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權力巔峰 >第2217章 瘋狂表演

第2217章 瘋狂表演 (1/2)

小說名稱《權力巔峰》 作者:夢入洪荒  更新時間:2016-10-16 01:01  字數:3324

聽到大師最後這番話之後,許立國再也沒有任何的猶豫,立刻說道:「大師,我還是堅持我之前的選擇。」

大師點點頭:「好,既然你做出這種選擇,我相信,你應該做好承受這種抉擇所帶來的風險了吧?」

「是的,大師,我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從今往後,我會當一名精神疾病患者。」許立國說道。

「好,祝你一切順利。另外,再附贈你一些注意事項,這些注意事項里已經列明了柳擎宇可能會針對你裝病採取的一些手段,你自己要多多研究,最好是在這一兩天便住進醫院裡去,因為我估計著柳擎宇派人去查你應該很快就會展開行動了。」大師說著,從桌子上拿出了一張紙向著身後一遞,許立國連忙起身接過。看了一眼,小心翼翼的珍藏起來。隨即說道:「大師,那我下午就聯繫醫院方面住進去。」

大師點點頭,沒有再多說什麼,立刻投入到了眼前瘋狂的槍戰遊戲當中。

看到大師這種姿態,許立國便知趣的說道:「大師,那您先忙著,我先走了。」

「好。」大師淡然的說了一句,便繼續遊戲了。

等到許立國離開之後,季建濤再次來到大師的房間內。

看向大師問道:「大師,我總是感覺到這個許立國恐怕很難逃脫柳擎宇的魔爪。」

大師笑道:「那也不一定,關鍵看他的造化。他這個人太貪婪了。其實,如果要是選擇自保的話,我可以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讓他過關,就是以後無法當官了。

不過他的官癮太大了,哪怕是現在馬上就要面臨紀委雙規的風險了,他竟然還選擇保留官位,對於這樣的人,我只能祝福他好運了。」

大師的話聽起來輕描淡寫,實際上,字裡行間充滿了冷峻的嘲諷。

季建濤說道:「大師,我有些懷疑,如果許立國這次裝瘋賣傻真的通過了這次危機,那麼今後他還能繼續在官場上混嗎?正常情況下,國家是絕對不會用一個有精神疾病的人擔任國家幹部的。」

大師笑了:「老季啊,這個問題你問的實在是太沒有水平了,難道你不知道,官字兩張口嗎?說你是你就是,不是也是,說你不是,你就是不是,不是也是。只要他能挨過這一官,到時候只需要再辦理另外一張證明,證明當時醫院的診斷是錯誤的,那不就一切大吉了?只要在官場上有足夠的人脈關係網路,還有什麼事情是不可以操作的呢?」

當天中午的時候,許立國在機關食堂里吃飯的時候,突然精神病發作,當時他當著所有人的面在自己的碗里撒了一泡尿,喝了之後,當場用椅子砸壞了好幾個人,還把單位的機關食堂給砸了一個稀巴爛,直到警車過來把他強行帶到醫院裡去進行治療診斷。

診斷結果很快就出來了,確定許立國患有精神層面的疾病。隨後,許立國被轉移送進了天都市第一精神病醫院。

到了精神病醫院之後,許立國又發作了兩次,每次要麼打人,要麼大喊大叫,顯得十分狂躁。

而這個時候,天都市這邊,在經過市紀委、市公安局展開聯合調查之後,關於爛尾高速公路項目的真相逐漸清晰起來。

首先涉案的錢東波、賈建仁、鍾建軍等人已經全部查清了,賈建仁雖然死了,但是他涉嫌權錢交易之事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而鍾建軍雖然在這個事件中沒有賈建仁涉案那麼深,但畢竟他也嚴重違反了黨紀國法,最終被雙規,等待他的將會是法律的嚴懲。

而隨著鍾建軍的落馬,許立國也逐漸浮出水平。

雖然許立國隱藏的極深,但是在費浩和孟歡兩人強強聯合,通過一絲不苟的調查,終於把所有的線索都摸清理順,幾乎所有的線索鬥毆指向了一個十分關鍵的人物許立國。

於是,孟歡和費浩向柳擎宇彙報此事。

柳擎宇認真研究了兩人提交的證據材料之後,立刻表態會和省紀委的劉書記進行聯繫,最終在聯繫了省紀委書記劉華江之後,劉華江決定派出省紀委的人配合市紀委的人一起對許立國進行調查。

調查進行的非常順利,經過一番仔細摸排和錢東波等人提供的證據分析之後,最終確定,許立國乃是整個爛尾高速公路項目幕後重要操盤手之一。所以,劉華江和費浩分別派出兩個人,想要去雙規許立國。

然而,等他們通過各方聯繫了交通廳方面之後才知道,原來許立國已經因為精神病發作住進了醫院裡。

在這種情況下,省紀委和市紀委的工作人員趕到了精神病醫院查看許立國的情況,而他們不知道的是,他們前腳剛剛動身,後腳許立國便已經接到了有關方面打給他的電話,得知省紀委和市紀委聯合調查小組的人正在向著精神病醫院方面趕去。

隨後,許立國立刻部署人員時刻保持著對雙方人員的密切監控,同時也在醫院方面做好了準備。

聯合調查小組的人剛剛走進精神病醫院大門,許立國便再次得到了電話,隨即,許立國便開始了新一輪的表演。

當聯合調查小組的人走進許立國房間的時候,便發現許立國正跪在地上,一邊汪汪汪的叫著,一邊向前蠕動爬行,看到聯合調查小組的人進來,他立刻爬到他們面前,雙手跟狗一般蜷縮在身前,嘴裡汪汪汪叫了幾聲,然後說我渴了,然後向他們伸手索取水喝,見他們不給,便自己找來桌子上的一個杯子,把小弟弟掏出來直接尿了一杯,當著所有人的面喝了進去,然後又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