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權力巔峰 >第2067章 心酸見聞

第2067章 心酸見聞 (1/2)

小說名稱《權力巔峰》 作者:夢入洪荒  更新時間:2016-07-20 09:43  字數:3668

下一頁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Co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M..Co

李廣元徹底傻眼了。他的腦袋在一瞬之間直接短路了。

望著柳擎宇,望著江深,他不知如何是好。

柳擎宇淡淡的看了李廣元一眼,一股無形的官威散發出來,冷冷的說道:「李廣元同志,你要不要打電話向天都市市委或者天都省省委求證一下我們的身份?」

「不用不用!」李廣元連忙說道。開什麼玩笑,柳擎宇本身就是市委一號領導,而他又是省委常委,他的相貌那麼容易辨認,還有什麼可以認錯的。再說了,如果不是柳擎宇,誰沒事閑的頂風冒雨的大半夜的跑到村子裡開視察啊。

這一刻,李廣元才想起之前民間傳聞的柳擎宇是一個喜歡事必親躬的領導,甚至有時候會親自下到第一線去取得第一手的資料,甚至是微服私訪。現在看來,民間傳聞是沒錯的。

本來李廣元此次前來是以為柳擎宇他們是記者呢,所以就想要把他們這些人全都帶到村委會等派出所的人過來把他們帶走,這樣的話,這些燙手的山芋就和他自己沒有關係了,即便是出事也找不到他的頭上,他村支書的位置就可以高枕無憂了。

但是現在,柳擎宇來了,而且表明了身份,這種情況下,他就算是腦子再傻也清楚,柳擎宇既然知道這件事情了,別說是他們的鎮委書記、縣委書記壓著了,這件事情就算是省委書記都未必能夠壓得住。

所以,李廣元很明智的選擇了順從:「柳書記,歡迎您到我們李家村前來調研,有什麼指示您儘管吩咐,我全力配合。」

聽到李廣元這樣說,柳擎宇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看的李廣元心中砰砰直跳,他已經感受到,雖然只是簡簡單單的一眼,但柳擎宇卻已經把他給看透了。

「好,現在你要做的就是叮囑現場所有人,我今天過來的消息不要向任何人外傳,如果這個消息傳出去了,你承擔全部責任。還有,我現在要和他們一家人聊聊,你們去外面等著,過一會兒帶我去你們村子其他注射疫苗的孩子家裡面看看,每一個我都要看,今天晚上你就辛苦一下吧。」

李廣元聞言嚇得出了一頭的冷汗,連忙點頭:「好,柳書記,請您放心,我們一定做到。」

一邊說著,李廣元一邊招呼其他人全都走了出去,到了堂屋之後,李廣元臉色陰沉

d7ed

著看向周圍的眾人說道:「各位,剛才柳書記的話你們都聽到了吧?他今天過來的消息誰也不準外傳,否則的話,我這個村支書的位置就保不住了,如果真的要數因為咱們之中有人把這個消息外傳的話,那麼可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李老三當時臉色就苦了下來,提醒說道:「二叔,你剛才不是已經跟縣裡彙報了嗎?縣裡應該已經知道這件事情了,隱瞞肯定是隱瞞不過去的。」

李廣元立刻說道:「這個好辦,我當時彙報的時候只是說對方說他們是市委的,到時候跟縣裡彙報的時候我就說對方是天都市的媒體記者就可以了,只要別透露來人是市委柳書記就可以了。你們一定要給我管好自己的嘴巴啊。」

眾人聞言連忙應是。

房間內,只剩下了柳擎宇和江深。

柳擎宇看著大床上抱著懷中孩子神情恍惚的夫妻兩人,嘆息一聲說道:「二位,我是天都市市委書記柳擎宇,我聽我的律師朋友說你們的孩子因為注射了疫苗之後導致了現在的情況,這件事情你們可以跟我詳細的說說嗎?」

李大牛有些懷疑的看了柳擎宇一眼說道:「市委書記?這是什麼官?」

很顯然,李大牛對官場的那些東西並不了解,在他的印象中,縣裡縣長最大,市裡市長最大,至於說市委書記是什麼官,他還真沒那個印象。

江深連忙說道:「李大牛,市委書記就是天都市最大的官,比天都市市長還要大。就像在村子裡村支書是一把手,村長是二把手一樣,在市裡,市委書記是一把手,市長是二把手。」

江深見李大牛對官場常識不太了解,知道如果用專業術語給他解釋他未必能明白,直接用了簡單形象的比喻。

李大牛聞言先是一愣,隨即噗通一聲直接跪倒在床上,不停的沖著柳擎宇磕頭說道:「大官啊,大官!求求你,一定要為我們家孩子討還一個公道啊,你說說,就是因為給我們的孩子注射了一陣乙型腦炎的疫苗,結果我原本聰明伶俐的孩子就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你說說看,這到底應該是誰的責任?

但是,我們找到鎮上,鎮上說疫苗是從縣裡發下來的,不歸他們管,他們還說疫苗發下來是沒有問題的,說我們這孩子的情況是屬於特例,讓我們不要胡思亂想,不要胡說八道,更不准我們到處上告,否則就讓派出所的把我們給抓起來。

但是我們不甘心啊!大官啊,你知道嗎?像我們孩子這樣的僅僅是在我們村裡就有好幾家,有兩家的孩子直接接種疫苗之後不久就死了,我們曾經一起去縣裡抗議示威,但是我們全都被縣裡要求村裡人強行給帶了回來,我們這些男的回來之後還被鎮里派出所拘留了三天!不給我們吃的,一天只有一瓶礦泉水。大官,您說說,這天下還有沒有講理的地方啊。您在看看,我們家裡每天24小時都至少有兩個人在輪流看著我們,不讓我們出門!我們有苦無處訴,有冤無處鳴,這難道還是法治社會嗎?我們只是想要獲得最基本的自由