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權力巔峰 >第2278章 以勢壓人

第2278章 以勢壓人 (1/2)

小說名稱《權力巔峰》 作者:夢入洪荒  更新時間:2016-11-21 18:20  字數:3613

柳擎宇他們離開之後,綠毛小子來到領頭的那個年輕人面前,說道:「彪哥,這事情不能就這麼算了啊,咱們哥們啥時候吃過這種虧啊。」

其他兩人也點頭說道:「沒錯,彪哥,這次咱們虧大了,這事情絕對不能就這麼算了,竟然有人在蘇杭市敢欺負到咱們哥們頭上來了,簡直是找死啊!」

那個領頭的年輕人臉上的表情陰晴不定的變幻了一陣,咬著牙說道:「最近我老爸一直在告誡我要低調行事,咱們哥幾個最近這段時間也一直很低調,但是我卻萬萬沒有想到,在我們蘇杭的地面上竟然有這個龜孫子想要挑釁我們,既然如此,那哥幾個就好好跟他玩一玩吧,不把他給玩殘了,我們就不叫蘇杭四少!」

「沒錯!玩死這丫的,我看他那老婆長得挺不錯的,雖然年紀開起來稍微大了一些,但那身材,那相貌,和二十六七歲的熟女沒有什麼兩樣,看得我熱血沸騰,老子將來一定要弄到床上去嘗嘗鮮!」

其他三人立刻發出一陣會心的微笑。

於是,彪哥立刻拿出手機開始打電話。

柳擎宇他們行駛了半個多小時左右,到了收費站出口處。柳擎宇不由得眉頭微微一皺。

因為他發現出口處已經有些壓車了。

每個出口處都有交警在執勤檢查駕駛證和行駛本。

柳擎宇是一個很規矩的人,老老實實地排隊接受檢查。

這時,當輪到柳擎宇他們這輛車要出去的時候,立刻被一個交警給攔住了,交警先是看了一眼柳擎宇的車牌號,隨即便裝出一副很平靜的樣子來到柳擎宇的窗外:「先生,請出示一下你的駕駛證和行駛本。」

柳擎宇很配合的拿出駕駛證和行駛本。

司機拿過來看了兩眼之後,表情陰沉著說道:「把車開出來,直接停到旁邊的等候處理區,你這車有問題,請你下車配合我們的檢查。」

這時,其他位置檢查的交警都已經撤了回來,來到柳擎宇他們這輛汽車的旁邊。

幾乎一半包圍的狀態引導著柳擎宇把汽車停止路邊一處專門設置的停車區域。

隨後,柳擎宇他們被全部叫下汽車。

這時,一陣汽車的轟鳴聲響起,後面那輛布加迪威航一個急轉彎駛進了停車區。

車門一開,車上那四個年輕人全都沖了下來。

「警官,就是他們這幾個人交通肇事逃逸還毆打我們,希望你們能夠秉公執法,將這個交通肇事逃逸罪犯繩之以法。」彪哥走過來十分嚴肅的對其中負責處理此事的交警說道。

交警點點頭,看向柳擎宇說道:「你們涉嫌交通肇事逃逸,這可是真的?」

「不是真的,警官,他們在撒謊,真正交通肇事的是他們。」柳擎宇直截了當的說道。

「放屁,如果是我們交通肇事的話,你們為什麼要跑呢?」對方那個綠毛的傢伙很囂張的說道。

交警表情嚴肅的盯著柳擎宇。

曹淑慧說道:「我們只不過不想和你們在那裡扯皮浪費時間耽誤行程而已。」

「耽誤行程?我看你們是做賊心虛吧?」綠毛傢伙繼續說道。

這時,曹淑慧直接返回汽車,拿出車後面的行車記錄儀,調出行車記錄儀上的視頻記錄一邊播放一邊拿到交警面前說道:「這位警官,請你看看,這是我們車上行車記錄儀上面記錄的事發時的畫面。」

交警仔細看了一眼,整個事故發生過程行車記錄儀記錄得清清楚楚,通過行車記錄儀可以清楚的看清楚,是這位彪哥在開車的時候突然低頭看了一眼手機,然後布加迪威航便直接撞上了柳擎宇他們的長城哈弗h8,然後這傢伙雙眼充滿憤怒,又倒了兩把撞擊兩次之後才下車去找柳擎宇他們理論。

交警看完之後,點點頭:「嗯,沒錯,這次事故的主要責任在後面車輛,你們沒有問題。」

「我草,你是哪裡的交警?叫什麼名字?警號多少?」彪哥充滿憤怒的盯著這名交警。

交警淡淡的說道:「我叫羅進民,警號33168,怎麼,有什麼問題嗎?」

「你們隊長是不是胡作偉?」彪哥問道。

「是的。」

「我和你們胡隊長是好哥們,他沒有告訴你們這次任務的目的是什麼嗎?」

「說了啊,他說有一輛車涉嫌交通肇事逃逸,讓我們把這輛車攔截下來,我們已經把他攔截下來了,任務已經完成了。」

「你不知道該怎麼辦?」杜金彪這次真的被這名叫羅進民的交警給氣得夠嗆,心說你這小子怎麼不開竅啊。沒看到我開的是什麼車嗎?沒聽到我和你們隊長是哥們嗎?看眼色辦事不知道嗎?

「知道啊,依法辦事啊。他們已經拿出行車記錄儀來了,上面證據確鑿,明顯是你們的汽車追尾他們的汽車,你們全責,他們不屬於交通肇事。而且上面視頻也顯示了,人家把電話留給你們了,如果有什麼事情可以和他們聯繫,他們做到這一步已經可以撇清責任了。」羅進民心情平和的說道。

「哦?有證據?我看看?」杜金彪意識到面前的這個交警可能是個菜鳥交警,根本沒有什麼社會經驗,對於這樣的人你跟他講什麼察言觀色等同於對牛彈琴,只能一點點的開導這傢伙了。

羅進民把行車記錄儀遞給杜金彪。

柳擎宇則在旁邊冷眼旁觀。

杜金彪接過行車記錄儀看了幾眼之後,突然狠狠把記錄儀摔在了地上,然後狠狠的踩了兩腳,然後笑著說道:「真是不好意思啊,剛才手沒有拿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