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權力巔峰 >第2309章 抓放張東磊

第2309章 抓放張東磊 (1/2)

小說名稱《權力巔峰》 作者:夢入洪荒  更新時間:2016-12-11 05:56  字數:3475

吳志宏連忙說道:「柳書記,具體的事宜我並不知情,我只是受到上級領導的指派過來抓人的。」

柳擎宇注意到了吳志宏說話的時候眼光游移,明顯是在說謊話。

柳擎宇微微一笑:「哦,這樣啊,既然你不知道他到底犯了什麼事情,那麼等你弄清楚所有的事情再過來抓人吧,現在張東磊是我的客人,現在正在我的辦公室內做客,估計今天晚上就不回去了,你們自便吧。」

說完,柳擎宇邁著方步很官僚的走了進去。

身後,吳志宏等人全都傻眼了。

柳擎宇實在是太強勢了,根本不給他們一點面子啊。

最讓他們鬱悶的是,他們手中並沒有任何文件和證據可以證明他們抓捕吳志宏乃是走了正常手續。

他們只能站在省紀委外面乾瞪眼,不過即便是再借給他們十個膽子也不敢擅闖省紀委。

開什麼玩笑,這裡可是省紀委,哪怕是省紀委書記之前不再他們也不敢亂闖,一旦被坐實了證據,那可是非常麻煩的。

平時省紀委不找他們麻煩他們就要燒高香了,他們怎麼敢主動找省紀委的麻煩呢。

不過吳志宏現在也不敢走,只能回到警車上,拿出手機撥通了商州市市長田躍軍的電話:「田市長,現在張東磊已經跑進省紀委裡面去了,據說就在柳擎宇辦公室做客,是柳擎宇的客人,柳擎宇說張東磊今天晚上不會回來了。您看這事情怎麼處理?」

電話那頭,田躍軍臉色通紅,充滿憤怒的說道:「廢物,一群廢物,那麼多人竟然連張東磊都看不住。算了,都撤回來吧,這事情從長計議。」

說完之後,田躍軍渾身像失去了力氣一般,有些軟綿綿的坐在沙發上,心情十分沉重。

從柳擎宇的表現來看,他對自己心存芥蒂。這讓他想起了唐雪梅,因為他非常清楚,因為自己的前妻是唐雪梅閨蜜的原因,所以唐雪梅一直對自己充滿了憎恨。

雖然他對唐雪梅同樣不滿,但卻不敢有所表現,只能忍著。因為唐雪梅不僅僅是省紀委的副書記,他還有一個省委書記師兄,他們之間的關係還是相當不錯的,而且唐雪梅的老公也不簡單,是某家大型國企的總經理,人脈關係也不一般,所以,他只能忍了。

柳擎宇直接從外間的辦公室走了進去,便看到陸建羽正在和一個三十六七歲的男人說話。

這個人男人身高在一米80左右,板寸髮型,相貌普通,一臉正氣,一雙大眼睛裡寫滿了疲憊和失落。

看到柳擎宇進來,兩人全都站起身來,陸建羽喊了一聲柳書記您回來了,柳擎宇點點頭。

陸建羽連忙介紹道:「柳書記,這位就是我在電話里跟您說的張東磊。」

張東磊連忙伸出時候來說道:「柳書記您好,我是張東磊。給您添麻煩了。」

柳擎宇擺擺手:「沒什麼麻煩不麻煩的,我聽建羽說你是實名舉報,怎麼被商州市公安局趕到省紀委門口來抓人了?」

張東磊便把自己的遭遇說了一遍,柳擎宇越聽越是憤怒。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

一個星期之前,張東磊在帶領商州市幹警們針對全市範圍內舉行針對小偷、盜竊的嚴打行動過程中,意外的抓到了一個小偷,而這名小偷竟然無意間闖進了商州市副市長程俊傑的家裡,偷走了不少的現金,還拿走了程俊傑的智能手機,並意外的看待了智能手機里存儲的不少機密信息。

而非常不巧的是,就在這天晚上,這名小偷拿走程俊傑的高檔智能手機在進行另外一樁偷竊案的時候被抓了一個正著,當時恰好遇到張東磊現場指揮,抓住這名小偷之後,小偷交代了他所犯下的諸多事情,隨即,在對臟污進行查驗的過程中,技術人員發現這個智能手機里有一些加密的文件,而這些文件與一些十分敏感的涉及腐敗的信息是放在同一個文件夾裡面的。

所以,當張東磊看到這份文件夾裡面沒有進行加密的涉及腐敗的信息的時候,非常的震驚,因為僅僅是這些沒有進行加密的資料就已經顯露出商州市的腐敗問題十分嚴重了。

張東磊和柳擎宇一樣,當時也是以轉業軍人的身份進入商州市公安局的,是靠著自己的能力一步步的從刑警隊副隊長晉級到了市公安局的副局長位置上。他的這些仕途晉陞依靠的全都是過硬的政績。

商州市近些年來很多棘手的大案要案破獲的背後都可以看到他的身影。

商州市的領導層是比較睿智的,雖然對張東磊太過於剛硬的個性不喜歡,但是卻並沒有阻擋其在仕途上的前進,該獎勵的時候毫不猶豫。但是,絕對不會把一把手的位置給他。只是給他相應的級別,讓他負責具體的工作。如此一來,只要張東磊做出了成績,領導們都是有份的,當然了,商州的領導也不會忘記張東磊。

張東磊對領導的這種心思自然看得通透,只不過他是轉業幹部,對於這些官場權謀之術並不喜歡,所以,只要能夠做事,他並不過多奢求,對於政績那些東西可有可無,態度淡漠。

因此,張東磊一路走來倒也順風順水。

但是當張東磊看到小偷從副市長程俊傑家裡偷來的智能手機上那麼多腐敗證據的時候,他心中徹底無法平靜了。猶豫了很久之後,他決定實名制舉報。

先是把手機里的證據複製了一份直接郵寄給了商州市紀委舉報中心。

然而,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寄出去這封舉報信的當天晚上,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