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權力巔峰 >第2094章 以勢壓人

第2094章 以勢壓人 (1/2)

小說名稱《權力巔峰》 作者:夢入洪荒  更新時間:2016-08-05 02:46  字數:3442

此時此刻,廖文龍已經意識到,自己這次恐怕是踢到鐵板上了。只是此刻,他還是想不明白,劉婉清和她的哥哥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會有這麼人過來呢?

這時,走在最前面的陳棉燦已經快步來到柳擎宇的身邊,十分恭敬的伸出手來想要和柳擎宇握手,嘴裡說道:「老領導,您過來怎麼也不提前通知我們一聲啊,我們也好過去接您」

不過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呢,便戛然而止了,因為他注意到柳擎宇的手腕上竟然戴著手銬。

一下子,陳棉燦頓時火冒三丈,沖著後面的艾琨大聲吼道:「艾琨,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老領導的手腕上被戴上手銬。」

隨著陳棉燦一聲怒吼,艾琨也已經快步走了過來,看到柳擎宇手腕上戴著的手銬之後,頓時臉色陰沉,看向旁邊的趙茂盛冷冷的說道:「趙茂盛,你能給我解釋一下,為什麼柳市長的手腕上竟然戴著手銬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最後一句話,艾琨是憤怒的吼出來的。

很顯然,他對此事也十分憤怒。

開為什麼玩笑。柳市長是誰啊。那可是鹿鳴市經濟發展的大功臣,鹿尾島大型深水港的建設為鹿鳴市乃至天涯省未來數十年的發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可以說,現在的鹿鳴市之所以能夠在整個世界經濟相對來說比較低迷的時候依然保持著高速的增長,其根本原因就是柳擎宇這位老領導為鹿鳴市所制定的正確的經濟發展規劃。

但是現在,這位為了鹿鳴市經濟發展做出了突出貢獻、甚至天涯省省委常委領導到現在依然十分想念的老領導竟然在自己的地盤上被人戴上了手銬,簡直是無法容忍!

趙茂盛此刻已經徹底嚇傻了。

他終於確定,自己的的確確沒有認錯,眼前的這個男人就是鹿鳴市的老市長柳擎宇。而且柳擎宇的近況他也聽說了,人家現在已經榮升為天都市市委書記、省委常委了,這可是一位實實在在的副省級幹部啊,而且柳擎宇現在還這麼年輕,未來主政一方甚至是入主燕京都是指日可待之事。

但是今天,自己卻為了廖文龍這樣一個基於利益上而結交的朋友讓自己的手下採取非法的手段去對付柳擎宇,自己當真是老了啊,當真是財迷心竅了啊,當真是不可救藥了啊。

趙茂盛恨不得狠狠的抽自己幾個大嘴巴。

4000

但是他不能,而且他心中已經打定主意,這次的事情絕對不能和自己之間沾上一點點的關係。必須要把自己和整個事情徹底切分開。

所以,趙茂盛立刻雙眼怒視著盧隊長說道:「盧鳳天,你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要給我們鹿鳴市經濟發展的大功臣柳市長戴上手銬?你有沒有嚴格執行公安執法程序?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你為什麼不及時上報此事?」

趙茂盛一系列怒斥說出之後,惡狠狠的盯著盧隊長。

盧隊長也是一個聰明人,從看到這幾位大領導進來的時候他就知道,自己已經在劫難逃了,此刻,聽到趙茂盛這樣質問自己,便明白了,趙局長這是希望自己能夠把所有的責任全都攬到自己的身上啊。

反正自己已經得罪柳擎宇了,想跑是跑不了了。能夠討好趙茂盛這位頂頭上司,也許自己還有一線生機。

想到此處,盧隊長連忙說道:「趙局長,各位領導,我也不知道這位就是咱們鹿鳴市的老市長啊,我們今天過來是因為接到了廖文龍總經理的舉報,說是這裡有涉嫌販毒的犯罪嫌疑人所以才帶人過來的,為了防止對方逃跑,才給他們戴上手銬的。只是沒有想到我們抓錯了。」

趙茂盛冷冷的看了盧隊長一眼,沒有再繼續問下去,而是看向廖文龍說道:「廖文龍,你所舉辦的犯罪嫌疑人是不是就是這兩個人?」

廖文龍臉色蒼白的點點頭。他已經隱隱感覺到,今天的事情恐怕難以善了了。

這時,陳棉燦怒聲說道:「還不趕快把老市長的手銬給打開?」

盧隊長連忙派人過去給柳擎宇打開手銬,柳擎宇這才一一與眾人握手打招呼!

眾人見到老領導柳擎宇自然各位開心和高興,一陣寒暄過後,陳棉燦問道:「老領導,您怎麼跑到這裡來了?是不是有什麼事情啊?」

柳擎宇點點頭說道:「的確是有些事情。」

說著,柳擎宇把自己的妹妹劉婉清給拉了過來,介紹道:「這是我妹妹劉婉清」

隨即,柳擎宇便把劉婉清和廖文龍之間的情感糾葛說了一遍,然後說道:「我今天過來,就是想要為我妹妹討還一個公道的。只是沒有想到,這個廖文龍很有人脈關係,不僅拒不還錢,還口口聲聲說他在天都市法院以及省高法都有通天的關係,還說我們打官司永遠都不會贏。到最後,竟然喊來了這些警察要把我們當成毒販帶走。我真沒有想到,這個廖文龍竟然如此強勢霸道啊。」

艾琨頓時老臉一紅,苦笑著說道:「老領導,鹿鳴市出現這樣的事情,我這個公安局局長難辭其咎,您放心,這件事情我一定仔細調查,查明事件原委,同時,我會對鹿鳴市公安系統進行大規模的清理整頓,一定要把害群之馬清理出去。」

艾琨說完這句話之後,旁邊的盧隊長和趙茂盛臉色全都變得十分難看,尤其是趙茂盛,他已經隱隱感覺到自己恐怕也危險了。

「老領導,我看現在時候也不早了,走,今天中午我們為您接風洗塵,至於說劉婉清的案子,這個到時候請一個律師直接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