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權力巔峰 >第2335章 強勢進門

第2335章 強勢進門 (1/2)

小說名稱《權力巔峰》 作者:夢入洪荒  更新時間:2016-12-22 00:46  字數:3366

成濟宇聽到薛炳南這樣說,立刻握緊拳頭說道:「加油!我們都是柳書記欽點的人,絕對不能給柳書記臉上抹黑!」

一時之間,兩人鬥志高漲,下車之後,徑直向建設廳門衛值班室走去。

來到門口,他們出示了自己的工作證和身份證,就等著門衛放行了。一般在其他的單位,只要出示這兩樣東西,登記一下,就可以進去了。

但是今天,他們卻並沒有放行,負責值班的門衛看了一眼兩人的身份證,尤其是盯著薛炳南的身份證看了好一會兒,又拿出自己的手機似乎查詢了一下一些資料,然後冷冷的說道:「請問你們要去哪個部門?找誰?有預約嗎?」

成濟宇看到保安表情冷漠,心情不由得變得糟糕起來,要知道,作為紀委工作人員,他們去其他單位的時候,對方往往會十分配合,只要他們出示了身份證和工作證,往往都會順利放行的。

成濟宇便有些不憤的說道:「沒有預約,我們是省紀委的,過來調查相關情況的,這也需要預約嗎?」

保安聽到沒有預約,表情依然如之前那麼冷漠的道:「不好意思,我們廳里現在對門衛工作查的很嚴,明確規定任何外單位之人沒有預約和聯絡,都不能進入我們單位,否則我們門衛出現差錯就要被立刻開除,還請兩位紀委的官老爺們體諒一下我們這些小門衛的苦楚啊,我們也都是為了工作啊。」

說話的時候,門衛臉上露出幾分苦澀,還帶著一份求饒之意。

看到這種情況,薛炳南和成濟宇兩人相視苦笑了一下,雖然他們也有心思硬闖,但是看看門衛值班室里坐著的四五個膀大腰圓的壯漢,他們就知道,恐怕人家早有準備,如果他們兩人真想要硬闖的話,恐怕還真有可能會出事。

薛炳南是一個頭腦十分清楚之人,自然不可能會違規去做事。

薛炳南直接讓門外聯繫省建設廳辦公室主任肖和成,就說要去找他。

門衛看兩人並沒有硬闖,稍微鬆了一口氣,立刻撥通辦公室的電話,他先講明了薛炳南和成濟宇的身份,然後問肖和成主任在不在,說對方想要見肖和成主任。

電話那頭立刻傳出了一個略微帶著幾分不滿的身份,薛炳南此刻就站在門衛對面的桌子上,為了聽得清楚,把身體向前微微探出,他親耳聽到對方充滿不滿的說道:「就說我在開會,開完之後得下班了。」

這時,後面有門衛通了那個接電話的門衛一下,那個打電話的門衛抬頭看到薛炳南正在探著身子偷聽,立刻把臉一沉說道:「不好意思啊,我們肖主任現在正在開會,估計開完會就下班了,要不你們明天再來吧。」

薛炳南眼睛頓時眯縫了起來,冷冷的看了值班門衛一眼,說道:「好,那你聯繫一下省建設廳紀檢監察室主任吳道航,就說省紀委第六監察室副主任薛炳南要見他,交流交流工作。你撥通他的辦公室電話,我親自和他說。」

門衛立刻沉著臉說道:「這樣不行,這樣不符合我們的工作流程,還請您不要為難我們。」

成濟宇怒聲說道:「什麼叫為難你們?難道你真的以為剛才肖和成說的那番話我們聽不到嗎?不想見就是不想見,幹嘛要玩這些貓膩呢?」

門衛沉默不語。這話他是不敢接的。他只是一個小小的門衛,他必須要聽從客戶的要求,因為他並不屬於省建設廳,而是屬於物業公司,自己做不好就會被公司開除的。這樣一份穩定的工作是不好找的。

薛炳南拍了拍成濟宇的肩膀:「濟宇,不要為難他們了,他們也是上至下派的,也不容易,這樣吧,你把吳道航的電話給我,我親自打給他。」

門衛猶豫了一下,還是把電話號碼念給了薛炳南。

薛炳南拿出手機,直接撥通了吳道航的電話,電話很快被接通了:「你好,哪位?」

吳道航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了出來。

薛炳南微微一笑說道:「吳主任你好,我是省紀委第六監察室的副主任薛炳南,我想去你那裡……」

薛炳南話還沒有說完呢,電話那頭便傳來了吳道航的聲音:「薛主任,不好意思啊,我這邊馬上就要開會去了,有什麼事情等我回來再談啊。」說完,電話便被掛斷了,嘟嘟嘟的忙音傳了出來,讓薛炳南和成濟宇的臉色都十分難看。

成濟宇咬牙切齒的說道:「薛主任,這些人也太過分了,竟然採取避而不見的態度,我就納悶了,這馬正興到底有多大的能量啊,竟然讓省建設廳都為他出面,這也太不正常了吧?」

薛炳南冷哼一聲說道:「還不是官官相護鬧得?馬正興好歹也是省建設廳出去的,如果在省交通廳那邊被查出問題來,那麼省建設廳臉上也不好看,他們最擔心的是我們很遠可能會繼續對他在省建設廳的工作展開調查,到那個時候,沒準省建設廳也有可能被拖下水。他們擔心會殃及池魚。」

成濟宇充滿憤怒的說道:「難道他們以為這樣躲起來什麼都不說就可以沒事了嗎?難道我們紀委就不會主動調查嗎?」

薛炳南苦笑著說道:「這你就不理解他們的心態了,對他們來說,我們省紀委主動調查那是主動調查的,他們寧可被你主動調查,也不希望因為馬正興的事情被牽連出去,因為即便是我們主動調查,也很難真正接觸到敏感信息,但如果馬正興的事情真的牽連到他們,那麼這問題可就麻煩了,我們就有可能順藤摸瓜找到他們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