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權力巔峰 >第2323章 薛炳南VS馬正興

第2323章 薛炳南VS馬正興 (1/2)

小說名稱《權力巔峰》 作者:夢入洪荒  更新時間:2016-12-16 18:58  字數:3332

閆代偉聽到薛炳南說完最後一番話,想起了當年自己在村裡看到村長的野蠻和貪婪,想起了當時上高中時為什麼要立志考公務員,想起自己當年想要做焦裕祿一樣為國為民的官員的理想,閆代偉突然緊握右拳,狠狠砸在桌子上,因為用力過大,拳頭收拾了,鮮血滴滴答答的滴落在桌子上,閆代偉臉上原本存在的那一絲猶豫和焦慮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堅毅和果決。

「薛主任,我決定陪你一起去調查,風裡來雨里去,生死不悔,風雨無阻!您說得對,既然是紀檢人,就要干紀檢事,堅決和**分子鬥爭到底!」閆代偉說這番話的時候,眼神中閃爍著精光,這一刻,他感覺到自己真正的活了過來,不再像以前那樣渾渾噩噩的在省交通廳紀檢監察室混日子。

薛炳南微微一笑:「閆代偉,你知道嗎?我剛才跟你所說的這些,都是在省紀委時我的領導柳擎宇書記親自跟我說的,我把他的這些話一直記在心中,我希望你也記住,我們既然是紀檢人,就要做紀檢事,決不妥協和姑息。」

閆代偉很堅定的點點頭。

這時,閆代偉說道:「薛主任,我認為,王大龍主任的失蹤和咱們省廳黨組成員、基建處處長馬正興有很大的關係。」

薛炳南一聽,頓時來了精神,說道:「你為什麼要這麼說呢?」

閆代偉說道:「因為在王大龍主任最後一次出去調查之前,他曾經跟我講過,他最後一次去見了馬正興,希望他配合自己展開調查,但是當時馬正興跟他說,他現在簡直是狗拿耗子多管閑事,早晚會把他的小命給搭進去,還說現在各個廳局機關遇到這種事情,誰不捂著蓋著,生怕外面知道,這種事情,不管誰舉報,誰調查,最終的結果肯定是查無實據,原因非常簡單,設計圖紙是有資格的公司設計的,施工是按照施工標準實施的,施工公司是有資格的,監理公司是有資質的,任何一個環節別人都挑不出任何問題,你王大龍憑什麼調查我們這個工程,憑什麼說我馬正興**?

而且他還說,領導也不會支持王大龍的,因為一旦他馬正興被查出問題來,肯定會一拉一大串,那麼領導肯定是要承擔領導責任的,所以,領導只希望局裡一切都平平安安的,風平浪靜的。這樣,領導有政績可拿,熬到資歷就陞官,下一個接任,大家都希望這樣。」

「王大龍還說,他感覺那一次,好像是馬正興對他下的最後通牒,如果他依然要繼續調查的話,就會碰觸到馬正興的底線,他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而恰好從那一次之後,王大龍便徹底失蹤了,再也沒有出現過。」

聽完閆代偉的介紹之後,薛炳南意識到省交通廳內部複雜的情況,送走閆代偉之後,薛炳南立刻拿出手機撥通了柳擎宇的電話號碼。

薛炳南先把這邊發生的事情包括閆代偉所說的那些話詳細的向柳擎宇複述了一遍。

最後,薛炳南說道:「柳書記,您看我下一步應該如何展開行動?」

柳擎宇聽到薛炳南彙報完情況之後,臉上已經布滿了笑容,他沒有想到,薛炳南才剛剛到省交通廳第一天,就摸清楚了這麼多的情況,如此看來,這個薛炳南的辦事能力還是相當出色的,當然了,他的運氣也是非常好的,如果沒有閆代偉出面,恐怕薛炳南就是在交通廳里再蹲守一年半載的,也未必能夠查到多少信息。

柳擎宇沉吟片刻之後緩緩說道:「薛炳南,既然知道了馬正興這個最大的疑點,那麼事情就好辦了,第一呢,圓山高速公路這個項目是馬正興負責的,而王大龍也恰恰因為調查這件事情而失蹤的,那麼馬正興的嫌疑無意是最大的,所以,你下一步調查的目標就是尋找馬正興和王大龍之間的關係,而且王大龍不可能憑空失蹤,畢竟他那麼大的人了,不管去哪裡肯定都會留下線索的,這樣,你帶著閆代偉模擬一下王大龍可能採取的行動路線,並且搜集王大龍的行動路線,查找王大龍出去調查之後,他的手機都和誰通了電話,都去了哪裡,看看王大龍到底是活著還是死了。」

薛炳南立刻點頭表示明白。

柳擎宇又接著說道:「還有,對於你的安全,你儘管放心,我會派李闖在暗中保護你的,不過你需要提前和他溝通一下,時刻通過手機通過北斗導航定位系統把你的位置實時分享給他,確保他可以隨時在暗中追蹤到你,保護你的安全。」

聽到柳擎宇這樣說,薛炳南感覺心中暖暖的。

什麼才是好領導?柳擎宇這就是啊。他不僅自己做事充滿凜然正氣,也要求手下做事有原則,同時,他不僅為手下指出一條最正確的工作路線,還為手下的安全進行了考慮,把自己照顧得無微不至。

這一刻,薛炳南感覺到自己能夠遇到像柳擎宇這樣一個好領導真的是幸運之至啊。

這一刻,薛炳南感覺到自己渾身上下都充滿了正能量。

和柳擎宇溝通完之後,薛炳南使勁揮舞了一下自己的右拳,給自己鼓勁:「薛炳南,使勁往前沖吧,後面有柳書記為你撐腰保障,還有閆代偉這樣充滿正氣的紀檢同事,你還有什麼需要畏懼的呢?**分子就算是有再厲害,也沒有三頭六臂,也沒有什麼可怕的。」

說完,薛炳南拿起桌子上的電話,直接撥通了省交通廳黨組成員、基建處處長馬正興的辦公電話,電話過了好一會兒才被接通,一個懶洋洋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