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權力巔峰 >第2306章 交鋒蘇國瑞

第2306章 交鋒蘇國瑞 (1/2)

小說名稱《權力巔峰》 作者:夢入洪荒  更新時間:2016-12-07 08:28  字數:3438

到家裡,唐雪梅看向坐在沙發上老神在在的老爸有些不滿的問道:「爸,你明知道田躍軍是一個喜歡順桿爬沒良心的人,幹嘛還要讓他來咱們家呢?他這次來根本就是為了尋求和蘇記偶遇的,就是想要通過咱們家這個平台搭上蘇記的關係。.la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

唐老笑著說道:「小梅啊,看來你還是沒有真正能夠理解儒家的思想。也沒有能夠做到像國瑞那樣的胸襟,還有待提高。我當然知道田躍軍的本性,更清楚他絕對不可能是一個好官,但是,他畢竟是我的弟子,省委他的老師,我欣賞他的才學,交給他的是做人做事的道理,我的確是用心的教了,至於學成什麼樣子,那就看他們進入社會之後自己的歷練了。

如果他能夠通過咱們家這個平台搭上國瑞,那是他的本事。但是,這對他未必是什麼好事。我對國瑞的道德操守還是有信心的。龍生九子,各個不同。當老師的也一樣,同樣的老師,同樣的內容,同樣的用心,教出什麼結果關鍵要看學生自己。」

說話之間,唐老的語氣顯得十分輕鬆,似乎並沒有因為自己教出來一個不好的學生而憂愁。

唐雪梅還是不能理解父親,氣鼓鼓的便離開了。

唐老看著女兒那憤怒的樣子只是微微一笑。目光中閃爍著高深莫測的關澤。

又是一個星期,時間眨眼而過。

柳擎宇再次按照和唐老的約定來到唐老家。

柳擎宇到來的時候,發現唐老的客廳里已經多出了兩個人,而且這兩個人他都認識,一個是田躍軍,商州市市長,另外一個則是江南省省委記蘇國瑞。他進來的時候,看到兩人詳談甚歡,氣氛和諧。

這讓柳擎宇對田躍軍的交際能力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對於他的厚臉皮也是真正有了見識。

蘇國瑞看到柳擎宇來了,並沒有感覺到意外,直接笑著站起身主動伸出手來說道:「擎宇啊,真沒有想到,你竟然成了我的小師弟了。

柳擎宇十分熱情的和蘇國瑞握了握,同樣笑吟吟的說道:「蘇記,說實在的,我還真沒有想到,您竟然是我的師兄。」

這時,唐老從房裡走了出來,滿臉得意的說道:「國瑞啊,你是不知道,一開始的時候柳擎宇這小子還不願意拜我為師呢,這個關門弟子可是我連哄帶騙給拐來的。」

蘇國瑞頓時哈哈大笑起來:「老師,您真是越來越有童心了。」

雖然嘴上這樣說著,但蘇國瑞看向柳擎宇的目光卻少了幾分戒備。

雖然蘇國瑞和田躍軍聊天的時候滿臉笑容,讓人如沐春風,實際上,到了蘇國瑞這個級別,還有什麼事情是他看不穿的呢?他早就知道有田躍軍這麼一個人,也曾經聽說過田躍軍的一些事情,只不過他對這些事情並不在意。民不舉,官不究。

但是現在田躍軍既然主動找到自己,蘇國瑞也想要近距離觀察一下這個田躍軍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如果外界傳言為虛,而田躍軍確實有很有能力,符合他的用人標準,看在大家都屬於老師的門下,蘇國瑞自然會重用於他。但是如果實事相反的話,那麼蘇國瑞自然不可能用他。但是前期的接觸肯定是少不了的。

蘇國瑞並沒有從老師那裡得知柳擎宇的存在,二是從田躍軍那裡知道的,還知道柳擎宇成為了老師的關門弟子,說實在,他當時第一個想法就是柳擎宇是不是想要通過老師搭上自己這條線。

不過這個念頭很快就被蘇國瑞給否定了,因為他非常清楚柳擎宇的真實身份,更清楚柳擎宇到底是一個多麼驕傲的人,要想讓他通過這種拐彎抹角的方式來和自己套近乎,基本上沒有可能。而且柳擎宇到了江南省之後雖然一開始表現得十分低調,但是短短一個月的時間通過巧妙的權力制衡很輕鬆的完成了兩件大案要案的辦理,這已經充分展現出柳擎宇在江南省打算大刀闊斧大幹一場的決心和魄力。

他剛才一直在思考著柳擎宇拜師的真實意圖,此刻聽到老師的話之後,他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柳擎宇是被老師拐騙過來的。

蘇國瑞徹底無語了。不過這讓他對自己的老師更加的尊敬。

自己的這位老師是一個真正做學問的人,和社會上那些一瓶子不滿半瓶子咣當掛著一連串榮譽頭銜光環的所謂的專家教授學者相比,自己的老師才是真真正正的專家。

這時,唐老笑著看了蘇國瑞一眼說道:「國瑞啊,你別看柳擎宇現在只有三十多歲的年紀,你比他大了20多歲,但是我可以肯定的說,不出半年,柳擎宇在儒學的造詣絕對不會比你差,不出一年,他絕對會超過你。」

蘇國瑞立刻抬起頭來,雙眼之中充滿了強烈的戰意,目光堅定的說道:「老師,我還真不服氣,也不相信。」

唐老笑道:「不服氣?這很正常,這就是你的性格,你們可以較量一下,我當裁判,如何?」

蘇國瑞笑著看向柳擎宇說道:「我沒問題。柳擎宇,你呢?」

柳擎宇苦笑著說道:「師兄,我現在的水平肯定是不如你,還希望你手下留情啊。」

蘇國瑞擺擺手:「擎宇啊,不要自謙,俗話說的好啊,文無第一,武無第二,咱們現在可不是上下級領導的關係,咱們是文友,文斗無父子,今天是第一場,半年後咱們進行第二場文斗,一年後進行第三場,看看老師的判斷到底準不準啊。」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