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權力巔峰 >第7章借力打力

第7章借力打力 (1/2)

小說名稱《權力巔峰》 作者:夢入洪荒  更新時間:2013-09-03 21:16  字數:3565

柳擎宇說完這番話,整個會議室內一下子就沉悶了下來。

石振強的臉色陰晴不定,心中的怒火已經躥到腦瓜頂上了,雙眼中充滿憤恨的望著柳擎宇。而胡光遠和王學文兩人臉色也十分難看,他們沒有想到,柳擎宇的言辭竟然如此犀利,句句直接指向問題的核心,尤其是不像個爺們、不是男人的定性更是讓幾個人感覺到十分沒有面子。

丟臉的事情已經做了,但是誰也不希望被別人知道,尤其是石振強他們這些領導們,他們更喜歡別人捧著他們,供著他們,即便是有不滿意,也必須憋在心中,因為這是他們眼中的官場規則。因為他們是領導。

但是,柳擎宇卻根本不信這個邪!他卻偏偏前來打臉了!而且還打得啪啪響!

此刻,除了武裝部部長尹春華、宣傳委員姜春燕這兩位一直在大力協助秦睿婕的人以外,其他黨委的臉色也不怎麼好看,他們都被柳擎宇直接打臉了。

沉默,壓抑的沉默。誰也不想率先開口。

這時,柳擎宇再次打破了這種沉默,他冷冷的看向石振強說道:「石振強同志,做人不要太過了,不要把別人都當成傻子,我柳擎宇是當兵的出身,我就是一根筋,如果你要是實實在在的為老百姓,你指東我決不向西,你讓我抓狗,我決不去抓雞,但是,如果你想要通過一些烏七八糟莫須有的罪名想要整我,我柳擎宇奉陪到底,話我先撂這兒了,如果你這次膽敢繼續否定我和秦書記以及其他一些實實在在幹事黨委委員的功勞,我柳擎宇絕對不會答應,我不是向你向縣裡邀功,我不在乎那些虛名,但是我絕對不允許別人往我們身上潑髒水!我絕對不允許幹事的受到批評,沒幹事的逃兵卻在旁邊指手畫腳的!你想都別想!」柳擎宇說完,直接坐了下去,目光直視著石振強,沒有一絲的妥協。

此刻,在柳擎宇這種鋒利目光的注視下,他還真不敢在輕舉妄動了。因為他心中非常清楚,柳擎宇提前通告自己關山鎮要下大雨這件事情絕對不能鬧得盡人皆知,否則自己這次真的有可能會丟人,尤其這件事情鬧大了,對自己沒有任何好處。所以,他只能暫時熄滅了當初規劃中的一到鎮里就拿柳擎宇興師問罪的第一步計劃,等待著以後找機會執行第二步計劃的時候再拿下柳擎宇,畢竟大災當前,他也不敢掉以輕心,其實他心中也非常清楚,柳擎宇這一次的表現堪稱完美,他之所以要來個先聲奪人就是想要抹去柳擎宇和秦睿婕的功勞。所以,等柳擎宇話說完之後,他立刻沉聲說道:「好了,先不再討論其他的事情了,先談一談救災的事情,現在洪水既然已經發生了,再說別的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我們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必須要想辦法讓老百姓恢復正常生活。柳擎宇同志,你是鎮長,這些是你的主要職責,你說說吧,你有什麼意見。」

這一次,石振強先是一個乾坤大挪移,偷梁換柱,把話題切換到了救災這件大事上,堵住了柳擎宇還要繼續吐槽的機鋒,隨後一個太極推手,再次將救災這個最為沉重的任務推到柳擎宇的身上。他算計得非常清楚,如果柳擎宇把工作做好了,自然少不了他這個鎮委書記的領導之功,如果做不好,正好自己借著這次機會將柳擎宇拿下,從而推常務副鎮長鬍光遠上位。他現在對柳擎宇這個鎮長越來越不爽了,柳擎宇坐在這個位置上,讓他如鯁在噎,十分難受。尤其是最讓他不能容忍的是,柳擎宇這個鎮長實在是太強勢了,竟然敢當著這麼多鎮委委員和自己頂牛,這是過去數年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這是他絕對不能容忍的。他已經決定,要儘快設計一些圈套,想辦法把柳擎宇給擠兌走。而救災工作就是一個很好的契機。

柳擎宇聽到石振強這樣說,自然不會在繼續吐槽下去,而是再次把注意力放在了救災之上,在他的心中,天大地大,老百姓最大,他略微沉吟了一下,隨後說道:「嗯,我贊同石書記的意見,救災工作的確是我們下一步工作中的重中之重,而救災工作最關鍵的就是物資和錢,在今天開會之前我已經和鎮財政所所長張宏軒聯繫過了,他說現在鎮財政所的賬上只有不到3萬塊錢了,這點錢根本就不夠塞牙縫的,所以,我們必須要想辦法籌集資金,幫助我們鎮的老百姓儘快重建家園,恢復生產。」

柳擎宇話音剛落,已經憋了半天氣的常務副鎮長鬍光遠便開炮了:「柳鎮長,你這話說得的確很有道理,也很好聽,但是問題在於,這錢從哪裡來?難道你隨便說兩句好聽話錢就從天上掉下來了嗎?你這也太虛了吧!我們關山鎮老百姓需要的是實實在在的東西,而不是空話和套話!」說完之後,胡光遠充滿挑釁的目光看著柳擎宇。

對於胡光遠的挑釁,柳擎宇只是淡淡一笑,並沒有和他翻臉,因為胡光遠的話說得的確很有道理,不夠柳擎宇也不打算妥協,而是把目光看向石振強說道:「石書記,你是關山鎮的老資格書記了,你能夠籌集多少錢?」

石振強等的就是柳擎宇問出這句話來。他臉上露出得意之色說道:「柳擎宇同志啊,說道救災款的問題,我不得不說你一句,你之前的確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你口口聲聲說我們去縣裡是務虛去了,實際上,我們這次回來,費了很多心思,最終從縣財政那裡要來了20萬的賑災款,雖然這賑災款看起來少,但是全縣很多鄉鎮都受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