圖秘密收集這件事情的證據,但是無奈勢力過於薄弱,一直沒有得到什麼有利的材料,所以這件事情也只能一直這樣耽擱了下去,但是,作為一個有理想、有抱負、心中裝著老百姓的縣委書記,夏正德一直沒有忘記此事。而且他也非常清楚,如果柳擎宇提供的情報是真的,那麼自己絕對可以通過這一次的機會,通過查處韓國慶的案件,再次打擊一下薛文龍的威望,同時完成對景林縣最重要的政法系統的一次洗牌,逐漸增強自己在景林縣的實力,並逐漸扭轉相當於薛文龍處於弱勢的局面。

此刻,當看到很有可能扳倒韓國慶的材料就在眼前的時候,他的內心還是有些激動的。只不過夏正德的城府極深,尤其是在下屬面前,他更需要維持自己縣委書記的威嚴,所以表現得不急不躁,拿起材料翻看了一會之後,緩緩放下材料沉聲說道:「小柳啊,聽你這麼一說這個韓國慶倒真是一個罪大惡極之徒,但是從你提供的這些材料上來看,僅僅是這些材料頂多也只能對韓國慶進行違紀調查,而你應該清楚,我雖然是縣委書記,但是縣紀委書記牛建國同志和薛文龍之間的關係相當好,而且牛建國和韓國慶之間也有一些親戚關係,恐怕就算是你這些材料我幫你轉交到紀委那邊,韓國慶能否被查處都是一個未知數啊。」

夏正德直接點出了問題的關鍵所在,同時也是對柳擎宇的一種試探,因為在他早就看出來了,柳擎宇的確有為民請命之心,這一點他是非常欣賞的,但是,他也看得出來,柳擎宇到自己這裡來,是想要借刀殺人來了,如果柳擎宇的材料足夠充分的話,他不介意為了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