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權力巔峰 >第2384章 漸行漸遠

第2384章 漸行漸遠 (1/2)

小說名稱《權力巔峰》 作者:夢入洪荒  更新時間:2017-01-18 02:22  字數:3457

沈鴻飛和柳擎宇表現得都是淡定,尤其是柳擎宇,對於江南省的人事工作,只要不涉及到省紀委方面,他一把是不打算髮言的。??≥↖扒≥↖書≥↖網????.r?a?n??e?n`今天他的主要任務就是鬧清楚,在今天的省委常委會上,到底會是誰來提議提拔魯東垣,以便通過這條線來追蹤到那位神秘大師的線索。

隨後,省委書記蘇國瑞讓沈鴻飛拿出了一份名單,這份名單是省委組織考察醞釀的初步人事安排。

當柳擎宇拿到這份名單之後,當時眉頭便皺了起來,因為他在上面看到了魯東垣的名字,而且魯東垣的名字被列在了鎮海市市委宣傳部部長人選排名第一的位置,一般而言,如果不出意外的話,省委組織部醞釀出來的名單在上會之前肯定是徵求了省委書記意見的。

而魯東垣在之前是鎮海市市委組織部常務副部長,要想直接晉級市委常委還是有相當難度的。除非有人在後面強力力挺。

這個力挺魯東垣的人是誰呢?

隨後,在柳擎宇的疑惑之中,組織部提交名單上的空缺職位和備選名單逐一上會討論。

在整個過程中,柳擎宇一般不會主動去提議誰,因為他到江南省的時間不長,所以不想在人事問題上指手畫腳。

最後一個討論的就是鎮海市市委宣傳部部長的人選。

沈鴻飛介紹道:「關於鎮海市市委宣傳部人選我們省委組織部一共考察了5名備選幹部,之所以把魯東垣排名在第一位主要是基於幾點因素考慮。

第一,魯東垣在這次鎮海市官場**窩案中並沒有受到牽連,說明其政治素質過硬,不願意和慕容復這樣的人沆瀣一氣,值得重用。

第二,魯東垣在鎮海市市委組織部常務副部長位置上工作多年,一向以善於處理各種複雜關係而著稱,尤其是在對外樹立鎮海市形象方面,頗有建樹

第三,魯東垣之前有宣傳口的工作經驗,而且成績頗為突出。

綜合以上三點,我認為,魯東垣是鎮海市市委常委、市委宣傳部部長的最好人選。」

沈鴻飛說完,整個會議室內一片沉寂。

鎮海市市委宣傳部,雖然在這一次鎮海市市委領導班子調整的人員中無法和其他人員相提並論,但是有一點大家卻全都注意到了,之前幾個鎮海市市委班子人選問題上,更多體現的是江南省其他常委們的屬意人選,而魯東垣卻是沈鴻飛這位新到任的省委常委、省委組織部部長第一次提名的人選。

蘇國瑞並沒有立刻表態,而是微笑著看著其他常委們的反應。

對他而言,他最關心的是鎮海市市委一二把手的人選,而這兩個人選已經敲定,基本上在他的期待範圍之內,所以,對於市委宣傳部部長這個人選,沈鴻飛提出他自己的意見,蘇國瑞是可以接受的。畢竟,沈鴻飛上台之後,在組織部部長這個位置上幹得相當出色。

沈鴻飛說完,省委副書記鄭澤明立刻笑著說道:「沈鴻飛同志這個意見不錯啊,我看魯東垣這個人不錯。」

隨後,其他人紛紛表態,對於沈鴻飛這個提議給予了肯定。

柳擎宇看到這種情況,並沒有急於表態反對,只是沉默不語。

蘇國瑞似乎看到了柳擎宇的異樣,笑著說道:「柳擎宇同志,對於魯東垣這個鎮海市市委宣傳部人選,你怎麼看?」

這個時候,眾人也意識到了柳擎宇的情緒似乎不是很高,便紛紛看向柳擎宇。

柳擎宇沉聲說道:「我認為,魯東垣不適合擔任這個職務,但是我尊重集團的決定。」

柳擎宇的態度很簡單,很直接,很堅決,但卻又讓人挑不出任何的毛病。

聽到柳擎宇的回答,沈鴻飛不由得皺起眉頭。他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如此決絕的否定了自己的提議。

雖然就現在而言,柳擎宇的提議對大局並沒有任何影響,但是,如果柳擎宇一開始就提出反對意見呢?其他常委們會不會斟酌一下自己的立場呢?

難道說柳擎宇和自己之間真的要漸行漸遠嗎?

在表達完自己的立場之後,柳擎宇便不再說話了。

會議室內暫時陷入了一片死一般的沉寂之中。

這個時候,大家都看出來了,柳擎宇和沈鴻飛之間已經不再是剛開始到達江南省之時那種在什麼事情上都立場一致了。

這種苗頭已經變得漸漸清晰起來。

過了一會兒,蘇國瑞抬頭說道:「既然大部分同志都認為魯東垣比較合適,那就少數服從多數了。柳擎宇剛才也說了,他雖然保留意見,但是尊重大家的決定。那鎮海市市委宣傳部部長、市委常委的職務就由魯東垣同志來擔任吧。」

散會之後,柳擎宇回到自己辦公室,拿起電話撥通了沈鴻飛的手機:「沈鴻飛,今天常委會上你提名魯東垣真的是經過認真考察的嗎?」

沈鴻飛笑著說道:「怎麼,柳擎宇,難道組織部這邊的事情我也需要向你彙報一下呢?」說這句話的時候,沈鴻飛雖然是笑著說出來的,但是不滿之意已經非常明顯了。

柳擎宇沉默了,過了十幾秒鐘,這才緩緩說道:「沈鴻飛,我希望你身為省委組織部部長千萬要看準每一名幹部,千萬不要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說完,柳擎宇便掛斷電話。

電話那頭,沈鴻飛的心情也不是很好,重重的把電話扣在桌上,氣得臉色鐵青,喃喃自語道:「柳擎宇啊柳擎宇,你到底是什麼意思呢?難道真的不想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