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權力巔峰 >第2170章 逼問

第2170章 逼問 (1/2)

小說名稱《權力巔峰》 作者:夢入洪荒  更新時間:2016-09-19 01:26  字數:3532

?

「鄭民強?」聽到這個名字,李顯達臉上充滿了焦慮之色。

鄭民強的這個名字他現在已經快聽得雙耳都磨出了繭子,因為這個名字自從強拆事件發生之後,就猶如詛咒一般,盤旋在他的頭頂,讓他始終處於極度被動狀態。

此刻,看到眼前這個臉上充滿殺氣的男人和他手中的那把三棱軍刺,李顯達的心頭更加焦慮不安了,他連忙說道:「你……你父母現在在哪裡我也不知道。」

鄭衛國用手中的軍刺輕輕刺破李顯達脖子處的皮膚,目光陰冷的盯著李顯達說道:「李顯達,你不知道還有誰知道?我已經從褚飛虎那裡得知,整個強拆事件以及後續處理事情都是你和朱小磊兩人策劃的,你說不知道,你認為我會相信嗎?如果你再跟我這裡磨嘰的話,我不介意幹掉你直接去找朱小磊那裡了解一下情況,我相信朱小磊肯定願意告訴我一些情況。」

李顯達看到鄭衛國說話的時候語氣是那樣的平靜,便意識到眼前的這個男人絕對是一個殺神,想到此處,他連忙說道:「好吧,我說,你父母的安全你不用擔心,他們現在是和開發區派出所所長曾玉琦在一起,不過當初我們商量著為了防止你父母通過上訪等方式給我們製造麻煩,所以由曾玉琦帶著你父母躲藏了起來,為了儘可能減小暴露的風險,曾玉琦主動切斷了所有與外界的聯繫方式。所以你父母現在到底在哪裡,我是真的不知道,但我敢向你保證,你父母的安全肯定沒有問題,因為對於此事,柳書記已經高度重視,沒有人敢對他們動手。」

聽李顯達這樣說,鄭衛國眼睛眯縫著,仔細研究著李顯達說話時臉上的表情,他基本上確定李顯達沒有撒謊,心中稍微放心了一些,不過隨即,他想到了自己今天在廢棄木材加工廠的遭遇,心中頓時火冒三丈,盯著李顯達說道:「今天廢棄木材加工廠那邊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給市長熱線打電話市長熱線的人告訴我去廢棄木材加工廠的人卻告訴我說我父母在那裡?」

李顯達連忙說道:「這個我清楚一些,市長熱線的負責人是市政府辦公廳的副主任祖振輝,至於說讓你去廢棄木材加工廠的事情我就不清楚了,因為祖振輝是直接對季市長負責的。」

李顯達這個時候表現出了他的狡猾之處。雖然他心中已經分析出了此事的原委,但是卻不會告訴鄭衛國的。但是呢,他卻給了鄭衛國一個方向,那就是把祖振輝和季建濤聯繫起來,這樣鄭衛國肯定要去找祖振輝和季建濤,而自己就安全了許多。

鄭衛國冷冷的盯著李顯達,雖然他並沒有在官場上混過,但是此刻,對於李顯達這種轉移矛盾的做法卻也看出來了。

鄭衛國做事一向喜歡抓住主要矛盾。

所以,他並沒有被李顯達這種轉移矛盾的做法給忽悠住,而是冷冷的盯著李顯達說道:「李顯達,我問你,崗頭村強拆一案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由你們這種帶有政府性質的拆遷辦來主導此事?不要跟我撒謊,有些事情,我已經通過褚飛虎那邊知道了,我現在就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而已。」

李顯達本來是想要忽悠來著,因為他感覺到這個黑大個雖然人很猛,但是看起來五大三粗的,應該不會太精明,但是鄭衛國說完之後突然意識到,這個黑大個並不傻啊,沒有那麼好忽悠。

所以,他猶豫了一下,還是實話實說道:「其實這件事情非常簡單,因為我們天都市要打造創客空間項目,這個項目是由市政府季建濤市長親自主抓的,是市政府最近兩年重點打造的民生項目,一旦成功,可以惠及千萬百姓,所以,為了確保整個項目征地和拆遷補償工作順利進行,成立了拆遷辦,由王建輝副市長擔任整個項目的總指揮,朱小磊副市長擔任拆遷機補償工作總負責人,我則負責具體的執行工作,說實在的,我在整個項目體系中就是一個辦事員的角色,我沒有任何的話語權,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按照上面的指示來做的,對於因為強拆致你家人死亡一事,我表示深深的歉意和哀悼,不過我希望你能夠理解,我也是上至下派身不由己啊。真正的始作俑者是上面的領導,而我不過就是一個小兵而已。」

聽李顯達說完,鄭衛國咬著牙說道:「難道你們為了能夠儘快拆遷就可以採取這種強拆手法嗎?國家不是早就三令五申不能強拆嗎?」

李顯達苦笑著說道:「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啊,整個項目組成立的目的就是為了確保整個項目征地工作順利進行,完不成任務,大家都是要挨板子的。」

鄭衛國目光森冷的望著李顯達說道:「這麼說來,你真的是被逼無奈是吧?」

李顯達連忙點頭說道:「是啊是啊,我真的是被逼無奈啊。」

「你銀行賬戶里有多少存款?你有多少家產?」鄭衛國突然問道。

「我……我很窮的,我銀行里沒有什麼存款,都是死工資,我們一家人都擠在單位發的兩室一廳的房子里,我只是一個小小的辦事人員而已。」聽到鄭衛國問這個,李顯達毫不猶豫的開始撒謊了。

鄭衛國聞言突然冷笑起來:「哦,銀行沒有什麼存款是嗎?我看僅僅是你給情人買的這棟房子就價值幾百萬吧,如果僅僅是靠你的死工資的話,恐怕你拼死拼活干100年也買不起吧,如此看來,你還是不夠老實啊。看來,我得給你放放血了。」

說著,鄭衛國拿起三棱軍刺,沖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