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權力巔峰 >第2293章 借題發揮

第2293章 借題發揮 (1/2)

小說名稱《權力巔峰》 作者:夢入洪荒  更新時間:2016-11-30 16:14  字數:3582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看到柳擎宇去取自助餐,張彥峰還想跟著柳擎宇去解釋什麼,但卻被柳擎宇皺著眉頭瞪了一眼,只能訕訕的離開了。

心中怒罵著柳擎宇不懂好歹,卻也心中開始敲鼓。

雖然接下來的慈善拍賣環節做得非常成功,竟然募集了將近600萬元的善款,但是張彥峰的心中卻充滿了焦慮和失落。因為他注意到,沈鴻飛在晚會上長袖善舞,和很多商人保證各個地市的官員們都聊的非常開心,氣氛搞得十分融洽,沈鴻飛還專門和他聊了十多分鐘的時間,對他情況有了一個初步的了解。他也極力在沈鴻飛的面前表現著自己。

但是,等到他充滿興奮的離開沈鴻飛看到柳擎宇的時候,他的心情便再次低落下來,尤其是當他看到柳擎宇坐在偏僻的角落裡,幾乎不怎麼和別人交流的時候,他真真正正的感受到了一絲危機。

更讓張彥峰感覺到焦慮的是,自始至終柳擎宇都沒有給他任何解釋或者套近乎的機會,更是重點的告訴他,不允許透露出自己到達現場的消息。

到了這個時候,如果張彥峰要是不知道柳擎宇是帶著某些特定目的來到這次的慈善晚會的,他就是傻瓜了。

難道柳擎宇盯上我了?難道僅僅是因為我沒有給柳擎宇送請柬嗎?柳擎宇的心眼不壞這麼小吧?

散會之後,柳擎宇和沈鴻飛是一起乘車離開的。

車上,沈鴻飛笑著看向柳擎宇說道:「怎麼,柳擎宇,你打算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從光輝集團開始燒起來?你之前這些天不是一直都保持低調隱忍的嗎?」

柳擎宇哈哈大笑起來:「怎麼,沈鴻飛,你看我像是那種低調隱忍的人嗎?」

「你不是。」沈鴻飛很肯定的說:「該不會你之前這段時間的隱忍是在故作姿態吧?」

柳擎宇點點頭:「有那麼一點意思吧。」

「好像完全沒有必要那麼做吧?你可是省紀委書記啊。」沈鴻飛撇了撇嘴說道:「你現在早已經不需要扮豬吃虎了,因為所有江南人都知道你是一直兇悍的老虎,你再扮豬也沒有人認為你是豬,所有人都在防備著你的,從今天這次慈善舞會沒有給你發請柬就可以看得出來。人家為什麼不給你發請柬,還不是擔心你到了現場之後抓住他們的把柄嗎?只是這個張彥峰實在是太低估了你這個傢伙臉皮的厚度,結果就悲劇了。」

柳擎宇嘿嘿笑了笑,也不否認,只是說道:「老沈啊,其實我之所以低調,並不是想要扮豬吃虎,而是對於省紀委內部的局勢還沒有看清楚啊。」

「省紀委內部的局勢很複雜嗎?」沈鴻飛有些詫異。

「非常複雜,我告訴你吧,這種情況,從我到了省紀委的第一天我就已經感覺出來了。」

柳擎宇說說話的時候,臉上露出一絲苦澀的笑容:「我們省紀委內連我在內紀委常委一共有11名,但是裡面的情況非常複雜,副書記、監察廳廳長宋增輝由於在副書記位置上呆的時間比較長,所以在紀委內很有權威,很多處室的主要負責人都是他的嫡系人馬。

而紀委副書記廖榮軍和唐雪梅這兩人一個是三年前異地調過來的,一個是本土的老人,而且他們還曾經是黨校同學,因此,他們兩人之間非常團結,而且廖榮軍此人極其擅長拉攏人心,到了紀委三年的時間,經過和唐雪梅聯合,又聯合了其他一兩名紀委常委,形成了和宋增輝勢均力敵的局面。

前任省紀委書記之所以被調離江南省,就是因為他無法掌控江南省省紀委內部這兩股實力相當雄厚的力量,而這兩撥人在理念上又有很大的詫異,宋增輝主張紀委工作必須要以人為本,側重於教育、監督而不是懲罰,相反的,廖榮軍則主張紀委的工作必須要嚴厲嚴格,有錯必糾,違法必懲,決不姑息,所以在面臨很多紀委案件的時候,他們雙方總是無法達成統一的意見,這就導致在辦案的時候,他們雙方往往彼此掣肘,最終導致案件很難乾脆的辦理下來。

而身為省紀委的一把手,他不可能事事都親自去辦案,必須要依靠下面的這些人去做事,但如果下面的人有兩種做事的理念,一把手又無法很好的駕馭他們,那麼要想駕馭整個省紀委就比較難了。」

「就因為這個原因,你到了省紀委之後一直沒有召開一次省紀委常委會?」沈鴻飛有些震驚的說道。

「當然不是。」柳擎宇十分肯定的回答道:「原因是多方面的,不過這個原因是一個重要的誘因。」

「那你知不知道現在省里很多人都已經開始對你產生一些質疑?有人說你沒有能力駕馭省紀委的班子,還有人說你為官懶惰,對紀委工作漠不關心,只是庸庸碌碌的混日子?」沈鴻飛笑著說道。

柳擎宇不屑的說道:「他們愛說什麼說什麼唄,嘴長在他們的身上,我又無法去堵住他們的嘴,只不過是我做事有我的原則和想法罷了,我只按照我的規划去做事,至於說別人怎麼說根本就是無所謂的。

沈鴻飛啊,你也別說我,你以為你的官聲就很好嗎?我早就聽說了,你這段時間在江南省可謂長袖善舞,十分擅長交際,和每個人都相處的很好,有些人說你為官和善,是一個好官,也有人說你是在作秀,其實,他們都猜錯了,你只不過是在用這種方式麻痹江南省的人而已。

其實啊,這聰明人做事,永遠都是那些愚笨之人形象不到的。否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