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權力巔峰 >第2276章 柳沈密會

第2276章 柳沈密會 (1/2)

小說名稱《權力巔峰》 作者:夢入洪荒  更新時間:2016-11-19 01:36  字數:3620

柳擎宇和沈鴻飛誰都沒有想到,他和沈鴻飛之間在正式江南省上任之前,竟然在燕京市再次相遇了。

兩人是9月30號晚上下飛機的時候,在機場大廳出口處遇到的。

相遇即是緣分,柳擎宇讓妻子曹淑慧和老媽柳媚煙帶著柳浩天和柳香薇先去,沈鴻飛那邊也讓老婆孩子先去,他和柳擎宇兩人則在機場外面就近找了一家比較雅靜的餐廳,要了個雅間,要了幾個小菜,兩瓶啤酒,一邊喝著小酒,一邊聊了起來。

這次見面聊和之前電話里彼此相互試探不同,這次,兩人聊天的時候就有些坦誠了。

沈鴻飛臉上寫滿自信,看著柳擎宇說道:「柳擎宇,你知道嗎?現在像咱們一樣年輕的副省級幹部裡面,我認為,真正能夠被我重視並確認為對手的只有你一人而已。」

柳擎宇笑著說道:「我看不見得吧?據我了解,現在有兩個比我還年輕的副省級幹部正處於上升通道中,他們比你我更年輕,更有優勢,而且之前都曾經取得了不錯的政績。」

沈鴻飛不屑的撇撇嘴道:「你說的那兩個我知道,不過我根本沒有把他們放在眼中,他們雖然取得了很不錯的成績,但那是大環境使然,他們取得的成績我認為應該歸功於當地良好的經濟大環境,尤其是白雲省那位,他之所以能夠取得那樣好的政績,可以說是得益於你當年在白雲省之時做留下的經濟遺產,而且那位剛調過去的時候,為了彰顯自己的存在,曾經對你所制定的經濟發展規划進行大幅度調整,隨後一年的時間內,當地經濟增長速度一下子就將了下來,很多企業對此抱怨不斷,很多質疑聲浪此起彼伏,如果不是那位腦子比較靈活,發現自己思路不對頭立刻調整,恢復了你的發展規劃,恐怕現在應該正在頭疼呢。」

柳擎宇笑了:「沈鴻飛,你說得雖然有一定道理,但是我認為,既然那位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並及時改正,而且在改正之後還能確保當地經濟高速發展,這其實就是一種本事。也是一種能力,絕對不能小覷。」

沈鴻飛點點頭:「的確是不能小看,但我認為,像他那種十分自負,喜歡處處彰顯自己的存在的人,對自己的政績和形象過於看重,因此,他缺乏那種腳踏實地的務實精神,而開脫創新能力又不足,所以,即便是他可以吸取別人的養分並將之向前推進一步,但畢竟比起原創者來,總是有所不如。

就拿你來說,你不管到了哪裡,只要你能夠充分了解當地的情況,理順了當地的人事和各自布局,那麼你就可以很快把當地的各種工作做得井井有條,尤其是經濟領域,那更是你的強項。他們那兩位比起你來差得不是一點半點。

別說是比你了,就是比我也差得不是一點半點。」

說最後這句話的時候,沈鴻飛沒有一絲一毫的謙虛之意。相反的,這句話他說得十分自然,因為他心中就是這樣認為的。

聽沈鴻飛這樣說,柳擎宇微笑著點點頭:「嗯,我同意你的意見。他們兩人雖然有著很多優點,但是比起你來的確不如。」

對於沈鴻飛的意見,柳擎宇沒有否認,因為他心中也是這樣認為的。

雖然柳擎宇嘴上說兩人能力不錯,但也僅僅是不錯而已。

相比於眼前的沈鴻飛,他們雖然有哦年紀優勢,但是在潛力上卻差得太多。

沈鴻飛雖然在發展經濟的水平上比起自己略遜一籌,但是他在組織人事上確實有他的優勢,尤其是在掌握各方勢力的平衡上,的確比柳擎宇要強上不少。

因為柳擎宇的性子太直,所以在工作中,很少有妥協的時候,但沈鴻飛卻不一樣,他的工作手段比較多元化,相對比較與圓滑,有些時候只要不是太過於觸犯他的原則和底線,他是可以選擇妥協的。

因此,他可以很好的掌握各方的平衡。

「好了,咱們就別相互吹捧了,還是說說到了江南省之後你有什麼打算吧?」柳擎宇笑著說道。

沈鴻飛略微沉吟一下,緩緩說道:「我打算先想辦法站穩腳跟再說,我相信你肯定也是這樣考慮的。」

柳擎宇點點頭:「沒錯。但是我估計,咱們要想站穩腳跟恐怕不容易啊。我相信,上面的意思江南省那邊的領導們肯定也知道,而一旦咱倆站穩腳跟,不管誰最終勝利,江南省的格局必定會重新調整,那麼各方利益平衡肯定就會打破,所以,咱們到了江南省之後肯定會成為最不受待見的兩個人。」

沈鴻飛深有同感的說道:「沒錯,明眼人都能夠看出咱們去江南省的真實目的,那麼江南省的那些老狐狸就算是沒有得到確切消息也能夠猜的差不多,所以,咱們去了之後恐怕都會面臨被孤立甚至排擠的局面。所以,咱們剛去的時候,必須要團結起來,先抱團取暖,等咱們站穩腳跟之後,再各憑手段,各自施展自己的才華,在各自領域發揮自己的能量,看看到底誰能夠在江南省真正一飛衝天!」

柳擎宇笑了。

無怪乎沈鴻飛被自己視為最主要的競爭對手,他的大局觀、戰略戰術能力都是超強的。

自己只是約他一起出來聊聊,他就能夠想到自己的真實用意,恐怕就算自己不提,沈鴻飛早晚也會提的,因為對於他們兩人來說,兩個帶著明顯目的性的強勢人物一起空降到江南省,要說不受到排擠和孤立幾乎是不可能的。

當然了,肯定有人會拉攏他們,但問題是這種拉攏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