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權力巔峰 >第2336章 巧妙套話(上)

第2336章 巧妙套話(上) (1/2)

小說名稱《權力巔峰》 作者:夢入洪荒  更新時間:2016-12-23 06:10  字數:3348

不過肖和成畢竟在辦公室主任的位置上工作多年,應對各種困局的經驗十分豐富,薛炳南說完,他便笑呵呵的回應道:「小薛啊,你就不用再調侃我了,實話跟你說吧,當時我正在忙著一個十分重要的工作,我確實抽不出時間來接待你們,如果不是領導下令了,我現在還得先忙著那樣工作,這不嘛,我今天出來也只是迎接你們一下,回去之後我還得馬上去忙那樣工作,還有三四個小時我就要交工了,壓力非常大,一會兒就讓吳主任陪著你們好好的聊聊吧。」

這時,站在肖和成身後的身材瘦削如同竹竿一般的老頭,人雖然瘦削,但是頭髮卻梳理得油光鋥亮,看起來沒有一根白頭髮,一看就經常染頭髮。

此人正是省建設廳主管紀檢監察的主任吳道航。

薛炳南、成濟宇分別和肖和成、吳道航握手寒暄之後,兩人被迎進了小會議室內。

雙方落座之後,肖和成陪著薛炳南他們聊了幾句之後便離開了。

會議室內只剩下吳道航和薛炳南、成濟宇三人。

肖和成走了之後,會議室內的氣氛一下子就冷了下來,身材瘦削的吳道航往那裡一座,雙眼眯縫著,表情冷漠,還端著架子,破有一種生人勿近的姿態。

薛炳南和成濟宇不過才三十歲左右,而吳道航今年已經五十八歲了,再有一兩年就要退休了,掄起年紀來,比薛炳南和成濟宇的老爸年齡都大一些。

看吳道航的表情,根本就沒有把眼前的這兩個小年輕當一回事。

所以,吳道航一直冷著臉擺弄著手中的水杯,根本就沒有拿正眼看他們兩人。

薛炳南眼珠轉了轉,心中暗暗警惕起來,姑且不論吳道航為什麼會如此對待他們兩人,但是有一點他非常清楚,自己和成濟宇雖然通過柳擎宇書記施加壓力進了省建設廳的大門,但是如果吳道航不配合他們的工作的話,恐怕他們也拿吳道航沒有辦法,畢竟柳擎宇這位紀委書記雖然強勢,但也不可能強行逼著吳道航去配合自己展開工作,這個時候,越是面對這種困局,就越需要自己隨機應變,想辦法撬開吳道航的嘴巴。

而這也應該就是柳書記讓自己擔任巡視組常務副組長的原因。

這是柳書記在錘鍊自己。越是困難的事情,越能鍛煉一個人的能力。

想明白這些事情,薛炳南便自顧自的和吳道航攀談起來,對方不願意多說什麼,他就自己主動的說,而且說起話來東一榔頭西一棒子的,一開始說的都是一些場面話,就是閑扯,薛炳南把自己的一些見聞和社會熱點新聞都拿出來說事,然後用一種十分憤青的姿態來發表自己的意見,充分表現出對諸多不公現象的鞭撻和悲憤。

在這種毫無邏輯性和目的性的攀談中,薛炳南把他和成濟宇過來的主要目的也說出來了,那就是來調查馬正興在省建設廳時期的工作生活狀況的。

成濟宇一開始也沒有搞懂薛炳南這樣做到底是什麼意思,因為現在的薛炳南可不是他認識的那個邏輯思維異常嚴謹,說話做事玲瓏剔透的副主任,此刻的薛炳南更新像是家庭婦男,而且還是帶著十分憤青姿態的家庭婦男。

不過後來,當成濟宇看到一開始表情冷漠的吳道航嘴角上流露出來的那絲不屑神態的時候,他隱隱明白了薛炳南的真實意圖。於是,他也跟著開始天南地北的胡扯起來,而且表現得比薛炳南還要糟糕,畢竟他是薛炳南的下屬,而且年紀比薛炳南還小,所以很多事情在他表現出來的時候,就你更加生動形象,尤其是當他說起自己打遊戲輸了憤怒之下把新買的5000元手機給摔壞心疼的要命了的時候,吳道航嘴角上的那抹笑容也越發明顯起來。

不過此刻,吳道航臉上的表情也沒有之前那麼冷漠了,還不時的說兩句調侃一下兩人,於是,三人之間的互動從一開始時薛炳南唱獨角戲到後來三人你一言我一語的氣氛十分融洽。

一開始的時候,薛炳南總是把話題扯得很開,天南地北的光撿吳道航感興趣的話題去談,但是呢,對於話題的把控,薛炳南做得十分到位,即便是扯天南地北的事情,也會和紀檢工作產生聯繫,於是就給吳道航一種假象,那就是他們現在的的確確是在展開工作,但是話題卻十分隨意。

而且還時不時的提到馬正興,讓吳道航十分適應這種節奏,不過呢,吳道航一旦說道馬正興的時候,說話往往會十分謹慎,不過薛炳南卻並不在乎,從來沒有任何的不滿。

在這種節奏下,薛炳南和成濟宇兩人說話的時間佔比開始逐漸減少,同時,在薛炳南和成濟宇的有意誘導之下,吳道航說話的時間佔比不斷增加。

也許是因為平時吳道航都是一個人坐在辦公室里閑的無聊,再加上他馬上就要退休了,很多人對他沒有以前那麼重視了,所以,今天得到機會了,他的談興很高。

聊著聊著,薛炳南便開始有意識的引導著吳道航講一講馬正興在省建設廳的威風往事。

如果薛炳南直接讓吳道航將馬正興有什麼錯誤,他肯定不會講,但是讓吳道航講一講馬正興的威風往事和政績,吳道航講起來卻沒有一點負擔,不斷的講述著馬正興在省建設廳時候做出的一件又一件很出彩的事情,字裡行間都流露出對馬正興的欣賞和認可。

對此薛炳南沒有任何異議,只是不斷的提出自己的問題,然後讓吳道航去講述。

講著講著,薛炳南笑著說道:「真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