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權力巔峰 >第2218章 拆穿

第2218章 拆穿 (1/2)

小說名稱《權力巔峰》 作者:夢入洪荒  更新時間:2016-10-17 01:36  字數:3373

許立國賣力的表演著,眾人有些膩煩得躲避著許立國的騷擾。.la

然而,不管許立國如何騷動,范國鵬一直冷眼旁觀,而許立國也很聰明,他只是拿范國鵬的手下胡鬧。

許立國鬧了一會兒,便大聲說道:「你們這些人太沒意思了,竟然連請都不讓我親,你們還是人嗎?你們不是人,你們是魔鬼,我要打你們!」一邊說著,許立國一邊拿起了那把塑料椅子向著眾人吼道:「打鬼啊,打鬼啊!」

眾人轉身向外走去,他們可不想被許立國這樣的瘋子給打了,要知道,被精神病人給打了可是白打的。

就在這個時候,范國鵬突然說道:「來人啊,把許立國給控制住。」

范國鵬一聲令下,那些原本萬外跑的眾人當即停了下來,表情有些猶豫,他們大部分人都認為許立國應該是真的瘋了,否則的話,又怎麼可能會做出喝自己尿的事情來呢?

許立國看到范國鵬的手下向自己走來,心中充滿了憤怒,他把心一橫,掄起椅子大聲喊道:「惡鬼們,你們在過來的話,我可不客氣了。」

說完,許立國掄起椅子向著自己的腦袋便砸了下去,頓時,腦門上一個坡口,鮮血滴滴答答的往下流淌著,他還在不停的砸著自己的腦袋,看起來似乎頗有自殘傾向。

他的用意非常明顯,用這種超乎常規的瘋狂行為意圖嚇走范國鵬,因為在大師給他的那份注意事項中,曾經列明了柳擎宇可能採取行動的幾種可能性,其中第一條就算是派紀委的人過來,第二項則是派自己最信任的人過來,大師在紙上也明確點出來,最有可能來的人是江深和范國鵬,並針對這兩種情況給出了許立國應該有的表演力度。

可以說,大師雖然沒有親來現場,但是他的分析推理基本上全都契合柳擎宇的邏輯行為方式。

所以,許立國按照大師的指點,瘋狂的賣力表演著,甚至不惜自殘。

這也是為什麼要在房間內準備塑料椅子而不是木質的或者鐵質的,塑料的砸起自己來不會有太嚴重的傷勢,木頭的椅子一傢伙下去恐怕腦袋就開瓢了。(≥↖扒≥↖書≥↖網

許立國其實平時還是比較小心謹慎的,他最受不得苦和累的,但是今天,為了保住榮華富貴,為了保住自己未來東山再起的機會,他也是拼了。

「范秘書長,我看這許立國真的是瘋了。」旁邊,省紀委的一名工作人員說道。

「是啊,范秘書長,他真的是瘋了,我上次還看到他在喝自己的尿呢,說是渴了。」一名市紀委的工作人員說道。

范國鵬冷笑了一下,說道:「瘋了?真瘋還是假瘋現在還不能過早的下定論,你們有沒有注意到,他拿得那把椅子是塑料的?」

「是啊,就是塑料的,那怎麼了?」一名工作人員有些疑惑的說道。

「你去旁邊的病房去看看,看看其他病房的椅子是什麼材質的?」范國鵬說道。

這名工作人員連忙走到旁邊病房進行查看,很快就回來了,看向許立國的目光中多了幾分懷疑:「范秘書長,其他房間的椅子全都是木頭和鐵製成的。」

范國鵬道:「為什麼這個房間看不到?」

「會不會是醫院方面擔心病人發瘋,所以給換成塑料的了?」一名工作人員說道。

「哼,也許是這樣,但是,我認為這種可能性雖然有,但是不大。更何況你們有沒有注意到,他剛才胡鬧的時候雖然圍著你們逐個進行騷擾,卻硬是繞著我沒有敢對我出手,這說明什麼問題?說明他這個人心中還是明白的,知道我是市委常委,不敢隨便侵犯我的威嚴,如此明白之人,又怎麼可能瘋了呢?這說明他是在裝瘋。」

范國鵬說完之後,其他人回想了一下,還的的確確是這麼一回事,眾人立刻點頭表示贊同。

於是,一個個充滿懷疑的目光紛紛看向了許立國。

此刻,許立國的心中咯噔一下子,當時就涼了半截,他剛才的的確確是那樣想的,但是卻沒有想到,自己的想法反而給自己帶來了致命的破綻。

怎麼辦?怎麼辦?這個時候還能彌補嗎?要不要對范國鵬出一次手?但是那樣的話,會不會有欲蓋彌彰的感覺?

一時之間,許立國心中百轉千回,卻始終無法給出一個明確的答案。

范國鵬把臉一綳:「快點,把許立國給控制住。」

看到范國鵬有些不高興了,不管是省紀委的工作人員也好,市紀委的工作人員也好,全都有些著急,這個時候,大家再也顧不得其他,紛紛上前將許立國按在地下。

許立國奮力掙扎著,嘴裡咒罵著,卻沒有人再搭理他。

對於眾人來說,尤其是對於省紀委的眾人來說,雖然范國鵬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市委常委,甚至他們還擁有可以調查范國鵬的權力,但是,有一點卻不容忽視,那就是范國鵬今天是柳擎宇指定作為今天這次行動的總指揮的,讓他們一切聽從范國鵬的指揮。所以,哪怕平時紀委人員對范國鵬並不感冒,但是今天,考慮到柳擎宇的因素,他們必須要尊重范國鵬的意見,因為范國鵬此刻代表的是柳擎宇,那可是省委常委,天都省最年輕的省委常委,前途無量,沒有人願意和柳擎宇這樣強勢而又極其有前途的常委叫板。

「范秘書長,接下來我們怎麼辦?」一名省紀委工作人員問道。

范國鵬冷冷的盯著許立國的表演嘿嘿陰笑道:「很簡單啊,這個許立國不是瘋了嗎?既然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