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權力巔峰 >第2074章 自上而下

第2074章 自上而下 (1/2)

小說名稱《權力巔峰》 作者:夢入洪荒  更新時間:2016-07-25 02:22  字數:3360

?

看到柳擎宇怒氣衝天,季建濤臉色難看,他繼續辯解道:「柳書記,我可以理解你此刻的心情,但是我必須要說的是,出現責任事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是官場潛規則,這樣做不管是對你也好,對我也好,對我們天都市市委班子和市政府班子也好,對整個天都市官場都是有好處的,因為一旦出事,那麼外人是不管你到底是什麼問題的,他們都會把所有的責任歸結到我們官員身上,甚至是領導們的身上,到時候,一旦事情鬧大,我們都很有可能會吃不了兜著走的。」

柳擎宇冷笑道:「季建濤同志,如何害怕承擔責任就不要當官,既然當官,就必須要承擔責任。權力就是責任,責任就要擔當,忠誠乾淨擔當是黨對領導幹部提出的政治要求。如果我們這些市委一把手、二把手都不能公平公正的對待在我們主政區域內發生的事情,那麼老百姓的正當權益受到侵害的時候,誰能為他們去討還一個公道?

還有,季建濤同志,我在這裡提醒你一句,《問責條例》剛剛通過,對於失職失責造成嚴重後果、人民群眾反映強烈、損害黨執政的政治基礎的都要嚴肅追究責任,既追究主體責任、監督責任,又追究領導責任。要把責任壓給各級黨組織,分解到組織、宣傳、統戰、政法等黨的工作部門,釋放有責必問、問責必嚴的強烈信號。

另外,季建濤同志,我再提醒你一句,《問責條例》要求各級黨組織都要把自己擺進去,聯繫實際、以上率下,敢於較真碰硬、層層傳導壓力,讓失責必問成為常態。要緊緊圍繞貫徹黨的路線方針政策、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強化問責,倒逼責任落實,確保黨中央的集中統一領導,確保黨中央政令暢通,確保黨的團結統一。

如果按照你所說的那樣,按照所謂的潛規則行事,那麼你把黨紀國法放在何處?你把《問責條例》放在何處?身為領導,如果下面的人出了問題,我們要做的是積極查明事情真相,積極按照《問責條例》的規定去硬碰硬的找出責任主體,我們必須要給廣大人民群眾一個真相,而不是遮掩真相,或許遮掩真相你可以蒙蔽老百姓一時,但是,當真相被你越遮掩越多,當老百姓的不滿一點點的積聚,你不認為,那時的民心將會成為一個火藥桶嗎?

季建濤同志,希望你能夠清醒一下,請你記住一句話,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大禹治水,選擇的是疏浚而不是硬堵,所以才能成功。」

這番義正詞嚴的話說完,季建濤本來還想再說什麼,但是卻發現,他所有想說的話全都被柳擎宇這番話徹底給堵死了。柳擎宇這番話可謂面面俱到,字斟句酌,一針見血。既有政策層面的內容,又有執行層面的內容,這讓季建濤沒有一點辦法再進行反駁了。

季建濤徹底啞口無言了。

不過季建濤也不是易與之輩,他眼珠一轉,沉聲說道:「柳書記,如果你非得按照你的意思去行事的話,那麼我把話先放在這裡,如果今後疫苗事件的後果真的影響到我們天都市的整個城市形象的時候,這個責任你必須要承擔。」

柳擎宇很乾脆的點點頭:「沒有問題,只要按照我的要求去做,出現任何後果,由我柳擎宇一力承當。」

季建濤怒氣沖沖的離開了,把房門狠狠的帶上了。

柳擎宇嘴角上露出一絲不屑的冷笑。從季建濤剛才這番話中他聽得出來,季建濤從本質上講,就是一個純粹的政客。恐怕在他的眼中,只有自己的職務升遷,只有政治利益甚至是經濟利益,至於說老百姓的利益,恐怕被他放在最後面甚至都被他給忽略了。否則的話,就不會有剛才那番話。對於這樣的副手,對於這樣的城市市長,柳擎宇感覺到十分不滿。

畢竟,天都市可是省會成為,而一個城市要想發展,需要的是一個能夠真真正正把人民利益放在首位的市長,需要的是一位心胸開闊、具有戰略眼光的市長,而季建濤呢?不合格!

此時此刻,柳擎宇直接對季建濤下了結論。

季建濤返回自己的辦公室之後,立刻給大師打了一個電話,在電話里,季建濤把柳擎宇的那番話複述了一遍,並詢問大師對此事的意見。

大師聽完之後只是淡淡一笑,說道:「季建濤啊,這件事情其實並不是很複雜,你想想看,雖然柳擎宇強調了記者們可以隨便去下面調查,但是你不要忘了,如果記者們不去下面調查,嗎柳擎宇這一招不就沒有任何作用了嗎?所以,要想破局問題疫苗事件,你應該從多方面去思考辦法。還有,季建濤啊,我問你,問題疫苗事件和你的利益之間有什麼直接聯繫嗎?」

季建濤一愣:「沒有多少直接聯繫啊?」

大師笑道:「這不就是了嗎?既然和你之間沒有多少直接關係,你為什麼非得和柳擎宇對著干呢?你雖然現在在天都市還算有些勢力,但永遠不要胡亂柳擎宇的身份,人家現在可是市委書記,省委常委,這種職務上的天然優勢是你所不具備的,甚至在某些情況下是可以直接秒殺你的,所以,和柳擎宇交手的時候必須要講究策略,最好不要硬碰硬,和他玩陰的,背後捅刀子才是上策。」

聽到大師這番話之後,季建濤突然眼前一亮。他之前因為內心深處一直把柳擎宇當成是自己最主要的對手,所以,心中一直對柳擎宇存在著不滿情緒,基本上只要是柳擎宇同意的、堅持的,他都要去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