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權力巔峰 >第2248章 陰狠算計

第2248章 陰狠算計 (1/2)

小說名稱《權力巔峰》 作者:夢入洪荒  更新時間:2016-11-03 02:14  字數:3460

季建濤離開茶館後不久,這些商人們便直接委派了一名並不隸屬於他們這個利益集團的第三方中立人士作為他們的代表,撥通了柳擎宇的電話。

電話是秘書江深接的,聽到對方說明來意,江深淡淡的說道:「好了,你們的意思我明白了,但你們應該清楚,對我們官場人員來說,做任何事情,都講究的是文字證據,你們如果真的想要和解,真的想要改過自新的話,那麼可以,把每家公司的名字都白紙黑字的寫在上面,每家公司的負責人在上面簽字,至於那個視頻的內容,給不給我們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必須也要在文件上簽字確保視頻不會流露出去,這才是重點。

否則的話,就算是你們把視頻給我們,回頭你們就把視頻放出去,對我們來說也沒有任何意義,畢竟,數字信息這種東西,可複製性太強,隨隨便便只需要按下複製粘貼鍵就就可以搞定了。」

第三方人員聽江深說要開發商們簽字,他有些為難的說道:「將秘書,你應該知道的,那些房地產商做事非常謹慎,他們肯定是不可能給你留下任何證據材料來收拾他們的。」

江深不屑的笑了:「老祝,你實在是太替他們多慮了,你可以直接把我的意思向他們轉告,你告訴他們,他們簽字不簽字,是態度問題,但對我們來說,如果真的要收拾他們,根本不是什麼難事,只需派人去相關部門調查一下最近這段時間到底有哪個開發商在東開發區那邊買過地就可以了,雖然不能保證百分百的開發商全都參與到了這次事件中去,但只需要把所有參與到東開發區買地的開發商一起處罰,肯定一個都漏不了。尤其是那些拿地比較多的開發商,更是跑不了。」

說完,江深便掛斷了電話,來到柳擎宇辦公室內,把剛才接聽電話的事情向柳擎宇彙報了一遍。

柳擎宇聽完之後,不屑的笑了。

看向視頻電話里的秦帥問道:「秦帥,對這次事情你怎麼看?」

就在柳擎宇訊問秦帥態度的時候,另外一邊,季建濤離開了那些開發商之後,並沒有返回自己的辦公室。而是靜靜的坐在汽車上,默默的思考著問題。

通過這次針對范國鵬出手事件,季建濤已經深刻意識到,柳擎宇這個傢伙在用人上和收買人心上的的確確是有一手,他怎麼都沒有想到,自己這邊都已經手握范國鵬的視頻錄像作為要挾了,范國鵬竟然還敢在最關鍵的時候擺自己一道,將假的規劃方案交給自己,最終導致自己針對柳擎宇的所有布局功虧一簣。

現在,季建濤已經意識到,隨著柳擎宇反擊的出手,自己這邊已經陷入了極其被動的局面之中。

首先就是他要面臨著房地產開發商的抱怨,雖然剛才自己現身安撫了一眾房地產開發商的情緒,但季建濤知道,他也只是暫時安撫下了眾人急躁的情緒而已,對那些房地產開發商而言,他們所有的行動驅動力全都是利益。

即便是自己的安撫再溫柔,如果最終真的讓他們的利益受到損害的話,那麼他們最終依然有可能倒戈一擊。到那個時候,大家很有可能會撕破臉皮。

雖然季建濤並不害怕和他們撕破臉皮,但畢竟一旦撕破臉皮,對自己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季建濤此刻的心情極度的矛盾。

就在這個時候,季建濤的手機響了起來。

季建濤看到電話是王洪浩打來的,立刻接通了。

「王書記,您有什麼吩咐?」季建濤語氣謙恭。

「建濤啊,我聽說范國鵬涉嫌非法猥褻漂亮女孩並與之發生關係,還有視頻證據,可有此事?」王洪浩問道。

「確實有此事。」對王洪浩,季建濤不可能撒謊。

王洪浩點點頭:「那很好,這樣吧,你帶上一份視頻材料到我這裡來一趟,有些事情我們需要好好商量一下。」

季建濤只能立刻答應。

視頻材料他手機就有保存,他做任何事情都會給自己留下後手。

所以,他直接乘車來到王洪浩的辦公室內。

雙方落座之後,王洪浩開門見山的問道:「建濤啊,對於這些視頻材料,你打算如何使用?」

季建濤苦笑著搖搖頭說道:「王書記,我暫時還沒有想好呢。」

王洪浩眉頭一皺:「沒有想好?這是為什麼?」

季建濤便把之前他給開發商們建議讓開發商們拿著視頻材料向柳擎宇尋求和解的事情說了一遍。

王洪浩一聽就明白了,季建濤這是在用這種方式來緩和他和房地產開發商之間的關係,以免雙方的關係鬧得太僵。畢竟當初就是他慫恿開發商們去東開發區買地的,現在所有人都被范國鵬給耍了,東開發區最終沒有成為老城區改造局面的首選搬遷地點。這些房地產開發商損失慘重。

季建濤只能讓這些房地產開發商去和柳擎宇攤牌,以此來緩解他們的危急,如果可能,季建濤肯定不會出此下策,但是現在他已經沒有了選擇。

王洪浩略微沉吟片刻,緩緩說道:「建濤啊,身為一名做大事者,有些時候,我們不能只看局部,要看整體,看大局。」

聽王洪浩這麼一說,季建濤心頭就是一顫。他是一個當過多年領導的人,自然清楚一旦上級領導對下屬說這句話的時候意味著什麼。這意味著自己必須要有所取捨了。

取什麼?舍什麼?季建濤心知肚明。

季建濤猶豫了。

王洪浩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等待著。

他相信季建濤會做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