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權力巔峰 >第2269章 說服

第2269章 說服 (1/2)

小說名稱《權力巔峰》 作者:夢入洪荒  更新時間:2016-11-16 01:14  字數:3451

聽到湯國財這樣說,劉華江的眉頭緊皺。

升為一名老資格的紀委書記,劉華江非常清楚,像湯國財這樣的人,一旦決定不開口,要想攻破他的心理防線是非常困難的,因為首先他已經交代了許多的問題,這些問題都是已經被查明的,僅僅是這些問題就足夠判他個十年八年的,所以,都到了這個份上了,他不說對他肯定沒有壞話,說了只能會讓情況更糟,這種情況他,他肯定選擇對他最有利的一種情況。

而且劉華江已經知道,湯國財已經和外界接觸過了,和外面通了電話,被人做了工作甚至是威脅,這種情況下,湯國財更不可能說出他知道的情況了。

這也是今天劉華江把柳擎宇拉過來的主要原因。

劉華江知道柳擎宇在反貪局的時候就以辦案子比較高效、快捷而聞名。所以,他想要拉柳擎宇過來看看有沒有辦法能夠攻破湯國財這條防線。

柳擎宇淡淡的看著湯國財,湯國財充滿不屑的和柳擎宇對視著,如果說以前在天都市市委工作的時候,他還對柳擎宇有著三分畏懼的話,那麼現在,已經註定成為階下囚,那麼他對柳擎宇便再也沒有了任何的畏懼之意。

柳擎宇突然笑了,看得湯國財莫名其妙。

柳擎宇突然說道:「湯國財,可能還沒有人告訴季建濤已經被雙規的這個消息呢吧?」

湯國財頓時一愣:「季建濤被雙規了?這不太可能吧?」

柳擎宇笑道:「沒有什麼不可能的。這人啊,只要做了壞事,不管他多麼謹慎,最終都會被發現的。」

湯國財冷冷的看著柳擎宇,臉上充滿了憤怒,但內心卻掀起了滔天巨浪,他怎麼都想不明白,季建濤那麼一個有背景有靠山的人為什麼會被雙規呢?

柳擎宇沖著湯國財微微一笑:「湯國財啊,不用表現得那麼憤怒,要說玩心理,我柳擎宇並不比你差多少,你現在心中是不是非常疑惑,為什麼季建濤會被雙規呢?那麼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是因為有人給省紀委那邊送去了一份詳實的舉報材料,這份材料詳實到可以知道季建濤在什麼時間受了多少錢,甚至連現場的視頻都有,你認為,誰能夠掌握這樣的材料呢?他們為什麼要把這樣的材料交給省紀委呢?」

湯國財沉默不語,但臉色明顯和剛才有了巨大的變化,眉頭開始皺了起來。

柳擎宇接著說道:「湯國財,我相信你應該明白,季建濤之所以被舉報,是因為他已經失去了利用的價值,而他季建濤最後的價值就是被雙規之後,可能會讓我十分高興,興奮之下可能會忘乎所以,一旦我在這個時候做出某些事情被某些人抓住了把柄,那麼他們就會趁機將我搞定。」

說道此處,柳擎宇長長嘆息一聲說道:「哎,季建濤可真是夠悲慘的啊,整天算計來算計去,想要把我柳擎宇給整倒,結果我沒有事,反而是他被自己人給整倒了,甚至連他最後的一點剩餘價值都被榨乾了,等待他的將會是慢慢的鐵窗生涯,湯國財,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當初應該是季建濤派人去威脅你,逼著你不要說出任何你所知道的事情的吧?那麼現在,季建濤被雙規了,你不覺得,這對你來說是一個非常好的悔過自新、積極立功的機會嗎?」

湯國財依然保持著沉默。不過柳擎宇已經注意到,湯國財的眉毛開始微微抖動起來,右手的手指開始有節奏的上下抖動著。

這是湯國財的內心在進行心理活動的外在表現,很明顯,湯國財的內心防線已經開始有所鬆動了。

到這個時候,柳擎宇看向劉華江,向著他微微點頭。

現在,到了拿出最後底牌發動總攻的時候了。

劉華江拿出一個手機放在了湯國財的面前,隨後撥通了視頻電話。

很快的,電話那頭出現了一個湯國財熟悉的頭像,而湯國財的形象也出現在對方的視頻電話中。

「爸……是我……我沒事了……」電話那頭,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滿臉淚水聲音哽咽著說道:「爸,謝謝你讓天都市派人把我給救了出來,我現在安全了。你們天都市的警察叔叔真的是太厲害了。」

聽到兒子那熟悉的聲音,看著兒子那有些消瘦的臉龐,湯國財那冰冷生硬的心開始緩緩融化了。

「兒子,你現在真的沒事了?」湯國財問道。

「爸,我真的沒事了。你看,我現在就在大街上。」一邊說著,湯國財的兒子一邊用手機攝像頭拍攝著周邊的街景給湯國財看。

湯國財看到兒子無恙,一顆心終於徹底放了下來。

這時,湯國財的兒子聲音哽咽的說道:「爸,經過這次事件,我深深的意識到,我們就算有再多的錢財,如果失去了自由,失去了性命,都沒有什麼用了,人生在世短短百十年,錢財不過身外之物,沒有了我可以通過我的勞動去獲得,但是爸爸,我不希望你的後半生全都在監獄裡面度過。

爸爸,我已經把我的銀行賬戶裡面所有的錢全都交給來自天都市的警察叔叔了,他們已經把錢轉回了國內,我跟他們說了,希望我的這種行為能夠為爸爸你減輕罪行。爸爸,你知道什麼就全都說出來吧?說實話,我真的不想在加拿大獃著了,在這裡,我們華人最多只能算二等公民,在那些白人眼中根本就沒有什麼地位可言。而且我們華人的安全也不能得到充分的保證。

如果我們華人和外國白人發生衝突,他們肯定會庇護白人,而我們華人大部分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