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權力巔峰 >第2208章 英雄與小丑

第2208章 英雄與小丑 (1/2)

小說名稱《權力巔峰》 作者:夢入洪荒  更新時間:2016-10-11 05:22  字數:3414

一股股熾烈的感覺狠狠的侵襲著年輕警察的身體側面和腿部,他的眼前已經金星亂晃,鮮血順著臉頰正在汩汩的流淌下來。

然而,年輕的警察此刻沒有任何退縮,咬著牙背著老人跌跌撞撞衝出了大門,身後,已經被一陣火焰淹沒。

鮮血滴答,徹底迷茫了年輕警察的視野,但是他深知,只要一刻沒有離開整棟大樓,老人和自己就會有生命危險,此刻,他的心中沒有想著證據,沒有想著傷勢,他心中想著的全都是如何保證老人的安全。因為他時刻沒有忘記,自己是一名人民警察,自己從小的願望就是除暴安良、保護他人,這是他的小時候的俠客夢想。長大了,他成了一名光榮的警察,或許他很年輕,或許他資歷很淺,但是他的心中始終猶如燃燒著一團火焰。

剛開始的時候,由於身後火勢兇猛,年輕警察背著老人一路狂奔,但是等下了四五層樓之後,他已經感覺到自己的雙腿猶如灌了鉛一般沉重,每走一步幾乎要使出全身的力氣。他感覺到自己的眼皮越來越沉重,他感覺到腦袋一陣陣昏沉。

年輕警察意識到,自己的形勢十分危急,但這個時候,絕對不能倒下,否則以老人的狀況肯定無法自己逃出去,那就危險了。

年輕警察咬緊牙關,一手緊緊的摟住老人的身體,另外一隻手扶著樓梯,就那樣一步一步的往下挪去,每挪動一步,腳下就會留下一個血色腳印。

鮮血,不知何時,已經侵染了他的褲腿、順著大腿往下流淌著。

年輕警察到後來已經感覺到那雙腿那雙腳都不是自己的了,只是機械的努力搬著他們在運行著。

就在這個時候,申天文帶著兩名紀委工作人員已經趕到,他們看到這種情況,二話不說,連忙接過年輕警察身上的老人,就在他們接過去的一剎那,年輕警察的身體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申天文連忙扶住他,然而,等到申天文等看清楚年輕警察身體上的傷勢的時候,當時就震驚了。

他的頭部有一個不小的傷口正在流血,身上多處被燒傷,鮮血模糊了全身,而那位老人卻幾乎沒有什麼傷勢,老人嘴裡不停的喊著:「快救救他,救救他,為了救我一個糟老頭子讓這麼年輕人受罪,不值得啊。」

當苗翠蘭看到眼前這種情況,她感覺到自己的雙眼都已經被淚水給遮掩了,她淚如雨下。

尤其是看到雙唇緊閉、臉色紫、壓根緊咬的年輕警察,看著他那鮮血淋漓的樣子,看著自己那位身上幾乎沒有一點傷勢的公公,苗翠蘭知道,這位年輕的人民警察用自己的身體和毅力護住了自己公公。

現在,苗翠蘭終於明白,到了生命攸關的時候誰最可靠?是人民警察!

這位年輕的人民警察用他的鮮血和性命護住了自己的親人,用他的鮮血和性命,捍衛了人民警察的榮耀!

這就是真正的人民警察!

這時,已經有人撥打了12o急救電話,同時,眾人也想辦法把老人和受傷的年輕警察抬到了樓下。

當救護車趕到的時候,看到年輕警察那處傷口和多處燒傷,全都吃驚匪淺。當他們聽到就是這位年輕警察把老人硬生生的背下了好幾層樓的時候,更是對年輕警察充滿了欽佩。以他們專業的眼光來看,這種行為正常情況下幾乎是一個傷者不可能做到的。

但是年輕警察做到了。如果沒有凡的毅力和強大的決心是絕對無法做到的。

年輕警察被帶走了,但是他的所作所為卻給現場申天文、苗翠蘭等所有人帶來了深深的震撼。

關鍵時刻,方顯英雄本色。

這時,申天文看向苗翠蘭說道:「苗翠蘭,現在你們家已經被徹底燒毀了,各種證據恐怕已經全都被燒毀了吧。」

苗翠蘭慘笑著點點頭:「狠,那些人真的夠狠啊,為了那些證據,他們竟然燒了我的家,讓我無家可歸。他們真的好狠啊!」

聽到這裡,申天文連忙拿出手機撥通了費浩的電話,把這邊的情況立刻向費浩進行了彙報。

費浩接到彙報之後,立刻把那邊的情況向柳擎宇進行了彙報,柳擎宇聽說苗翠蘭家竟然被人給燒了,掃了一眼現場的眾人,眼神中閃過一絲冷厲的光芒,大聲說道:「江深,你立刻去把所有人的通訊工具全都收繳上來,一個都不許落下,我倒是,都這個時候了,還有誰敢向外界通告消息,讓人去苗翠蘭家毀滅證據,我看某些人簡直是瘋狂到了極點了。」

隨即,柳擎宇又看向孟歡說道:「孟歡,你立刻派幾名警察前往苗翠蘭家附近去調查苗翠蘭家起火的詳細原因,務必要把那個縱火犯抓捕歸案。我還就不信了,這朗朗乾坤之下,竟然有人膽敢如此明目張胆的毀滅證據,簡直沒有把黨紀國法放在眼中,沒有把黨性原則放在眼中。」

今天,王建輝沒有在場。所以,對於柳擎宇的話,沒有任何人質疑,更何況不管是費浩也好,孟歡也好,他們都對突然生的這種情況充滿了憤怒。

尤其是孟歡,當他聽到自己手下的一名警察竟然為了救苗翠蘭的公公深度受傷的時候,他感覺到心中一陣火辣辣的疼痛,他既為這位年輕的警察能夠為了保護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而不惜一切代價表示欣慰,卻又因為年輕警察的受傷而感覺到深深的惋惜。

這位年輕警察到現在孟歡都叫不上他的全字,只記得他叫小周,但是孟歡卻對這個年輕的警察十分欣賞,因為這位年輕的警察十分聰明機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