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權力巔峰 >第2212章 鐵腕手段

第2212章 鐵腕手段 (1/2)

小說名稱《權力巔峰》 作者:夢入洪荒  更新時間:2016-10-13 00:46  字數:3404

賈建仁和鍾建軍聽柳擎宇說完之後臉色頓時大變,倆人充滿震驚的看著柳擎宇腦門上汗水噼里啪啦的往下掉,他們清楚一旦錢東波被抓說出真相那麼他們就完蛋了。

另外一邊錢東波正在和情婦身上工作的時候當場被抓,他的心中十分不服氣,怒視著眾人說道:「你們抓我做什麼知道我是什麼身份嗎?」

警察冷冷的說道:「我們抓的就是你錯不了,你是錢東波沒錯吧。」

「沒錯,我就是錢東波,你們知道我是誰,還想抓我是不是不想混了。」

警察說道:「錢東波你在爛尾高速公路上的事犯了,現在我們要抓捕你歸案。」

錢東波臉上充滿了錯愕:「爛尾高速公路?這個事情不是已經被擺平了嗎?怎麼又折騰起來了?」

警察冷笑道:「至於說為什麼,你還是到了公安局之後和我們的審訊人員說吧,他們會告訴你相關的事情的。」

市公安局審訊中心。錢東波對面坐著一個四十多歲面色威嚴的警察,這位警察冷冷的看向錢東波問道:「錢東波,你平時都在哪裡待著?」

錢東波沒有絲毫猶豫便說道:「我一直都在天都市和建州市這兩個地方待著。」

警察臉上充滿了意外之色說道:「我聽說你在爛尾高速公路事件發生之後就已經跑路了,這事情是真的嗎?」

「真箇屁啊,就憑我的身份還用得著跑路嗎?老子從來都沒有跑路的習慣,更何況這件事情已經被擺平了,我為什麼要跑路呢?」

警察看了一眼手中的訊問筆錄又看了一眼孟歡傳過來的文件,隨即看向錢東波說道:「這幾年你和賈建仁鍾建軍他們見過面嗎?」

「見過啊,平時我們經常一起喝酒吃飯KTV,你問這個幹什麼?」

「你確定你說的是真的?賈建仁和鍾建軍平時工作那麼忙,他們有時間見你?再說了,人家是什麼身份啊他們能給你這個面子?」

錢東波冷笑著說道:「不給我面子?他們誰的面子的可以不給,就是不敢不給我錢東波面子,沒有我錢東波就不可能有他們倆的今天。」

對話進行到這裡錢東波似乎領悟到了什麼,突然之間就一句話的不說了,任憑這位警察如何訓問錢東波都保持沉默。

不過這位警察既然能被孟歡點名來審訊此案自然不是等閑之輩,對於此刻錢東波的心理狀態摸得一清二楚,錢東波既然之前裝傻充愣的給自己透露了那麼多信息,這就說明錢東波心裡非常清楚,一旦自己被抓就意味著爛尾高速公路這個項目徹底遮掩不住了,他之所以故意泄露一些信息就是想要以此為談判的籌碼,為自己掙取主動,這位警官對他的這點小心思摸得通透,隨後通過一系列的政策講解並發動了一系列的心理攻勢那麼錢東波清楚的意識到,現在的賈建仁和鍾建軍已經是窮途末路,即便是他們都沒有事情他錢東波也肯定難以逃脫法律的制裁,因為他錢東波才是這個爛尾高速公路項目的罪魁禍首。

在這位警官強大的心理和政策攻勢之下,在警官介紹了天都市市委書記柳擎宇已經親自督辦次案之後錢東波的心理防線徹底崩潰,錢東波終於交代了一部分情況。

孟歡很快得到了市局那邊得到的審訊結果,通過審訊結果孟歡才發現自己低估了眼前的這位副市長賈建仁,從對錢東波的審訊結果來看錢東波交代,天都市第一建工集團在拿到了十二個億貸款之後並沒有全部留下而是只留下了三個億還支出了一個億剩下錢全部轉帳給了副市長賈建仁。

當孟歡把這個情況向柳擎宇彙報完之後,柳擎宇的臉色立刻便陰沉了下來,讓秘書江深把賈建仁喊在面前,柳擎宇冷冷的盯著賈建仁問道:「賈建仁,錢東波已經交代天都市第一建築集團只拿到了九個億剩下的錢都給了你,這是不是真的?」賈建仁立刻臉色大變使勁的搖著頭說道:「這不是真的,這絕不是真的,他錢東波在胡說八道血口噴人冤枉好人。」

柳擎宇冷冷的說道:「錢東波真的是在冤枉你嗎?」賈建仁拍著胸脯說道:「柳書記,我真的被冤枉的,我怎麼會可能做出這種事情呢?我也是有黨性有原則的人,我也是有著三十多年黨齡的黨員啊!」

柳擎宇被賈建仁的這番話給氣得哭笑不得,這賈建仁的臉皮也是厚到了一定的程度啊,都到這個時候了還敢強調自己是有黨性有原則的人,柳擎宇冷笑著說道:「我還真嗎看出來啊,原來賈副市長是這麼有原則的人,我柳擎宇真是佩服之至啊,只是有一點我柳擎宇說什麼都想不明白,你兒子的海外賬戶上曾經多出來的那九個億你怎麼解釋?錢東波已經交代了,是你讓他把剩下的那九個億打到你兒子的海外賬戶上的,這你怎麼解釋啊?」

賈建仁立刻梗著脖子說道:「柳書記,對於此事,我是一點都不知情啊。」

柳擎宇和費浩孟歡三人一起看著眼前這位副市長在表演,對他的演技當真是想不服的不行。人家都是不見棺材不掉淚這位副市長真是見了棺材也不掉淚,將頑抗進行到底。

柳擎宇突然笑了,看向賈建仁說道:「賈副市長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再多問你什麼了,你還是跟省紀委的同志們聊聊吧,我相信到了市紀委以後他們肯定會用咖啡和茶好好款待你的。」

賈建仁充滿憤怒的說道:「柳書記你這是在胡作非為,你這是在誣陷國家幹部,即便是省紀委的人,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也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