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權力巔峰 >第2271章 再見季建濤

第2271章 再見季建濤 (1/2)

小說名稱《權力巔峰》 作者:夢入洪荒  更新時間:2016-11-16 10:40  字數:3454

王洪浩慘笑著離開了。om

雖然心中充滿了不甘,雖然對柳擎宇依然十分的不服氣,但是,他還是落馬了。在湯國財提供的實實在在的證據面前,他無法抵賴,等待他的將會是法律的嚴懲。

然而,王洪浩雖然落馬了,但是,天都省的風波僅僅是剛剛開始而已。

王洪浩被雙規之後,天都省省委常委會繼續進行。

因為王洪浩被雙規了,在接下來關於天都市市長的人選上,趙棟材沒有在去和曾國海較勁,曾國海提議的一個市長人選很快在常委會上獲得了通過。此人赫然是天都市現任的常務副市長熊催。

這個提拔對熊催來說絕對是破格提拔。畢竟,熊催才剛剛提拔為常務副市長不久,現在又直接被提拔為天都市的市長,絕對是十分罕見的,畢竟,在這之前,熊催只是天都市普通的副市長而已。

在這個人選問題上,曾國海曾經和柳擎宇有過深入的探討。

柳擎宇向曾國海推進了熊催,柳擎宇的理由是一方面熊催這個人辦事能力超強,二是他的官德很好,哪怕是在季建濤和王洪浩時期,他也不曾有過一絲一毫的妥協,依然堅持著自己為民辦實事的風格,第三則是熊催對於自己制定的天都市經濟發展思路十分了解和支持,而自己在天都市恐怕呆的時間頂多也就是三四年的時間,那麼一旦自己調走,有熊催這樣熟悉天都市情況的官員坐鎮,那麼不管是誰接替自己的位置,都可以確保天都市沿著正確的方向去發展。而經濟發展規劃要想真正見到實效,需要有人去堅定的貫徹落實,熊催是最好的人選。

曾國海對柳擎宇的這些考慮深表認同,所以,最終提議了熊催接替季建濤擔任天都市市長。

不過,對於天都市市長季建濤,柳擎宇卻並沒有忘記。

散會之後,柳擎宇剛剛回到辦公室,秘書江深告訴柳擎宇,季建濤的秘書被市紀委那邊給雙規了。根據季建濤秘書交代,那些舉報季建濤的材料都是他接受了大師的指示放出去的。而他雖然表面上是季建濤的秘書長,實際上,他剛剛成為季建濤秘書之後不久就被大師給拿下了,成為了大師的眼線。

聽到這個彙報之後,柳擎宇當時也是吃驚匪淺,他怎麼都沒有想到,季建濤那麼精明的一個人,竟然栽跟頭栽得這麼慘,竟然是被自己的秘書給出賣了。

柳擎宇沉思了好一會兒,直接給省紀委書記劉華江打了個電話,說要見見季建濤,劉華江毫不猶豫的便同意了。

柳擎宇再次見到季建濤的時候,是在一個典型的紀委訊問專用房間內。

房間四面都包裹著厚厚的防撞海綿,窗戶外面都有鐵窗護欄防止犯罪嫌疑人跳窗自殺。

房間內,季建濤臉色蒼白,神情顯得十分低落,這和以前在常委會上和柳擎宇較勁時意氣風發的季建濤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訊問人員告訴柳擎宇,季建濤這些天一直保持著沉默,什麼都不肯說,對此,訊問人員也沒有過於急躁,只是和季建濤對峙著。季建濤的一日三餐和日常生活十分規律,訊問人員則完全是依法執法。只不過最近這兩天,季建濤的心情很差。

柳擎宇輕輕點點頭,了解了一下情況之後,讓訊問人員離開,直接坐在季建濤的對面。

季建濤有些冷漠的看了柳擎宇一眼,勉強提起精神冷冷的說道:「怎麼,柳書記,你是來看我的笑話的吧?我知道,我輸給你了,我認栽,你沒有必要再跑到這裡來嘲笑我吧?好歹也是省委領導啊。我輸的也不冤枉,我季建濤不過是自不量力罷了!明知道你是省委領導還跟你叫板,我那純粹是耗子舔貓腿,嘬死啊!我輸了,我認栽,柳擎宇,你現在滿意了吧?」

柳擎宇沉默,看了季建濤幾眼,這才緩緩說道:「季建濤,我今天過來並不是來嘲笑你的,至於說贏了你,我並沒有什麼值得驕傲的,因為我在眼中,自始至終你都不是我真正的對手。」

聽柳擎宇說道這裡,季建濤頓時雙拳緊握,一下子站起身來,怒視著柳擎宇:「柳擎宇,你說什麼?你一直都沒有把我當成對手?」

柳擎宇淡淡一笑:「不管你信不信,我一直都是這樣看的,我真正比較忌憚的是那個神秘的大師,在我來天都省之前就有人提醒過我,讓我注意那個大師,說那個人是一個極其陰險的人物,後來在天都省的這段時間,不管是我擔任反貪局局長期間還是我擔任天都市市委書記期間,大師的陰影一直存在,幾乎每一次重要的事件上,我隱隱都能夠感受到那個大師的影子。」

說道此處,柳擎宇冷冷的看著季建濤說道:「季建濤,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恐怕你和大師之間關係比較密切吧?」

季建濤冷笑著保持沉默。

對於大師,季建濤心中充滿了感激和欽佩,如果不是大師,恐怕他早就敗在柳擎宇的手中了,他已經隱隱猜到,今天柳擎宇過來的目的是想要從自己這裡知道大師的一些信息了,不過他是決定不會把這些信息告訴柳擎宇的,他相信,只要大師存在一天,柳擎宇的日子一天就不會好過了。因為在大師心中,柳擎宇始終都是他想要對付的敵人。

柳擎宇注意到了季建濤臉上的表情,微微一笑:「季建濤,你現在心中是不是依然對大師充滿了感激和欽佩呢?你現在是不是再想著大師繼續給我製造諸多的麻煩呢?」

季建濤毫不猶豫的點點頭,帶著一絲得意的說道:「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