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權力巔峰 >第2259章 清楚使命

第2259章 清楚使命 (1/2)

小說名稱《權力巔峰》 作者:夢入洪荒  更新時間:2016-11-09 09:19  字數:3533

這一夜,季建濤輾轉反側難以入眠。

第二天是周末,不用上班,但季建濤卻早早的就爬了起來,洗漱過後,直接親自開車向著大師的別墅行去。

快到大師別墅門口的時候,季建濤這才給大師打電話,告知大師他來了。

大師讓他在外面足足等了一個多小時之後,這才讓他進去。

此刻,大師已經吃完早飯,再次坐在電腦前繼續玩著他最喜歡的cs,嘟嘟嘟的槍聲不時從音響里傳出來。

季建濤坐在大師身後的沙發上,臉色顯得十分沮喪。

當他把自己的所思所想向大師全部傾訴完之後,面帶悲戚的說道:「大師,有些時候我都感覺我好沒用啊,我一個堂堂的天都市市長,在有那麼多幫手的情況下,竟然被柳擎宇收拾得幾乎快要成為一個光桿司令了,當真是悲哀啊悲哀。」

大師沉默了一會兒,這才淡淡的說道:「其實也沒有什麼可悲哀的,因為你和柳擎宇根本就不再同一個檔次上。或許你認為我說的話有些太直接,無法接受,但是我要告訴你的是,這就是事實。」

大師說這句話的時候,季建濤的臉上充滿了憤懣之色。

大師接著說道:「你也不用不服氣,首先,從職務上來看,你雖然是市長,但人家是市委書記,是一把手,二把手永遠不如一把手權威性強,這是毋庸置疑的。

從級別上來看,你只是正廳級,而人家柳擎宇是副省級,而且還是省委常委,從這一點上看,你比柳擎宇差了不是一點半點。

你應該知道,雖然正廳和副省看起來只差那麼半級,但是這半級卻是很多正廳級幹部熬了一輩子都無法跨越的障礙。

但是,柳擎宇年紀比你輕,資歷比你淺,人家卻跨越了這道障礙,成為了整個天都省歷史上最年輕的省委常委之一。

你難道就沒有想過,為什麼柳擎宇可以做到這一點?難道他有的只是背景嗎?難道只是因為他深得省委書記曾國海的賞識嗎?」

季建濤聞言不由得露出一副深思的姿態,他隱隱感覺到,大師說的似乎有些道理。

不過此刻,他突然意識到一件事情,那就是大師每說一句話,都會停頓一會兒。以前的時候他還真沒有注意到此事,不過這次,他的精神高度集中,便感覺到大師說話時這個特徵比較明顯。

不過他也沒有當回事,因為此刻,他把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了對大師所說的每一句話的理解上。

大師接著說道:「季建濤,如果你真的這麼認為的話,那麼你就大錯特錯了。你輸給柳擎宇就不冤枉了。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在如今天都省這個平台上,雖然柳擎宇僅僅是天都省排名靠後的一名省委常委,但是,他的能量即便是趙棟材省長也不敢小覷,否則的話,你以為為什麼王洪浩對柳擎宇如此忌憚?為什麼你會被提拔起來專門用來對付和掣肘柳擎宇呢?就是因為柳擎宇的能力太強了。

你也許只把注意力放在了你們天都市這個平台上,但我要告訴你的是,自從柳擎宇到了天都省之後,曾國海很快就和柳擎宇之間形成了良性互動,關係日漸密切,也正因為如此,以前的時候,曾國海在天都省一直都沒有站穩腳跟,但是柳擎宇來了之後,曾國海利用柳擎宇創造出來的一次又一次的機會,不僅在天都省站穩了腳跟,而且逐漸掌握了天都省的大局,以前的時候,趙棟材雖然表面上對曾國海十分尊敬,但是趙棟材制定出來的很多政策趙棟材往往會有選擇性的去執行。

但是現在,不管趙棟材願意不願意,支持和抵觸,曾國海發布出來的指示大部分都會得到堅決的觀察和落實,哪怕是趙棟材有心陽奉陰違,但下面的官員卻沒有幾個敢於再陽奉陰違。

也許很多人認為曾國海之所以取得如此成就,是因為他的位置使然,其實不然。

雖然這和曾國海的位置有一定關係,但是我認為,如果沒有柳擎宇,曾國海如果要在天都省站穩腳跟至少要多花一年甚至兩年的時間,但是柳擎宇到了天都省之後,他不斷的發現和挑起各種問題,並及時解決問題,而在這個過程中,老百姓得到了實惠,天都市的官場得到了凈化,而柳擎宇在天都省的影響力也越來越強大,相應的,曾國海在其中獲得的無形幫助是非常大的。

所以,季建濤,你輸給柳擎宇並不冤枉。」

大師的這番話,聽起來的確讓季建濤心中很不是滋味,他一直和柳擎宇在一起共事,尤其是在常委會上,他也曾經多次贏了柳擎宇,但是他並沒有感覺到柳擎宇到底有多厲害。所以,大師這樣拔高柳擎宇讓季建濤有些不太服氣。

大師頭也沒有回,但似乎看透了季建濤的想法一般,冷冷的說道:「不要不服氣柳擎宇,你們這些人做事往往走一步看三步,但柳擎宇他這個人做事往往走一步至少要看五步,所以你輸給柳擎宇並不冤枉。另外,我再給你透露一個信息,柳擎宇的身份絕對不是你想像中的那麼簡單,就算是趙棟材省長也不敢直接對柳擎宇進行打壓,只能通過你的手來對付柳擎宇,這不僅僅是因為他對柳擎宇身份存在忌憚,也是因為他知道柳擎宇不好對付。需要一些像你這樣的前鋒去刺探敵情。」

季建濤聽到這裡,只能苦笑了一下。他隱隱有些明白大師的意思了。

大師這是在告訴他,你季建濤輸給柳擎宇不冤,因為趙棟材都對柳擎宇十分忌憚。

「大師,那我接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