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權力巔峰 >第2245章 作繭自縛

第2245章 作繭自縛 (1/2)

小說名稱《權力巔峰》 作者:夢入洪荒  更新時間:2016-11-01 13:34  字數:3313

柳擎宇的目光只是隨意掃視了一眼那些被季建濤看過的常委們。?火然?文w?w?w?.?

這時,程潤東第一個站了出來,他大聲說道:「我不認同季市長的觀點,我認為,東開發區雖然條件成熟,但這些年來卻一直沒有發展起來,這說明東向發展動力不足,而西部地區卻代表著未來,這一點規劃方案中已經解釋得十分清楚了,所以,我支持這次的規劃方案。」

程潤東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從季建濤此刻突然憤怒的表情他就意識到,很有可能這份規劃方案出乎了季建濤的意料之外,所以他才如此不顧面子也要暗示陳麗萍、湯國財他們來支持季建濤。

但是,季建濤卻忽略了一個十分重要的因素,那就是在常委會之前,季建濤專門把三人喊過去就是為了協調這次行動的一致性,他明確要求三人支持規劃方案,而他會做反對派。

所以,程潤東雖然看出了季建濤的真實意圖,卻故意裝作不知道,還是按照之前商量好的劇本去表演。

本來,陳麗萍和湯國財他們也感覺到今天季建濤的表現有些反常,疑惑季建濤到底是真的要他們支持還是故意在演戲。

不過當他們看到程潤東站出來表態支持規劃方案的時候,他們心中便再次搖擺了起來。

雖然他們都知道程潤東現在已經在柳擎宇和季建濤之間搖擺不定了,但是程潤東的聰明和機智,在他們這些人之間是公認的。現在看到程潤東站出來支持規劃方案,否定季建濤,他們略微猶豫了一下,便決定跟隨程潤東的步伐。

於是,陳麗萍和湯國財先後站出來表態支持規劃方案。

接下來,其他常委們紛紛表態,毋庸置疑,即便是沒有湯國財和陳麗萍他們,柳擎宇也可以保證有足夠的票數確保方案在常委會上獲得通過,更何況又多了湯國財、陳麗萍和程潤東這三個生力軍呢?

於是,對季建濤而言,最悲劇的一個場景出現了,整個常委會裡,除了他一個人大聲反對這個規劃方案之外,其他常委們幾乎齊刷刷的全部投票表示支持。

柳擎宇笑著看向季建濤說道:「季建濤同志,真是不好意思啊,雖然你說得也貌似有些道理,但是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現在整個常委會只有你不同意這份規劃方案,本著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這份方案在常委會上正式獲得通過,並成為未來我們天都市舊城改造以及城市功能規劃的指導性方案。

為了確保整個項目的順利展開,我看就成立一個項目指揮小組,由我親自擔任組長,季建濤、鄭磊同志任副組長,熊催同志擔任整個項目的執行部部長,負責協調和管理整個項目的運行。其他同志們皆為項目的組員,希望大家積極配合熊催同志展開工作,通過我們的努力,讓我們天都市儘快舊貌換新顏,在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同時,帶動整個城市發展的同時。」

聽到每個人都有政績可拿,眾人自然皆大歡喜,雖然很多人只是項目小組的組員,根本沒有什麼實權,但是有政績可分,大家自然沒有人會再繼續反對。

只不過此刻,最為鬱悶的卻是季建濤。

因為正常情況下,這樣的項目應該是由市政府來具體實施落實的,而這次項目也的確是由市政府來負責的,但是柳擎宇卻只是把自己設為了副組長,而偏偏鄭磊也是副組長,雖然副組長也可以對項目執行部進行指手畫腳,但問題是熊催是項目執行部的部長啊,他如果不聽自己的,那自己就算是再指手畫腳也沒有什麼用啊。更何況熊催在擔任副市長的時候就敢於對自己提出質疑,更何況是現在呢?

而最讓季建濤感覺到焦慮和頭疼的是,之前他信心十足的告訴那些房地產開發商,讓他們提前去東開發區買地,本來,他是一番好心,如果整個規劃方案真的是范國鵬交上來的那個規劃方案版本的話,那麼規劃方案一公布,那些房地產開發商就可以賺的盆滿缽滿。

然而,季建濤千算萬算,愣是沒有算到十分愛面子的范國鵬竟然在被他已經捏住了視頻錄像這麼重要把柄的情況下,還敢如此囂張的戲耍他。

范國鵬這次簡直是豁出命去了。

會議在經過投票表決環節之後便很快結束了。

季建濤離開的時候,滿臉的沮喪和焦慮,臨走的時候,還不忘惡狠狠的瞪了范國鵬一眼。

范國鵬只是冷笑回應,只不過卻快走了兩步,追上了前面的柳擎宇,低聲說道:「柳書記,我有事情要向您彙報。」

柳擎宇輕輕點頭,范國鵬便跟在柳擎宇身後向前面走去。

來到柳擎宇辦公室,關上房門,范國鵬立刻滿臉歉意的說道:「柳書記,對不起我犯下了嚴重的錯誤。」

柳擎宇坐在椅子上,抬起頭看著站在面前低著頭滿臉慚愧的范國鵬,淡淡的問道:「怎麼回事?」

范國鵬苦笑著說道:「柳書記,前段時間規劃方案初稿是我泄露出去的,至於我泄露出去的原因,是因為那個時候,我被人設計了,在和朋友的一次聚會上,被朋友灌醉,然後被送到了酒店裡與一個女孩之間發生了關係,而對方拍下了我們之間發生關係的視頻錄像,並用視頻錄像威脅我要求我把我之前我們討論出來的初稿內容說出來,否則就要讓我身敗名裂,還要把視頻錄像拿給我的妻子和女兒看,那個時候,我不希望視頻錄像放出去,我不想家庭徹底毀滅,所以,無奈之下,我把消息泄露給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