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權力巔峰 >第2340章 約見沈鴻飛

第2340章 約見沈鴻飛 (1/2)

小說名稱《權力巔峰》 作者:夢入洪荒  更新時間:2016-12-25 17:44  字數:3337

柳擎宇看著馬正興的臉色,嘴角上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而薛炳南、成濟宇等人看到眼前的這一幕,他們感覺到自己的心臟被深深的震撼了。

因為到了這個時候,他們知道,雖然測試還沒有開始,但是看馬正興的臉色就知道他的心理防線已經距離崩潰不是很遠了。

現在他們才意識到,有些時候,身為一名紀委工作人員掌握的知識越多,辦案起來也就越順利,柳書記跟他們所說的這些話可都是金玉良言啊。

柳擎宇笑著看向馬正興說道:「馬正興,我問你,薛炳南他們進入檔案室的時候,你和潘錫仁在做什麼?是不是在修改膽敢?」

「我沒有。」馬正興大聲的說道,然而,回應他的卻是測謊儀發出來的嘟嘟嘟的警報聲。

很明顯,從測謊儀顯示的結果來看,馬正興是在撒謊。

柳擎宇並沒有立刻去深究,而是笑著問道:「馬正興,你家有四口人是嗎?分別是你、你的妻子、你的兒子和女兒。」

「是的。」馬正興很乾脆的回答。這次,測謊儀沒有發出警報聲。

隨後,柳擎宇又問了馬正興幾個關於他的家庭和他的工作履歷等問題,這些問題馬正興不需要撒謊,所以,測謊儀一直沒有報警。

馬正興的心情也逐漸穩定下來。

柳擎宇突然問道:「馬正興,有人舉報你在圓山高速公路項目建設中收取巨額賄賂,對承建商多次分包行為不聞不問,可有此事?」

「沒有的事情,柳書記,這絕對是誹謗。」馬正興有些激動的說道。

然而,這一次,回應他的依然是測謊儀發出來的嘟嘟嘟的警報聲。

「馬正興,根據我們省紀委掌握的線索,王大龍是在掌握了圓山高速公路一些重要的證據材料之後,在對你和這起案件進行深入調查的時候失蹤的,他在交給朋友的一封信中寫道,如果他因為調查這起案件發生了意外,兇手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你,是你乾的嗎?」

當柳擎宇這個問題問完之後,馬正興一下子就沉默了下來,久久不語。

「是還是不是?」柳擎宇突然嚴肅的大聲的問道。

「不是。」馬正興低低的說道。

「嘟嘟嘟!」測謊儀的警報聲再次響起。

「好了,馬正興,你的測試結束了,我相信你應該清楚的知道,在一些敏感問題上,從測謊儀反饋的情況來看,你是撒了謊的,現在就等著潘錫仁那邊的訊問結果了。現在你可以認真的考慮一下,我希望你能夠珍惜現在難得的寬大處理的機會,如果你一意孤行,頑抗到底的話,恐怕後果是十分嚴重的。」

柳擎宇說完,便不再說話,默默的坐在那裡,閉目養神。而旁邊的薛炳南他們則認真觀察著馬正興臉上的表情。他們注意到,此刻馬正興臉上的表情一陣白一陣紅的,手指不由自主的顫抖著,顯然內心十分慌亂複雜,似乎在做著激烈的鬥爭。

這時,訊問室的房門打開,劉清澈步履輕鬆滿臉笑容的走了進來,手指拿著厚厚一疊材料放在柳擎宇的面前,低聲說道:「柳書記,潘錫仁都招認了,這是他招認的材料。」

雖然劉清澈說話的聲音已經壓得很低了,但是由於他此刻心情太過於興奮,所以說話的聲音雖然極力壓抑,但是卻足以讓對面的馬正興聽得清楚。

馬正興聽到劉清澈的話之後,心情一下子就低落了下來,他的目光看向柳擎宇,卻發現柳擎宇開始仔細的閱讀起劉清澈拿過來的材料,一邊看一邊頻頻點頭。

看完之後,柳擎宇滿意的點點頭說道:「嗯,清澈同志,你幹得非常不錯。」

說著,柳擎宇把材料遞給薛炳南說道:「薛炳南,你仔細的看看這份訊問在記錄,以後好好的跟劉書記學一學,這才是紀委戰線上經驗豐富的老專家的訊問手段啊。以後,你們可以把咱們紀委里存檔的劉書記的審訊記錄好好的研究一下,相信能夠讓你們受益匪淺。」

薛炳南和成濟宇四人立刻全都把腦袋湊到一起開始閱讀起劉清澈送過來的訊問材料,至於馬正興,則無人理睬了。

這一下,馬正興心中可開始嘀咕了。這些傢伙到底是怎麼回事?潘錫仁到底都說了什麼,為什麼這些人對這份訊問記錄如此重視啊。

奶奶的,潘錫仁該不會真的說了什麼不該說的吧?不過一想起潘錫仁這個傢伙的做事風格,馬正興心中更加不安了,因為他知道,馬正興這個人膽子很小,這次之所以敢幫著自己去修改膽敢,也是在自己威逼利誘下才得逞的。現在這傢伙肯定是看著情況危機,想要把自己給摘出去啊,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自己可就麻煩了。

如此局勢整整持續了十多分鐘的時間,等到薛炳南他們看完訊問材料之後,柳擎宇招呼眾人做好,再次看向馬正興說道:「馬正興,潘錫仁已經承認了,他之所以幫助你製造假的檔案材料是因為他接到薛炳南他們要調閱你的檔案材料之後,第一時間通知了你,然後你就通過威逼利誘的手段逼著他幫你造假,他還說,你已經就此事向吳桂龍進行了彙報,可有此事?」

這一次,馬正興沉默了。

從柳擎宇剛才所說的這些事情來看,這應該就是潘錫仁供述的結果,因為這些事情只有自己和潘錫仁知道。如果潘錫仁不說的話,外人是肯定不會知道的。

看無法抵賴,馬正興猶豫了一會兒之後,終於開始招認了。

人的心理防線一旦失守,那麼缺口就會逐漸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